Xianan

SOAS性别研究博士在读:非洲性别与政治。

30岁女人独居日记 3

發布於
一次好的瑜伽体验是否需要一面大镜子?

作为一个资深全职优等生,我很长时间认为瑜伽是一个难度极高的运动。上大学时候,我的闺蜜为了瘦身经常去学校健身房练习瑜伽,于是有一次也顺便带我去上了一次课。第一次去上课,我完全是按照小学做广播体操的精神去认真模仿瑜伽老师的每一个动作。但是由于没有瑜伽经验,我很多动作的完成度都只有10%,我的闺蜜却像是刚进入大海的小海龟,连呼吸都跟动作完全合拍。我看着镜子里自己弯弯扭扭的样子,当时对瑜伽产生了极度厌恶。

作为资深全职优等生,我后来还考上了研究生。幸运的是,学校里就有一个设备齐全的游泳池,我就这样爱上了游泳,虽然我在21岁才摆脱旱鸭子的头衔。游泳给我的感觉是,一头栽下去,整个世界就是我自己的,呼吸,水温,皮肤跟水中氯离子的接触都是真实而且私密的。除了头伸出水面呼吸的那一瞬间,整个过程只有我自己,没有别人。

3年前,我来到伦敦读博士,精打细算后决定注册学校的健身房,因为那里附赠免费的各式课程:瑜伽,桑巴舞,有氧自行车,等等。我左思右想还是选择了瑜伽,因为我都没有玩过其它运动。我一般每个周三晚上去上一个来自纽约的黑人女性老师的瑜伽课,区别于其她老师,她总是喜欢放一些流行歌曲,整个过程中她会一直跟我们开玩笑,比如做到“船姿势”的时候(需要非常多的核心力量),她会说“这个姿势,我们现在保持30分钟吧。” 我是那种1分钟平板都完成不了的人,但是我还是选择靠近镜子的位置,不断纠正自己的动作的同时,还会不断观察周边人做的程度有没有我好。

疫情期间,伦敦的健身房都被迫关闭了。我其实没什么不开心的,因为本来说实话,我也不喜欢健身。但是因为写论文的原因,久坐成病,所以还是要找机会活动一下。这时候,跟我之前一起参加一个黑人女性小说的朋友组织了一个免费的减压瑜伽课,每周一三五早上八点,我们一起在zoom上练习40分钟的瑜伽,其中包括10分钟的冥想。相比健身房,我更能接受线上瑜伽,因为可能是没有了那一墙的大镜子,没有了周边那个一秒钟就可以倒立起来的强人。

前几天,我们这个瑜伽小组新来了一个老师K。她擅长阴瑜伽,在上周四的一次瑜伽课上,我们在做“蝴蝶姿势”的时候,就是躺在瑜伽垫上,双脚合并使双腿呈现正方形的形状,我的大腿是悬在半空中的,正当我使尽浑身力气将大腿放平,尽可能贴近瑜伽垫的时候,K老师在我手机里说:“现在拿两个垫子放在你的大腿下面去支撑你的大腿,让地板尽可能地去寻找你的身体,而不是你的身体去寻找地板。"


K老师的这番话打开了我对瑜伽的心结。我这个专业优等生,是不是总在满足外在的标准,才能保持自己优等生的位置?瑜伽作为一个没有标准的运动,却成为了我的难题,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从我出发去设定我的标准。当我为了把一个动作做到跟瑜伽老师一摸一样的时候,我还没有机会问下自己的身体是否喜欢这样的强度?

疫情期间的独居生活,其实是方便了我这种非常恐惧同辈压力的人。我一个人在家学习上课,写作思考,没有周边人的键盘敲击声。作为一个资深优等生,最害怕的就是数学考场上,别人连加分题都做完了,自己却还停留在最后的几道思考题。整整12年的应试教育教给我的是:如何快速习得标准答案,以及比别人做的都快。

但是12年应试教育之后是长长的余生,重新学一套生存方式就像是海岸上的小海龟破壳而出,艰难地从沙滩爬向大海,需要迅速适应在海洋中的呼吸模式。也像是我终于学会了,舒适的瑜伽不需要一面大镜子就能完成。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79710022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