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

真理并不普世

你们是不是对敌对势力有什么误会?


这几天 ,看新闻,被很多朋友的聪明劲儿给逗乐了。

 

他们好像是在批一个做家,左批右批,上批下批,说了很多话。

 

角度呢,倒也不刁钻。

 

都是习惯动作。

 

就跟李逵同志那年在江州劫法场,脱光了衣服,赤条条跳进人群,抡起两把板斧,只管排头砍将去一样。

 

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下。

 

无非是说,你这么搞,不是什么,什么,和什么吗!

 

当然,如果非要较真的话,也还是有些不同的。

 

比如,李逵同志那会儿,确实也砍死了很多围观砍头的百姓,李逵同志一身血的样子,也让初来乍到江州地面的晁大哥心中一凛。

 

晁大哥也算是久贯道上风月的人物了,什么样的狠人、傻X没见过?但也不由得认真问了宋江一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黑旋风”吧?

 

李逵的江湖绰号就算是被组织正式认可了。

 

在寨修水泊革命史上,李逵从这一次开始,才叫“参加工作”,然后开始一斧头一斧头,为自己“敢打敢冲”的组织结论积分。

 

李逵赢了。

 

更关键的,是斗争的目标,也胜利实现了。

 

里里外外,来这么一通,确实挽救了宋大哥,进而挽救了梁山泊的革命。

 

试想,要是这个目标没实现,慌乱之中,江州的某个官兵,手一滑,把宋大哥给结果在囚车上了,那好汉们又忙活个什么劲儿呢?

 

折腾半天,只图听这边的某个黑厮,咧着大嘴,吹一句“也吃我杀得痛快”的牛X吗?

 

那山寨也太不正规了。

 

替天行道又不是图热闹。

 

虚热闹,真热闹,都不行。

 

弟兄们抛家舍业,一个个跟着出来替天行道,难道是玩以梦为马?是要有实实在在的东西的。

 

而且,真那样了,李逵也不敢吹这个牛X。

 

他会把这句话憋回去,然后发一声嚎,泣数行下,扑通倒地,对晁盖说,哥哥,铁牛尽力了,你可得给铁牛做主啊!

 

然后晁大哥就说,都往前看,往前看,替天行道嘛,要替天行道,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常有的,我兄弟照顾你,我岂有不照顾你的道理?你的路还很长,以后就和兄弟们一起走。

 

就这么个剧情,有输家吗?

 

也许除了没被救出的宋大哥,没有输家。

 

所有活着的人,都赢了。

 

世界是复杂的,有些地方,则更加复杂。

 

好,水泊的故事就说到这儿。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劫法场时,姿势看着丰富,并不重要。

 

本就是个动静嘛,放有放的好处,收有收的追求,收放自如,能操能控,才是高手。

 

一句话,效果最重要。

 

逗乐的是,很多朋友也脱光了衣服,赤条条跳进人群,抡起自己的板斧,砍了半天,把自己累得虚汗直冒、气喘吁吁,结果,晁大哥正眼没瞧一个,宋大哥暗骂他们鲁莽,他们还当自己是黑旋风呢。

 

李逵都要笑骂他们,X,别装了,爷爷是敢打敢冲的祖宗,搁爷爷面前还装?你们连李鬼都不如。

 

快别现眼了。

 

露怯不露怯?

 

还嫌自己身上的那点贼形不够鲜明?

 

最要命的是效果啊。

 

这些朋友,你们是不是对“替天行道”该怎么操作有什么误会?

 

或者,你们是不是对笛队势力也有什么误会?

 

还扯到“递子弹”,都“无人机”了好不好?

 

笛队势力要是把这些东西都当“子弹”了,那这届笛队势力也太不正规了。

 

你们自己信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