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

真理并不普世

“沛公殆天授” 01

發布於

继续读《史记》,说说《史记》里的“大选”。

 

这事儿的主角,当然还是我们伟大的沛公。

 

刘邦这一生,经历过好几次“被选”。

 

他老兄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被选”中,最后做成其汉高祖的。

 

先是那年,县上要找人做泗水亭长,县里的干部下来,同当地村里的父老长者座谈,讨论选谁比较合适。

 

结果父老们都说,基层不比县上,更不比郡上,这里主要是村,人情盘结,情况复杂,事又烦,太老实的,就不行,有时办事,少不得还要动粗,路子不野不活,总之难办......

 

县吏就焦躁,说难办也得办啊。

 

父老们就相互看了看。

 

意思是,要不,还是让刘季来吧。

 

这家伙能混,他老爹都管不了,狐朋狗友也多, 给他个亭长,也算“物尽其用”,对付几时是几时吧。

 

总比他先当了盗贼强。

 

这就是刘邦正式参加工作的那一幕。

 

可知选事大哉。

 

后来,秦朝廷要在骊山搞大工程,征发天下。

 

县上派刘邦押送一帮刑徒过去。

 

这算公差,虽然路上辛苦,到底能去咸阳开开眼,回来可吹不少牛X,所以,刘邦欣然上路了。

 

临行前还满县府乱串,到处说兄弟这回要离开沛县几天,回来再聚,回来再聚。

 

众县吏听了,少不得耐着烦,笑骂着随些份子钱。

 

这厮太浑,“廷中吏无所不狎侮”,那股劲儿,说真不真,说假不假,整个一别扭。

 

你要怎么着了,他又立刻装孙子。

 

一句话,谁能奈何他刘季啊。

 

不意当日这段尴尬人情,后来竟还参与了历史进程。

 

那是“倒秦”革命和“诛项”战争都成功以后,弟兄伙在朝堂开会,讨论封赏座次之事。

 

刘邦力排众议,让萧何坐了功臣第一。

 

而且,依会议精神封完之后,又额外加封了萧何食邑二千户。

 

老弟兄们不解。

 

刘邦呵呵一笑,伸着手指头说,当年老子去咸阳出差,同事们随份子,都送三个,这叫敷衍,唯独老萧,送我五个,这我得记着呀。

 

“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

 

有些老沛县就听得呆了。

 

刘邦又笑,说老萧当年就这么讲究,如今咱都正规了,我能差了吗?

 

这话其实套路很深。

 

但老粗们当日一时没跟上,只叹我X,原来这随份子里面有政治啊。

 

可知随份子事亦大哉。

 

后来,刘邦在去骊山的公差上出了事,一想骊山工程是当前最大的政治,秦律这么严,横竖是个死啊,不如索性和刑徒一起跑路。

 

于是,他喝了点酒,聚起还没跑的人,发表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政治演说。

 

刘邦讲,不管了,咱都是沛县人,什么狗屁咸阳,都跑吧,他妈一会儿我也跑。

 

“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

 

这气势,一下子就把刑徒中几个有点讲究的给震住了。

 

当时就抱拳叫了“大哥”。

 

意思是,既然以后就跑路了,那不如抱团混一场。

 

刘邦赶紧接住,说好,都是兄弟!

 

“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

 

事情就这样成了。

 

喝完这场酒,刘邦就带着他们钻了芒砀山。

 

据《史记》考据,这是伟大的沛公亲自拉起的第一支队伍。

 

那一夜,这“十余人”应该并不知道,他们刚刚做出了一个会令后世理论界东拉西扯,注疏宣讲许多年的重大选择。

 

这叫跑路之事大哉。

 

芒砀山泽中,刘邦带着十几个人同郡县派来的官兵打游击。

 

事急时,有人悍不畏死,说拼了算了,拼死一个就够本。

 

刘邦说,X,稳住,这不是咱“倒秦者”的打法。

 

刘邦的意思是,咱这跑路,不是从前那种,咱这叫准备“诛暴秦”,是顺应历史潮流,不能犯那种盗贼脾气。

 

众人都听得呆了,觉得大哥讲话深。

 

于是就跟着刘邦往更深的山里钻。

 

一群走投无路的人,选择了信刘邦的“大言”。

 

其实刘邦早年间这段斗争岁月,史书上看着动静不小,其实绕来绕去,还是在自己老家折腾。

 

这就是地头蛇的能量。

 

男人们在山里躲着,女人们则不免要悄悄搞些后勤。

 

吕后忙家务、带孩子之余,还要参加刘邦他们的“倒秦”大计。

 

所以,吕后其实非常辛苦。作为盗贼头目家属,还一度入狱。

 

《史记》后来给了吕后“本纪”的待遇,说吕后“为人刚毅”,并非谀词,实在是如此生涯,不“刚毅”不行。

 

吕后常避开官府耳目,带人进山给刘邦的队伍送补给。

 

刘邦他们藏得深,还经常转移。

 

别人去送粮食时,常常迷路。不料吕后每次都能准确找到位置。

 

当时尚无“导航”,一来二去,众人都奇了,说大嫂,你怎么这么神啊。

 

吕后一笑,说不是我神,是你们大哥神。他待的地方,上方的天空常有异样的云气,很祥瑞的,你们不会看罢了。

 

每次我都是看着天上的云,就找到你们大哥了。

 

“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

 

队伍上一听,又被震了。

 

以他们当日处境,最需要的,不就是一个“神话”吗?

 

刘邦听罢,更是“心喜”。

 

他暗暗感慨,这妇人,套路不浅于我呀。

 

吕后走时一笑,用手指指天空,说兄弟们,务必跟紧你们大哥。

 

事情就这样成了。

 

那几年,芒砀山泽间,刘邦的队伍始终没垮,这句话,居功至伟。

 

以至多年后,长安城中,有些老沛县还私下感慨,说没有吕后当年那句,自己的人生会怎样,是公侯,还是草芥,还真不一定呢。

 

所以,《史记》是很严谨的,曰“吕后佐高祖定天下”。

 

意思是,那些以为吕后当年不过在屋里缝缝补补、照顾沛公饮食起居的人,实在是太不懂我汉家政治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