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5 篇作品累積創作 53156 

“沛公殆天授” 01

问渠

继续读《史记》,说说《史记》里的“大选”。这事儿的主角,当然还是我们伟大的沛公。刘邦这一生,经历过好几次“被选”。他老兄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被选”中,最后做成其汉高祖的。先是那年,县上要找人做泗水亭长,县里的干部下来,同当地村里的父老长者座谈,讨论选谁比较合适。

刘邦的打法 01

问渠

樊哙和大哥的关系不一般。用《史记》的话说,叫“其比诸将最亲”。为什么呢?乍一看,似乎就是因为樊哙娶了吕后的亲妹妹吕媭。但樊哙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至少,进城后,不是这么回事。每当有老战友找他喝酒,吹完当年跟着沛公打天下时的牛X,转而借吕媭的事,“恭维”他和陛下关系不一般时,樊哙总是哈哈一笑。

洋炮的专业打法

问渠

那年,老太后宣布大张挞伐,朝廷上下都动起来了。但怎么动,就是个学问。动到什么程度,学问更大。至于以不动为动,轻轻几个姿势,就能摆出个激烈劲儿,那就是大师级的操作了。所谓以静制动,跟“太极拳”一样。都是国粹。很巧,这拳能搞出那么多名堂,也正跟大清国京城里的这帮聪明人有关。

大清国的老司机们

问渠

教员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这话深了。但到底深在哪里,很多朋友似乎并没搞明白。那就先看看大清国的老司机们是怎么玩的吧。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朝廷决定动手,要大张挞伐,一决雌雄。诏书发往各地。意思是,这次玩得大,要全国皆兵,都动起来,准备勤王。

司令官的笑

问渠

疫情横扫全球,方显英雄本色啊。没错,看图,说的就是朝鲜。就问你服不服吧。这事一闹,全世界是不是都慌了?平时西方台上那些角儿,是不是都深蹙蛾眉,愁云惨淡了?如今哪一个敢这样畅快地笑?或者,能这样畅快地笑?他们的兴头劲儿都没了。惟司令官敢。惟司令官能。

梁山泊的戏

问渠

宋大哥是最喜欢讲价值观的。每次开会,他都要提醒兄弟们注意外边那面杏黄大旗。那面旗是山寨的象征。有风的时候,它随风飘扬。没风的时候,它就耷拉着。但不管是飘扬,还是耷拉着,它都那么醒目,告诉外面的百姓,这里是梁山,一个有自己文化的水泊。宋大哥常说,世道乱了,哪朝没鸟人?

你们是不是对敌对势力有什么误会?

问渠

这几天 ,看新闻,被很多朋友的聪明劲儿给逗乐了。他们好像是在批一个做家,左批右批,上批下批,说了很多话。角度呢,倒也不刁钻。都是习惯动作。就跟李逵同志那年在江州劫法场,脱光了衣服,赤条条跳进人群,抡起两把板斧,只管排头砍将去一样。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下。

4月5日慈禧在厅级以上干部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问渠

4月5日慈禧在厅级以上干部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同志们: 在座的各位,都是京堂四品以上的部级、厅级领导干部,今天召你们来开这个内部会议,是向你们传达一些我的真实想法,以便提高认识,统一思想,便于今后开展工作。礼部、吏部你们回去后,要把今天的讲话内容传达到各省督抚。

桓帝朝“面怼”事件

问渠

东汉的桓灵二帝,名声不好。刘备与诸葛亮坐而论道时装X,“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而打开《三国演义》,开篇更是一个组织结论——“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桓灵也便渐渐成了又一种话术。跟尧舜、桀纣什么的一个路子。仿佛他们行,天下就行,他们坏,天下就坏。

就你会替天行道

问渠

忠义堂开大会,梁山上下都比较忙,有一阵子没出水泊“替天行道”了。别的好汉尚可,李逵则“口中淡出个鸟来”。这就有点麻烦了。英明的宋大哥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这黑厮是我寨敢打敢冲的先进典型。这话有好几个意思。有人听到了“我寨”,有人听到了“敢打敢冲”,有人听到了“先进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