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5 articlesIn total 53156 words

“沛公殆天授” 01

问渠

继续读《史记》,说说《史记》里的“大选”。这事儿的主角,当然还是我们伟大的沛公。刘邦这一生,经历过好几次“被选”。他老兄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被选”中,最后做成其汉高祖的。先是那年,县上要找人做泗水亭长,县里的干部下来,同当地村里的父老长者座谈,讨论选谁比较合适。

刘邦的打法 01

问渠

樊哙和大哥的关系不一般。用《史记》的话说,叫“其比诸将最亲”。为什么呢?乍一看,似乎就是因为樊哙娶了吕后的亲妹妹吕媭。但樊哙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至少,进城后,不是这么回事。每当有老战友找他喝酒,吹完当年跟着沛公打天下时的牛X,转而借吕媭的事,“恭维”他和陛下关系不一般时,樊哙总是哈哈一笑。

洋炮的专业打法

问渠

那年,老太后宣布大张挞伐,朝廷上下都动起来了。但怎么动,就是个学问。动到什么程度,学问更大。至于以不动为动,轻轻几个姿势,就能摆出个激烈劲儿,那就是大师级的操作了。所谓以静制动,跟“太极拳”一样。都是国粹。很巧,这拳能搞出那么多名堂,也正跟大清国京城里的这帮聪明人有关。

大清国的老司机们

问渠

教员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这话深了。但到底深在哪里,很多朋友似乎并没搞明白。那就先看看大清国的老司机们是怎么玩的吧。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朝廷决定动手,要大张挞伐,一决雌雄。诏书发往各地。意思是,这次玩得大,要全国皆兵,都动起来,准备勤王。

司令官的笑

问渠

疫情横扫全球,方显英雄本色啊。没错,看图,说的就是朝鲜。就问你服不服吧。这事一闹,全世界是不是都慌了?平时西方台上那些角儿,是不是都深蹙蛾眉,愁云惨淡了?如今哪一个敢这样畅快地笑?或者,能这样畅快地笑?他们的兴头劲儿都没了。惟司令官敢。惟司令官能。

梁山泊的戏

问渠

宋大哥是最喜欢讲价值观的。每次开会,他都要提醒兄弟们注意外边那面杏黄大旗。那面旗是山寨的象征。有风的时候,它随风飘扬。没风的时候,它就耷拉着。但不管是飘扬,还是耷拉着,它都那么醒目,告诉外面的百姓,这里是梁山,一个有自己文化的水泊。宋大哥常说,世道乱了,哪朝没鸟人?

你们是不是对敌对势力有什么误会?

问渠

这几天 ,看新闻,被很多朋友的聪明劲儿给逗乐了。他们好像是在批一个做家,左批右批,上批下批,说了很多话。角度呢,倒也不刁钻。都是习惯动作。就跟李逵同志那年在江州劫法场,脱光了衣服,赤条条跳进人群,抡起两把板斧,只管排头砍将去一样。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下。

4月5日慈禧在厅级以上干部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问渠

4月5日慈禧在厅级以上干部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同志们: 在座的各位,都是京堂四品以上的部级、厅级领导干部,今天召你们来开这个内部会议,是向你们传达一些我的真实想法,以便提高认识,统一思想,便于今后开展工作。礼部、吏部你们回去后,要把今天的讲话内容传达到各省督抚。

桓帝朝“面怼”事件

问渠

东汉的桓灵二帝,名声不好。刘备与诸葛亮坐而论道时装X,“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而打开《三国演义》,开篇更是一个组织结论——“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桓灵也便渐渐成了又一种话术。跟尧舜、桀纣什么的一个路子。仿佛他们行,天下就行,他们坏,天下就坏。

就你会替天行道

问渠

忠义堂开大会,梁山上下都比较忙,有一阵子没出水泊“替天行道”了。别的好汉尚可,李逵则“口中淡出个鸟来”。这就有点麻烦了。英明的宋大哥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这黑厮是我寨敢打敢冲的先进典型。这话有好几个意思。有人听到了“我寨”,有人听到了“敢打敢冲”,有人听到了“先进典型”。

举报是中国互联网纯洁的基石

问渠

1 很多人都觉得中国互联网很肮脏。上路整整齐齐的喷子拉着意大利炮, 下路明明白白的杠精抬着ETC, 中路一群饭圈在控评压线, 野区还有大一片田园女权四处扫荡。整个网络,不是嘻嘻哈哈,就是骂骂咧咧。明明都是人,说出来的却没几句人话。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中国互联网是言论的垃圾场。

国学大师为什么斗不过一个宦官?

问渠

西汉有个“国学”大师。而且还是“国学”当中,据说水最深的那一块里的大师。他是搞周易的。此人叫京房。其实他本来姓李,因为他太精通易学了,觉得这套学问里,包藏了天地之间全部的奥秘,就真学、真信、真用。他捧着易,推演了半天,觉得还是改姓“京”比较好。

好好享受这二十一世纪

问渠

是时候认真想一想核武器的问题了。当年,德国人和美国人都抢着造。抢时间。据说,谁先造出来,谁就能赢得二战。德国人运气很差,美国人使劲砸钱,最后,美国人先造出来了。这时候,问题就变成了——用,还是不用。据说,很多人都上书大人物,说不能用。他们的意思是,这玩意儿太狠了,也邪乎,人类可能掌握不好,别开这个口子。

薛蟠很忙

问渠

《红楼梦》里有个薛蟠,是个诗人,代表作是“一根几巴往里戳”。有些朋友就开始瞧不上薛蟠了。觉得他俗。俗透了。因为他写不出“豆蔻梢头二月初”这种。该怎么说,误会太多。其实细读这部书,应该不难发现,传统文化欠薛蟠一个道歉。同贾府一辈子弟,包括那个据说很能自觉追求进步的贾珠相比,不读书的薛蟠都更对得起地气的熏陶。

一句毁一万句

问渠

再说几句“口号问题”吧。口号重要不重要?重要。而且很重要。太远的,就不说了,只商汤发动民众搞夏桀那会儿,一句“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效果多好?那种不惜一切代价的斗争劲儿,立刻就出来了。那口号“雅”一些,还是“白”一些,重要不重要?这个,也很重要。

“君欲安归难乎?”

问渠

今天读点《史记》。武帝朝,用过十几个丞相。这活儿,不好干。不好干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吧。有一年,相位空出来,武帝瞅了瞅满朝文武,最后指着公孙贺说,要不你来干吧。公孙贺立刻趴地上哭了。意思是,臣不行。其实,公孙贺背景够硬了,武帝还是太子时,他就做太子舍人,算是老部下。

焦大:一个老同志的没套路及其后果问题

问渠

再说说焦大。就是《红楼梦》中,那个骂年轻的主子们不长进、不争气,结果被塞了一口马粪的老同志。其实焦大挺有水平的。有些朋友总瞧不上焦大,觉得他“粗”、“愚忠”、“不会爱上林妹妹”什么的。这都是误会。焦大也年轻过。年轻时候的焦大还很勇敢,否则怎么能有机会跟着太爷去出兵?

边缘人办大事

问渠

说到边缘人办大事的问题,有两个人,最有发言权。一个是刘邦,一个是刘秀。刘邦,标准的黔首出身,父兄都是种地的,因为能混,街面上吃得开,被县上发展进来。位置是体脂的末梢,在乡下,干亭长。一直到四十几岁参加“倒秦”歌鸣之前,他的舞台主要就是沛县城里城外那一块。

该突出的地方突出,不该突出的地方,不能突出:马屁文章水平考

问渠

马屁文章,自古有之。有些还做得极好。比如那年,始皇置酒咸阳宫,同一些知识分子肝部聊天,仆射周青臣进颂曰: “他时秦地不过千里,赖陛下神灵明圣,平定海内,放逐蛮夷,日月所照,莫不宾服。以诸侯为郡县,人人自安乐,无战争之患,传之万世。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

普京的历史学得很好

问渠

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搞来搞去,时间不短了。他们都是真搞,出兵、死人那种。当然,“嘴炮”也都没耽误。有一个时期,甚至还搞得很多围观者都看不明白,纷纷打听,哎,现在都谁搞谁?谁跟谁一伙啊?没办法,赶上了。谁让土耳其和俄罗斯都碰上了“会当凌绝顶”的玩家呢。

牛二:泼皮的时机、运气及专业性问题

问渠

文学史上,有很多人物形象。其中一个,叫牛二。就是《水浒传》中,京师地面上,那个泼皮,绰号“没毛大虫”的。书上说他“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不知是因为开封府不够专业,还是说当日大宋朝地气复杂。总之,牛二一直活得很兴头。

窥驴五幅——《驴得水》观感

问渠

一:语言 人们使用语言,语言在使用中以语法与结构被继承,其自身价值是中性的。这一中性来自于群体,群体在对于语言发生的历史中所作用的意义使得语言这一符号具有了群体性,对于自由使用的个体而言,在日常语言的使用中,这一群体性难以撼动,因此这一群体性对于个体而言无疑具有了属于自身的中性。

观音菩萨们的建议

问渠

《西游记》这书不能细思,一细思就会极恐。比如,你根本就想不通大乘佛经到底有个屁用。这是大雷音寺的佛学专家们集体出了一套理论。佛学专家观音菩萨说,大乘佛法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他建议人民群众派代表去买这套书。专家们说,只要派人民代表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花大价钱买这套经书=拯救世界。

吞风吻雨葬落日——杂言《天龙八部》

问渠

天龙八部,皆为众生相,众生相因缘聚散成事相,有人从道不从君,有人舍身取义,更有人因为做了与他宣扬的价值观相违背的事情而被囚禁至死——这是指丁春秋,一个流氓无赖顶着春秋大义的名号。“江头未是风波恶, 别有人间行路难”,作为家丁(其实是封建关系中的武士)的风波恶显然比丁春秋更具备春秋...

乾隆25年的还珠格格和2018年的崔永元

问渠

其实,崔永元和还珠格格很像。1 还珠格格本来叫小燕子,她的生活就是给大家带来欢乐。虽说没什么文化,一看就不是正经公主,但土味段子创作能力特别强。她能化力气为浆糊,也能化戾气为祥和,还能化没文化为小可爱。凭借自由自在地傻笑、胡说八道风格,成功活成著名主持人谢娜的终身模板。

他人的大义中,我们都是蝼蚁

问渠

今天要上zz课,讲的是李斯和笑傲江湖。一个是战国纷乱的时代,一个是侠义情仇的世界。坦白说,我都不喜欢。因为太容易死人。以下几个杀人事例,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第一个,有人生气,就有人死。大家还会觉得生气的那人杀得没毛病。李斯在吕不韦公司上班第一天,杀了八个公司门口的保安。

西游记吃人指南

问渠

众所周知,西游记主要是讲“吃不到唐僧,却说唐僧营养好”的故事。其实,这很违反人性。天天看苍老师的人都很难都说苍老师营养好,凭什么妖怪总是免费给唐僧做营销。更何况故事的结局很虚无,谁都没有吃过唐僧。也就是说,唐僧肉的效果就像文章、陈赫、陈思诚、咪蒙的爱情,吹得很厉害,实际很单薄。

田园养生大师们骗得还不够多!

问渠

在辽阔的华夏土地上,生活着一群田园养生爱好者。他们往往严肃而搞笑,成熟却又充满想象力。湖南就有一位51岁的曾女士,资深养生爱好者,浸淫养生保健几十年,突然有天她灵感乍现——“新鲜水果富含丰富营养,注入身体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于是,她假装感冒,请来医生到家输液。

张扣扣案:个体的正义与宏观的正义

问渠

杀人者张扣扣,在除夕夜提刀到一姓王的人家里,连杀三人。原因是22年前,因为一场宅基地纠纷,王家的三男王正军打死了张母汪氏,被判刑七年。当时的张扣扣13岁。有说法称,王家当年仗势欺人,靠势力“做”的案子(不知真假)。杀完人之后,张扣扣到母亲坟前烧了纸。

潘金莲是如何炼成的?

问渠

众所周知,潘金莲老师在约炮界的历史地位是十分崇高的。她的爱情动作戏出了名的迅速凌厉,开局就是一句“你若有心,便喝了这盏残酒”,然后就是一套十八般精湛姿势。这快节奏,这大尺度,这丰富动作,三级片跟不上,A片才够格。所以,在很多人眼中潘金莲天生就是潘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