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冰雹

Through knowledge, everyone can reach their full potential. 做独立的时代记录者。

为何红十字会屡遭信任危机?

發布於

VLOG链接: https://youtu.be/nhIjvpdSYIQ

---------

文字版:

1. 在疫情中,红十字会做的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儿

首先,捐赠情况。1月30日湖北红十字会《物资使用情况》数据显示,共发放口罩24.5万个,其中发到抗疫一线的武汉协和医院却只有3000个,而“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竟然获得了1.6万个(后被更正为1.8万个)口罩。这时候,处于协和医院医疗物资全部用尽,只能在网上发布紧急公告召集物资。

做妇产科人流的仁爱医院,为何需要1.6万个口罩呢?作为收治疫病患者主力的武汉协和医院,反而只有3000个普通口罩,这没有解释清楚。红会说,捐赠给仁爱医院的口罩是KN95,不适用于新冠病毒防疫。其实,KN95属于国标,N95属于美标,我国卫健委官网上就写着,这两者防护能力都比普通医用口罩好。红会的说法有避重就轻之嫌,再难打消公众疑虑。

其次,红十字会调配能力堪忧。1月26日,民政部发文,要求慈善组织给武汉募集的物资都由指定的湖北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等几个机构接收。根据财新在2020年1月29日的报道,武汉红会常务副会长陈耘说,武汉红会只有10个人,湖北红会有20多人。

每年收支3400万、全年募资目标7000万、员工只有20多人的湖北红会,有能力分配来自全国的价值上亿救援物资么?湖北红会准备把救援物资放到哪里?怎样保证仓储的安全卫生?怎样避免物资因为管理不善而流失?就凭现有的20多个人、就凭统计局调拨过来的30个人,有能力吗?

仅仅10个人的武汉红会,截至1月28日已经收到了社会捐款4个亿,但是只拨付了防疫指挥部5391万,拨付定向捐赠400万;那请问剩下的3.4亿善款,红十字会是想留在账户上吃利息吗?



2. 过去红十字会做出的丢丑事件

2011年西南民族大学教授肖雪慧在其新浪微博分享了:红十字一顿饭的发票金额为近万元。这一发出来,上万网友关注和转发,才迫使红十字会发表调查及处理情况通报,不过红十字会17人消费近万元已经人尽皆知。

红商会的郭美美更是把红十字会的管理问题推上风口浪尖,虽然郭美美事件早已平息,可惜郭美美变成了垫背,而背后的人却仍然逍遥法外,在红十字会报告中完全没有显示。这样的避重就轻的处罚方式更让红十字会信誉大减,商业红十字会是由中国红十字会批准成立的,但中国红十字会却声明不是它底下的,这样的说法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还有,2014年中央投资上亿元建成的救灾物资仓库,被红会以阴阳合同90万元每年的价格上用出租。


3. 中国慈善事业在国际上垫底

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2018年全球行善指数,评分指标包括是否帮助陌生人、捐钱给慈善机构以及是否担任义工,总共144个国家参评,中国排名142。


这难道是因为中国人不爱行善吗?不是的。这应该是与红十字会常年公信力缺失有关。屡次丑闻出现依然不能促使红十字会改革,也不建立现代化的慈善机构制度,也不强制信息披露和监督机制。不改革就算了,没有调配能力还要垄断所有的民间物资。

物资可以垄断,但是信任不是你想垄断就能垄断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