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拓木

自由撰稿人,斯坦福大学统计学博士,原谷歌风投(GV)技术合伙人 个人微信公共号(lib sans woke)

梦想拜登大胜

原作者:Andrew Sullivan 授权翻译

译者注:Sullivan此文阐述了为什么只有一场拜登的大胜才能够拯救美国,发人深思,尤其值得中间温和派朋友一读。


这些天来,胜出的往往是洋葱杂志(the Onion)的文章,比如:“特朗普试图用猥亵阵亡军人的孩子来转移新冠争议”。这种标题对竞选最后几周里特朗普的狂野脱轨并没有多少夸张。我们实时看到,这个病得不轻的总统伏击搞砸了第一场辩论,在白宫主持了一场病毒大传播的活动,在推特上用全大写字母发推,在类固醇的药力下呼吁自己的司法部长逮捕自己的政敌,宣布找到新冠的“疗法”,退出举国亟需的经济刺激方案谈判,取消第二场辩论,鼓励国家放任新冠病毒继续横行。

10月5日特朗普出院后在白宫阳台致辞并留影

尤其是那个墨索里尼式的镜头(如上图),就像是一场糟糕真人秀的收尾剧,特朗普像Krusty小丑一样,完蛋了但仍在表演,在几英寸厚的脂粉下喘气,除了间歇性愤怒与憎恶的哀嚎内心已经死亡,对着空气敬礼。

一场(拜登)大胜现在真有可能了,虽然我知道提它既冒险又显得有点蠢,期待它显得疯狂。只剩下三个星期,两个候选人的民调差距达到了10个百分点,所有的态势对挑战者都显得极为有利。在538网站公布的最可能的场景之一里,拜登赢了超过400张选举人票。连德州也选情胶着。虽然哈里斯-彭斯的副总统辩论什么都没改变,但哈里斯作为一位可能总统的实力获得了坚实的认可。

所有这些改变了很多。拜登小胜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是一个喘息机会;拜登大胜则是一场美国奇迹。

一场大胜能够燋灼特朗普带来的伤口避免进一步感染。一场大胜是对后代说:我们因可以理解的原因犯下了这个丑恶的错误,但后四年我们看清了后果,决定改弦易辙。它会把特朗普时代的虚无主义、部族主义(tribalism)和残酷无情转变为极端主义、反自由主义和失败的警示故事。如果老一代白人能够多转过弯来,它意味着未来不一定是螺旋式的族裔极化,而是多种族对自由民主规范与实践的拥抱。古罗马共和国衰亡的历史[1]告诉我们,一旦开了反自由的先例而没有受到立即的否定和惩罚,这种先例就会成为新的基线。一场特朗普的大败即使不能完全消除他造成的深度破坏,也能够挽回不少。

回想一下过去两位竞选连任失败的总统。吉米·卡特与乔治·H·W·布什,尤其是后者,回顾起来都不显得太糟糕。但是卡特惨败给里根给民主党带来了长久的心理创伤。布什输给克林顿,强化了右派强硬份子对共和党的掌控,从金里奇直到特朗普。与国会里的各种反转相比,这样的失败对党派精神造成的影响更为深远。这是个简单的故事线——拒绝承认现实的作秀家被病毒的现实击倒——白宫成为华盛顿特区最糟的新冠灾区,这个道德故事很有说服力。

一场大胜对新的拜登政府也有重大意义:它会提供一个围绕着新冠恢复与经济刺激的全国性和解的机会。在这个真切的危机时刻,它会巩固拜登获得跨党派支持的希望(即使程度有限)。拜登上周在葛底斯堡的演讲重申了自己对左翼部族主义的反对,而哈里斯在辩论中夸口自己获得共和党人与独立人士的支持也让人略感惊讶。如同David Brooks(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今天早晨指出的那样[2],拜登-哈里斯的选战一直都相当靠近中间(centrist)。Noah Millman做了一个类比[3],拜登把自己展示为类似康拉德·阿登纳(二战后西德首任总理)那样的过渡人物,一座通往基于稳定中间派的未来的桥梁。拜登的葛底斯堡演讲中最重要的部分是:

我们不把彼此的政党当作对立面,而是当作敌人对待。这必须结束。在这个国家里,我们必须重振跨党派的精神,互相之间合作共处的精神。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这么说已经两年了,很多人指责我很幼稚。人们对我说,“也许过去是那样子的,乔,现在行不通啦。”那么,我在这里告诉你,这行得通,如果我们想要办成事,它必须行得通。

这样的气氛能够帮助快速通过经济刺激计划,如Matt Yglesias所言[4],基本上烤好只差出炉了。使用和解法案(Reconciliation,国会的一种立法方式,仅需简单多数)可以绕开参议院阻挠议事(filibuster,需60票才能避免),将一系列再分配政策与新冠纾困法案打包通过:新的儿童津贴、绿色基建投资、奥巴马医改扩张、对富人的渐步加税。这些都可以让拜登先赢一仗,开启良好的势头。

一场大胜很重要,因为它能够给予拜登更大的授权以中间立场施政;因为它能够让更多非左翼民主党人进入众议院,削弱极左派的势力;也因为如果前共和党人与独立人士让拜登大胜的话,国会里的共和党人会感到压力,面对己党的崩溃会至少短期内选择更加合作。当然,2009年这并未发生。但这十多年来涡旋扩宽了很多,如此分裂的国会造成的恐怖后果现在也清晰了很多。

而且,只有一场大胜才有可能打醒极右翼的狂热;这些年来,这种狂热摧毁了过往立场中间偏右的共和党,将它变成一个媒体驱动、脱离事实的妄想狂(paranoid)的恐惧与厌恶狂欢节。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回到布什年代。共和党现在趋向于护卫低技能者、保障工薪家庭、守卫福利、抵制警醒主义、制衡自由贸易绝对主义、收缩海外干预、削减大规模移民的政策,这些都不应该舍弃。这样的时代已经到来了。但是共和党必须领悟的是,虽然特朗普是由于这些趋势上的台,并且很了不起地利用了这些趋势,但他太过自恋、太具对抗性,并不能真正驾驭这些潮流。

事实上,由于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粗糙、令人惊讶的残忍和糟糕的交易技能,他严重危害了加强移民管控的事业。他给了种族批判理论家们一个鲜活的右翼种族主义靶子,损害了自由主义者对种族色盲(color-blindness)与平等的保卫。他对独裁政权的支持和对盟友的轻蔑,玷污了美国在世界上应有的影响力。他恶化了社会与财富不均,而不是像一位改革保守派(reformist conservatism)应做的那样将这个被超全球资本主义(hyper-global capitalism)损毁的社会向上提升。必须要经历一场惨败,才能将特朗普遗留的毒素去除,由新一代年轻政治领袖重新塑造起一个多元文化、中间偏右的多数。

我们能够看到很多闪光的希望:西裔美国人逐渐成功[5],就像之前很多代移民那样他们也向往加入社会主流;亚裔美国人与教育系统里的左翼种族主义作斗争,坚持不懈地保卫唯才主义(meritocracy)和努力工作精神;许多清醒的黑人选民不再像那些有钱的白人自由派那样对犯罪问题熟视无睹;同性恋者令人惊异地成功融入社会,这个社群的多样性不亚于任何一个美国社群,只要不被排斥,他们愿意加入对话,关注点绝不仅限于过往的“系统性压迫”(“systemic oppression”)。

我并不期待命运会瞬间好转。谁能呢?我也不否认我们文化中根深蒂固的部族主义,这个选举季节剩余的尖锐危险,这位无所顾忌的总统可能进行的豪赌,或者这个令人精疲力尽故事里又一次戏剧性结局。但是,特朗普在我们面前展示的精神病式发作,在新冠这个选举关键问题上的失败,以及他竞选活动中自由落体式的疯狂,给予我们这几年来罕有的机会。这种可能性在地平线上浮现。经历了这么多最糟糕的事情之后,也许能够否极泰来。

如此期待吧。


原作者简介

Andrew Sullivan:《时代》杂志称其为美国的“首席博主”(“blogger-in-chief”);《纽约时报》最近的人物专访文章副标题称其为“过去三十年最有影响力的记者之一”。2020年7月,他从《New York》杂志离职,在substack平台恢复他著名的The Dish博客周刊。笔者获得了他的新博文的中文翻译授权,将会发布一系列他的文章的翻译。

原文标题:Dreaming Of A Landslide 发表于2020年10月9日

https://andrewsullivan.substack.com/p/dreaming-of-a-landslide


延伸阅读

[1] 2019-08-07, Andrew Sullivan:《Our Caesar Can the country come back from Trump? The Republic already looks like Rome in ruins》 https://nymag.com/intelligencer/2019/08/is-there-hope-for-the-american-republic-after-trump.html

[2] 2020-10-08, David Brooks:《Kamala Harris Knows How to Win Elections: Make a sharp shift to the center》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08/opinion/kamala-harris-2020-election.html

[3] 2020-10-07, Noah Millman:《Is Joe Biden the Konrad Adenauer of the U.S.?》 https://theweek.com/articles/942011/joe-biden-konrad-adenauer

[4] 2020-10-08, Matthew Yglesias:《How Joe Biden can rescue the economy in the face of Republican obstruction》 https://www.vox.com/21499869/joe-biden-stimulus-reconciliation

[5] 2020-10-06, Noah Smith:《Hispanic American Incomes Are Rising Faster Than Anybody Else’s》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0-10-06/hispanic-american-incomes-rising-faster-than-any-other-group-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警醒主义(wokeness)为什么无往不胜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