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拓木

自由撰稿人,斯坦福大学统计学博士,原谷歌风投(GV)技术合伙人 个人微信公共号(lib sans woke)

鲜为人知的莫德纳疫苗加强针试验中的伤亡

在我昨天发布译文《前哈佛教授Kulldorff:我们给错了新冠疫苗?》之后收到很多反馈,其中不乏一些质疑的声音,很典型的一种是“那么多专家都读过辉瑞和莫德纳的临床试验结果,怎么他们没有得出这个结论?”。

于是今天我决定再写这篇短文,用一个实例来展示一个现象:当我们没有听到某种信息或结论的时候,可能并非是没有数据、没有专家指出,而可能是因为主流媒体刻意回避,社交媒体和Big Tech把指出问题的专家和记者屏蔽了而已

这个实例就是,莫德纳做过的一项加强针试验(100微克剂量),在305位受试者中出现了六例严重副作用包括一例死亡和一例中风。莫德纳自己发布的论文声称该死亡案例与疫苗无关但承认中风案例与疫苗有关。这个数据点早已存在,莫德纳的论文预印版在2022年3月7日发布,但是时至今天几乎无人知晓此事。

莫德纳的论文发表在医学论文预印版网站medrxiv.org,链接见文末[1]。作者是十余位莫德纳公司的研究人员。这篇论文相当于是对莫德纳公司对2021年8月进行的一项加强针试验的安全性结果进行的总结。下面的截图是关于副作用的部分:

也就是说,在305位受试者中,发生了6起严重副作用事件。一位72岁男性在接种加强针9天后死亡,莫德纳论文称这位死者生前患有动脉粥样硬化,尸检认定死因为动脉硬化和高血压引起的心血管问题,与莫德纳疫苗无关。另一位70岁男性在接种加强针后4天发生脑血管事件(中风),莫德纳论文虽然称这位男性有冠心病和周边血管疾病,但仍提到调查人员认定与疫苗有关(considered related to vaccination by the investigator)。另外需要注意的是,305位受试者中,只有四分之一是65岁以上老年人。

这里提一下莫德纳加强针的时间线。莫德纳在2021年春进行了50微克剂量的加强针试验(试验编号为201B),受试人数177人。在2021年8月,莫德纳又进行了这个100微克剂量的加强针试验(试验编号为P205),受试人数305人。在2021年9月莫德纳寻求FDA批准加强针时,它提请的是50微克剂量。在2021年10月FDA审议时,莫德纳提供的材料[2]宣称“大多数副作用都轻微”(Majority of ARs were mild-to-moderate in severity)并且“在201B中没有与疫苗有关的严重不良反应”(No vaccine-related SAEs or deaths in Study 201B)(见材料第44页)。100微克剂量的P205试验305位受试人中的6起严重不良反应完全没有提及。FDA没有因为100微克剂量出现如此多安全性问题就要求莫德纳增加50微克剂量试验的规模,毕竟,50微克剂量试验只有177人。更没有任何媒体因为此事追问莫德纳或FDA。

FDA在10月份批准了65岁以上老人的莫德纳加强针(50微克剂量),到11月扩展到所有成年人。然后在今年3月又批准了莫德纳第四针(50岁以上)。

由于莫德纳疫苗对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男性的副作用相当大,可能超过了它的益处,所以瑞典、挪威、芬兰等国家早在去年就已经叫停了莫德纳在30岁以下人群中的使用(美国仍然乐此不疲)。从莫德纳自己的试验结果中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它的副作用在老年人中很可能是大大高于年轻人的,只不过老年人背景疾病几率比年轻人高出很多,能够“有效”地“淹没”疫苗副作用而已。面对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安全性试验结果,莫德纳不仅没有受到来自监管部门和媒体的监督,没有受到压力去增大临床试验规模,反而在各种审批中畅通无阻。


同时,有记忆力的朋友应该不会忘记:2021年8月末,FDA疫苗研究和评审办公室的正副主任同时宣布辞职(Marion Gruber, director of the FDA’s Office of Vaccines Research & Review, and deputy director Phil Krause will exit the agency)[3]。报道指,他们的辞职是因为白宫对新冠疫苗加强针审批施加过度压力。


最后需要说明一下,笔者得到这个信息的渠道,是来自被大西洋杂志专文认定为“新冠疫情中最错误的人”(The Pandemic’s Wrongest Man)[4],前纽约时报记者Alex Berenson。Berenson不认同美国媒体对疫苗的主流叙事,他常常能找到不和谐数据并用诙谐的方式广为宣传;这些数据来源可靠有据可查所以难以驳倒,因此他成为主流媒体的眼中钉,最终在2021年8月29日被推特彻底封杀。Berenson起诉推特的官司即将开庭,在目前的大环境下Berenson赢得官司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Berenson这位“刺头”极具存在的价值,我认为他其实值得“最被错误对待的人”(The Most Wronged Man)的称号。


在美国政府机构的各种声明和主流媒体的报道中,反对封禁政策的专家学者只有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三位作者(前哈佛大学教授Martin Kulldorff、斯坦福大学教授Jay Bhattacharya、牛津大学教授Sunetra Gupta)那样的极小一撮,“科学界共识”都支持各种封禁政策。这种“共识”完全是政府机构、主流媒体和Big Tech营造出来的假象。对于辉瑞与莫德纳的新冠疫苗,质疑并批评他们的临床试验设计、FDA与CDC的政治操弄、主流媒体的反科学报道的专家学者也是为数众多,比如顶级医学期刊BMJ副主编、马里兰大学副教授Peter Doshi,UCSF医学院副教授Vinay Prasad,John Hopkins大学教授Marty Makary等等。这些专家学者的专业论述也能在BMJ期刊、华尔街日报等渠道发布,但是在自由派主导的主流媒体上几乎不存在,更不用说简体中文。“mRNA疫苗是科学奇迹、高度有效”这样的“科学界共识”,同样也只是政府机构、主流媒体和Big Tech营造出来的假象而已。

【正文完】


参考资料

[1] Spyros Chalkias, et al, 《medRxiv》, 2022年3月7日, “新冠疫苗100微克剂量mRNA-1273的安全性与免疫性报告”,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 100 μg mRNA-1273 Vaccine Booster for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2 (SARS-CoV-2)”,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2.03.04.22271830v1.full

[2] 莫德纳,FDA评审材料,2021年10月14日,https://www.fda.gov/media/153089/download

[3] CNBC,2021年8月31日,FDA两位资深官员辞职 https://www.cnbc.com/2021/08/31/two-senior-fda-vaccine-regulators-are-stepping-down.html

[4] 《大西洋月刊》2021年4月1日,“新冠疫情中最错误的人”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1/04/pandemics-wrongest-man/618475/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前哈佛教授Kulldorff:我们给错了新冠疫苗?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