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拓木

自由撰稿人,斯坦福大学统计学博士,原谷歌风投(GV)技术合伙人 个人微信公共号(lib sans woke)

[旧金山犯罪率缘何激增?] Chesa Boudin与旧金山的灵魂

發布於

原作者:C.W. Nevius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自2020年以来,旧金山治安恶化加剧。近期多起攻击亚裔老人的恶性案件震惊世界,在湾区久为人知的旧金山恶劣治安和旧金山争议检察官博徹思(Chesa Boudin)也进入国际视野。这种现象缘何发生,资深记者C.W. Nevius这篇短文介绍了博徹思施行的激进司法政策与犯罪率飙升之间的关系。


你是否觉得有点孤单?无聊?想要谈点严肃有意义的话题?

我给你出个主意。下次Zoom视频开会时,你只需要说两个词:

Chesa Boudin。

旧金山检察官博徹思是这个城市最热点的争议话题。他自己也参与其中煽风点火,在推特上骂战,对暴力事件发表无动于衷的评论;现在罢免博徹思的运动也似乎真的有望成功。

老实说,旧金山人只要一聊天,或早或迟有人一定会问:“你对博徹思怎么看?”

OK。

首先,我先说句不那么受欢迎的。这并不都是博徹思的错。这是他的第一个任期。他说很多人拿他上任之前的事情怪罪他,这不假。

的确,我们抱怨旧金山的旋转门司法系统已经有几十年了。三十年前我就听警察抱怨,逮捕了嫌犯带到警察局,表格还没填完就眼睁睁看着嫌犯大摇大摆出门回家了。

所以说,并不是好像博徹思这个铁杆进步主义者一上任,所有嫌犯的指控就都被撤销了似的。

不过...

大环境不一样了,现在是恐慌年代。整个城市被关闭许久。每个晚上都有暴力视频。对亚裔老人的致命袭击令人愤怒。抢车。打劫。人们活得提心吊胆。

在这个大环境下,还出现了许多令人格外不安的事情。最过分的案例就是那些曾被多次逮捕的职业惯犯杀死无辜百姓。然而博徹思毫无作为。

也许你知道这些例子,不过我还是简单说下...

Troy McAlister,45岁,被指控盗车醉酒驾驶闯红灯,在新年夜撞死了两位女士。 McAlister在2015年抢劫枪店被捕,去年四月缓行释放后曾数次犯事被捕。但博徹思并没有就新案子起诉他,仅仅把事情转给加州假释官。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Jerry Lyons,31岁,二月初在Lake Merced大道闯红灯,撞了八辆车并撞死一位行人。去年十月,Lyons因驾驶盗窃车辆、收纳赃物与贩毒被捕。2007年以来,他在旧金山有六个其它案子,在圣马刁有二十多个案子。去年12月3日,他因酒驾被捕,但很快获释,等待血检结果。当血检结果返回显示阳性时,再也找不到他的人。然后就撞死人了。

这样的案子一个接一个。前不久那个劫车犯,他抢的面包车里还坐着两个孩子(注:受害者是一位华裔中年父亲,当时在为DoorDash送餐),作案时脚踝上还戴着GPS跟踪脚环。那个袭击旧金山一位母亲的变态罪犯,被逮捕并被定罪,没想到三个月后他又因同样的袭击再次被捕。

这些可不是简单的交流不畅,这些都是悲惨严肃的案子。在这个充满焦虑不安的年月,不难想象会有人公开要求博徹思就这些事件发言,解释他做的决定。

不幸的是,博徹思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以戒备面对质疑。Marina Times(旧金山本地报纸)的执行主编Susan Reynolds最近批判对博徹思全面开火。比如该报上周发推:

自从@chesaboudin上任后,他总共起诉了1起汽车盗窃案、1起入室盗窃案、1起枪支重案(未能定罪)、3起性侵案(只有2起定罪)。他起诉了1起驾车杀人案还输掉了。他起诉了0起凶杀案。
Chesa Boudin 就任后的业绩

博徹思对这种质问的应对是跳上推特大鸣大放。3月10日,Marina Times要求公布数据的推特引发的一场对骂,不知怎的演变为对恋童癖的指控。

ABC7电视台Dion Lim节目采访博徹思,讨论前面提到的两位女士被撞死的案件,他也搞砸了。

他的确承认了在致命事故发生前不起诉McAlister而仅是将案件转给假释官,“是一个错误”。

但他随即开始四处推卸责任。虽然他几次说“我不是要责怪警察”,但他的确责怪了好几次。他说,旧金山警察局“没有汇报”嫌犯违反假释;他又说,Daly City警察知道McAlister开的是盗窃车辆但是却没有逮捕他。

这就是博徹思的模式。在民选官员里,很难找到比他情商更低的了。

你记得19岁的Antoine Watson吗?就是一月份那个无缘无故将一位84岁亚裔老人推倒的嫌犯。老人后来伤重过世。

在一次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博徹思说Watson当时正“发某种脾气”(“some sort of temper tantrum”)。发脾气?那家伙回到车里拿出手机给倒地老人拍照。死者家属对博徹思此语无比愤怒。

一月份,博徹思不经意地加入了Clubhouse(最近超级火热的一款社交应用)上的一场论战[1]。很快就有三千多听众加入了这场讨论。

讨论的一部分时间花在辩论博徹思是否曾为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工作上了。

奇怪的是,我觉得这正是整个博徹思问题的症结。

博徹思是个毫不讳言的进步主义者。他上任时心怀伟大目标要增进族裔平等、改革监狱系统。我打赌在这些问题上他可以开一场很有意思的学术研讨会。

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不过那得下次。

这次是离开象牙塔、关注旧金山街头的时候了。

主持讨论的是ABC7电视台的Lim,她拿到一份有实际数字的报告。报告对比了前任检察官George Gascon在任的2019年和博徹思在任的2020年,“转交给假释和其它释后监督部门的案子增长了18%”,被告“被拘留的时间减少了51%”。

情理之中,人们会关注这些数字,与那些恶劣罪行做比对,得出结论这么下去不是回事儿。包括London Breed市长在内的市府官员也是如此。

旧金山监督委员会委员Catherine Stefani列举了她选区里发生的盗窃、入室抢劫和劫车案。

她说,“持续不断地把危险份子抓了又放,放了又犯,这样是行不通的。老百姓已经受够了。”

Breed市长更直白:“我们这个城市的刑事司法系统已经失败了。”

你看,检察官先生,你把警察局、市长和监督委员会委员们都得罪了。你还有退路吗?

不过——深吸一口气——我们现在也有个好消息。

上个月,Breed市长、旧金山警察局与博徹思做了一个联合公告。公告中的一条是,警察局将会给检察官办公室提供一个“犯法最多的惯犯”列表。

这个主意并不是要监视这些人的行踪,而是说如果他们犯法时,博徹思的办公室会考虑这些职业惯犯的前科。

这也符合很多人持有的理念:大部分犯罪是由一小群罪犯包办的。并不是街上充满了无法无天的暴徒,而是为数不多的几个McAlister犯了大量的罪。

这种公告对旧金山的温和选民来说应该很中听。这也是博徹思的一个机会告慰市民:“这是我们为增进民众安全所做的努力。”

他这么做了吗?

当然没有。博徹思称这样的列表“更新得太慢”,他得要更好的数据。

一声叹息。

【全文完】


背景

地方检察官,District Attorney(简写为DA),是美国地方司法系统举足轻重的人物,由民选产生。美国现任副总统贺锦丽,正是2004-2001年间的旧金山检察官。

旧金山现任检察官Chesa Boudin,中文名博徹思,80后新锐。他出身于左翼运动世家,五代马克思主义者。父母与养父母都是Weather Underground(地下气象员)组织积极活动家,父母因参与抢劫运钞车致三位警察与保安死亡而被判无期徒刑。他曾在委内瑞拉做过查韦斯政府的翻译,著有《委内瑞拉革命:百问百答》等书。2020年当选旧金山检察官后发起大量激进司法变革。同期旧金山犯罪激增,大量案件受害人为亚裔。


原作者简介

C.W. Nevius:美国资深记者,曾在《旧金山纪事报》供职36年,主要报道旧金山政治与体育,撰写该报体育专栏达20年,以笔风轻快著称。2016年退休,现为旧金山湾区郊县Santa Rosa的地方报《Santa Rosa Press-Democrat》撰写体育专栏。

原文标题:Chesa Boudin and the Soul of SF,发表于2021年3月16日。副标题 San Francisco's Hot Button DA Doubles Down 原文链接

友情提示:C.W. Nevius在Substack平台的网址为 cwnevius.substack.com 目前全免费。


延伸阅读

[1] 旧金山纪事报,2021年1月21日,“On Clubhouse, a conversation about 'the future of S.F.' sparks familiar debate” https://www.sfchronicle.com/culture/article/On-Clubhouse-a-conversation-about-the-future-15886586.php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法律与秩序:民主党大步迈进的陷阱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