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面的阿宅

中共在俄乌战事上的尴尬与暧昧

镰锤帮帮主羽白便陷入了这样的尴尬处境

有道是「暧昧让人受尽委屈」,近期镰锤帮帮主羽白便陷入了这样的尴尬处境。

羽白对雄教教主蒲帝私慕已久,甚至向外宣称镰锤帮与雄教的关系「上不封顶」。最近蒲帝看上了戏子兰凰,欲纳为妻妾,羽白满拟雄教三两下便可歼并西域这么一个小小戏班子,哪知兰凰不从,小戏班子竟在巫冬之地与雄教教众打了个不分胜败,更引得美丽会、金星盟等各大门派纷纷跳出来主持公道,没少向戏班子输送黄金白银、刀具枪械,一时间在江湖上闹的沸沸扬扬。

这下羽白可扎心了。美丽会、金星盟叱咤武林数百余年,镰锤帮唯有与雄教结盟,才有机会与之抗衡,不料雄教如此不堪,连个小小的戏班子都收拾不了,况且镰锤帮近年不断离间美丽会与金星盟之间的关系,就是想让两派疏离,坐收渔翁之利,现经雄教这么一折腾,两派又重修旧好,多年来挖空心思的毒计心血化为乌有就算了,镰锤帮更被和雄教绑在一起吊打,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羽白悔啊!说出去的话追不回,「上不封顶」后面,忘了接「下不保底」这么一句,以至于落入眼下进退维谷的境地。百年前,镰锤帮和雄教都奉马烈老祖为尊,创帮帮主耄子更是雄教前教主史钢的小老弟;百年后此长彼消,镰锤帮一跃成为仅次于美丽会的江湖第二大帮派,虽与雄教有所龃龉,却始终顾及血脉旧情,相互支持御敌,加上两者互为战略犄角之势,任一方倾圮,另一方在美丽会等势力进逼下,势将独木难支,是以近年彼此愈发靠拢。

尽管如此,羽白也不愿为了维持与蒲帝的关系,直接与美丽会撕破脸,除了避免引来各大门派围剿镰锤帮之外,更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秋季耳蚀大会能够顺利举行着想,届时各路帮众将齐聚帝都推举下一任帮主,羽白恋权谋续,压制帮中其他势力已久,眼看下任帮主已是囊中物,可不能因帮外事务,给予帮内暗流可乘之机,是以暂且仿效陆行鸟埋首沙堆,对蒲帝纳妾一事儿不闻不问,方为上策。

然而,江湖争端未下眉头,帮内纷扰又上心头。最近镰锤帮在魔都的营生因瘟疫蔓延而陷入停摆,魔都堂主大强子顿时成为千夫所指,帮众知晓大强子只是听命行事,奈何帮规森严,怨怼帮主羽白可是死罪,是以均将矛头指向大强子。所幸在帮主贴身侍卫大白的整治下,少数谋逆者早被捆的严严实实,多数韭菜至多只能敲敲锅、喊喊声,一时半会成不了什么气候。麻烦的是羽白原有意将大强子升为大总管,这会被魔都的事一捣鼓,大强子在帮内声望直落,硬要提拔,只怕对帮里众长老、众兄弟不好交代。

且说回雄教侵扰戏班子这事儿,不仅各大门派看不惯蒲帝强抢民女行径,镰锤帮内也有异音,搅得羽白里外不是人,但出于两派世代交好,以及对蒲帝的倾慕之心,只得抱持「若己未有尴尬之感,尴尬乃归他人」的策略,继续装聋作哑。前岁镰锤帮方为创帮百年大肆举行庆典,羽白更自诩为历来最伟正光的帮主,声势如日中天,却在秋季耳蚀大会前夕卷入蒲帝纳妾风波,内部又因瘟疫横行而民心思变,若羽白为了个人私欲毁了镰锤帮百年基业,不仅对不住创帮以来耄子、矮凳等历任帮主,更将成为江湖一大笑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