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物件筆記|耳機

耳機的個人導向特質太強,在日常生活中有著拒絕社交、拒絕對談、拒絕溝通的隱藏宣言。
耳機創造了屬於個人的專屬空間,戴上耳機後就能與外界暫時隔絕,享受獨處的時光。(Photo by insung yoon on Unsplash)

耳機是個強烈個人導向的物件,耳機創造了屬於個人的專屬空間,戴上耳機後就能與外界暫時隔絕,享受獨處的時光。「我只想聽我想聽的、看我想看的,所以我會戴上耳機。」這是身旁的朋友使用耳機的想法。

然而,也因為耳機的個人導向特質太強,在許多日常生活的情境中,它也有著拒絕社交、拒絕對談、拒絕溝通的隱藏宣言。我曾在捷運站口看到一個推銷員搭訕一個戴耳機的學生,不過他們之間沒有停下來對談的時間,戴耳機的學生直接自顧自地走了;彷彿,路上的行人戴上了耳機之後便是自動掛上了請勿打擾的行動招牌:

我在自己的世界裡,請別跟我說話。

Photo by Omid Armin on Unsplash

2022 年秋末我換購了 iPhone 以及 AirPods Pro,這一筆不小的開銷著實讓我體驗到蘋果的強大魅力。最讓我驚艷的是 AirPods Pro 的降噪功能,阻隔外界的聲音同時也增強了 Podcast 的人聲,這讓愛好聽廣播節目的我而言簡直愛不釋手。另一個則是 AirPods Pro 的通透模式,你可以理解成監聽模式;換句話說,當你在通透模式下聽音樂時,耳機外部的麥克風同時也能讓你聽到外面的聲音(這整段真的不是業配)。

然而,也正因為 AirPods Pro 強大的個人空間塑造感,讓我每次拿下耳機後都會感受到某種無以名狀的失落感襲來;確切地說,那是一種將我從天堂打入人間的感受。

因為降噪模式下的精緻音樂,強烈地將我從吵雜的人流車聲抽離,我在一個移動式的環繞音響空間中沉浸自我,彷彿外面世界發生什麼事都與我無關。無線耳機對於聲音的編輯(降噪、通透)越是精良,反而會讓我對於現實世界的不可控制感到更加失望。戴上耳機的我搖身一變成周遭環境的聲音工程師,捷運行駛的磨軌聲在降噪模式下聽起來就是無害的流水聲;然而,拿下耳機後的我反而對隔壁桌老夫妻的鬥嘴無可奈何,無時無刻都讓用餐時的我感到刺耳、煩躁。

╴

Photo by Nidheesh Kavalan on Unsplash

有趣的是,AirPods Pro 的通透模式曾讓我和朋友起了爭執。

那時,剛下捷運的我仍舊戴著耳機和他對談,朋友見狀後對我戴著耳機感到不悅。我連帶解釋通透功能讓我可以聽到他的聲音(不然我怎麼能聽到他的抱怨呢?),不過,即使讓朋友親自戴上嘗試過後,他仍舊覺得戴上耳機跟別人對談很不是滋味。不過,他倒是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

「我知道你戴著耳機仍然聽得到,但是,有這個必要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