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物件筆記|電子菸

在我抽電子菸的兩個月裡,我發現了電子菸的物件設計其實大幅簡化了抽菸的腳本。
Photo by Bastien Hervé on Unsplash

國中的時候經不起朋友的慫恿,抽了人生的第一口菸,那個嗆鼻的味道十年過後我仍印象深刻。後來,我還是選擇戒菸了,畢竟不菸不酒的形象聽起來就能獲得社會善良風俗的標章。(當然,買菸的花費也是個因素)

前陣子,因緣際會之下我嘗試抽了電子菸。含在口中的第一口煙也讓我印象深刻,電子煙比紙菸滑順多了,而且嗆鼻感也沒有那麼重。濃濃的煙霧反而能創造另一種抽菸的迷幻形象,不僅攜帶方便也能作為模特拍照的物件。

不過,抽電子煙的過程也讓我觀察到,電子煙簡化了抽菸的腳本。電子煙無需燃燒,只會產生「蒸氣」亦無焦油及一氧化碳。再加上電子煙不會嗆鼻的味道,降低了抽菸的門檻。電子煙號稱可作為戒菸的過渡品,然而,它的功能及特性真的可以讓人這麼容易抽手嗎?

╴

Photo by Gage Walker on Unsplash

在我抽電子菸的兩個月裡,我發現了電子菸的物件設計其實大幅簡化了抽菸的腳本。

在傳統的紙菸腳本,會有裝著紙菸的盒子、紙菸本身,外加需要隨身攜帶的打火機(當然,也有可能是火柴),這三樣物品在這一套腳本中可說是必備品。接者,當我點燃紙菸時,還需要調整打火機的火侯,有時點著了紙菸後還會熄滅,而需要再次點燃(如果使用防風打火機則大概沒有這個顧慮)。最後,熄滅的紙菸剩下濾嘴,讓菸者需要找到垃圾桶丟棄,否則隨地亂丟菸蒂很有可能讓自己吃上罰單或是在爆料公社一夜成名。而這一套腳本甚至得在特定的場合(如:吸菸區)才能發生,紙菸並不是隨時隨地就能使用。

然而,在電子菸身上,上述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電子菸不需要盒子、不需要點燃、也無須考慮菸蒂的問題。電子菸本質上降低了在抽菸上的所有負擔,換句話說,電子菸的腳本反而更容易讓初生之犢的菸者進入。我認為更重要的是,電子菸燃燒所產生的是蒸氣,甚至可以讓菸者合理地在室內抽菸(我便是如此)而不會在房間產生餘留的菸味也不會驚動到可能吵醒整棟樓的火警。這個關鍵的設計讓電子菸有別於紙菸,反而讓抽菸變得沒有空間限制,從室外進入到室內,任何地方都能是我抽電子菸的場所。

╴

Zippo 打火機的外型

不過,說了這麼多電子菸的方便性,我個人還是喜歡紙菸的腳本;某種程度上來說,紙菸的腳本讓我產生儀式感,甚至還要搭配特定的打火機(如:以打火石以及燃油作為點燃機制的 Zippo 打火機)。

腳本的縮短也許不能減輕成癮的可能,然而,它卻不會讓我珍惜。需要投注時間、勞力成本的物件反而讓人印象深刻。如同,即使現在我已經不抽紙菸了,但是我仍舊會蒐集 Zippo 打火機,看著打火石劃過齒輪而產生轉瞬即逝的刺眼火花,彷彿讓我回到抽紙菸時的儀式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