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物件筆記|螢幕保護貼

我們似乎卻很少想到保護貼正是中介了我們與螢幕的連結。螢幕投射給我們的內容,全部都會經過保護貼的「詮釋」才會傳送至我們的眼睛。
Photo by Felipe Bustillo on Unsplash

「9H 鋼化玻璃螢幕保護貼」對於現在手機幾乎是另類人體器官的時代來說儼然已成為標配的周邊(大概就像是為你的器官保一層膜)。自 2007 年賈伯斯推出第一支智慧型手機以來,消費者對於手機螢幕保護貼的需求也隨之抬升。除了鋼化玻璃保護貼,市場上還有

藍寶石玻璃保護貼

防偷窺的保護貼

抗藍光或綠光的保護貼

液態膠製成的水凝膜

從這些保護貼的衍生商品,我們可以窺見,消費者對於手機螢幕保護貼已經不再只要求硬度夠高、抗摔性強。商人竭盡全力地推陳出新,為了滿足市面上各樣的保護貼需求,然而,我們似乎卻很少想到保護貼正是中介了我們與螢幕的連結。螢幕投射給我們的內容,全部都會經過保護貼的「詮釋」才會傳送至我們的眼睛。那麼,螢幕保護貼是個中立的守門人嗎?

╴

來源:柏拉圖《洞穴寓言》https://www.learning-mind.com/plato-allegory-of-the-cave/

我的手機有一陣子使用抗藍光的保護貼,俗稱護眼膜。保護貼內嵌了一層黃色的膜用以減少手機藍光,而保護膜的表面同時加入了摩砂的設計,因此在滑動時不會有卡卡的感覺。

我不是一個很常拿手機拍照的人,畢竟手機攝影經常不可避免地造成影像的拉伸(當然,某些情況下這可能是優點)。多數時候,我習慣用單眼相機拍照,光是拿起相機就能有種不可言喻的專業,即使我還沒按下快門。某次,因為採訪的需求,剛好手邊的相機早已沒電,只好用手機拍照。也在這次無意間發現,我的手機拍出來的影像會有強烈的散光感,導致照片裡的人看著有種佛祖顯靈的光環。自那之後,我便不再拿我的手機拍照了,別人想借我的手機拍攝也一概婉拒。

從這張照片可以看見我所描述的朦朧效果

幾個禮拜前,因為護眼膜上多了許多使用的刮痕,於是我決定更換貼膜。我換成 9H 鋼化玻璃螢幕保護貼,產品甚至還特別標明「高清」鋼化膜。我不太確定畫質是否有變高,不過至少沒有刮痕的表面看了令我賞心悅目。

某次,我不經意地開啟相機自拍,意外地發現之前的影像的散光、人像周圍的光環都消失了。拿起兩片保護膜比對一下,原來之前看到的「朦朧美」是因為護眼膜的摩砂設計(看來鋼化膜標示的高清也不算是真的騙人);如同我們透過毛玻璃看夜晚的街景也會呈現一股朦朧的美感。

這次意外的誤會彷彿讓我走了一遭柏拉圖的洞穴預言,透過保護膜之下的鏡頭看出去的世界都會經過護眼膜的摩砂中介,而我也對此不疑有他,假戲真做地相信自己的手機相機壞了。直到我換了「高清」保護膜之後我才離開充滿朦朧美的護眼膜洞穴,重回高清世界的懷抱。

╴

Photo by Cristina Zaragoza on Unsplash

我們所接收的世界經常是經過中介過後才傳送到眼中。當我戴著眼鏡,用貼著摩砂設計的保護貼的手機拍照,我的眼睛所接收到的世界至少經過了三個物件的中介:手機鏡頭、保護貼、眼鏡。這之中的每一層物件都有可能對外在世界動手腳,如同我的護眼膜真讓我以為手機壞了。

聽著很可怕嗎?

用不著擔心,也許有些人的確需要這些被中介的世界,那些追求朦朧美的使用者反而可以藉由摩砂設計的保護貼讓自己的世界永遠充滿模糊的光環。如同,有些人也會需要手機攝影的拉伸功能,借此拉長自己的身高,讓被攝者在照片裡能展現傲人的大長腿。

即使我們都知道那不是真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