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驚爆焦點〉| 一場與信仰的對賭

要不此生以英雄之姿離世,或者,看著自己在餘生成為個惡人。—〈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2008)
《驚爆焦點》(Spotlight)是一部2015年美國政治驚悚傳記劇情片,為湯姆.麥卡錫(Tom McCarthy)執導並與喬許.辛格(Josh Singer)共同編劇
要不此生以英雄之姿離世,或者,看著自己在餘生成為個惡人。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a villain.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2008)

《驚爆焦點》(Spotlight)是一部2015年美國政治驚悚傳記劇情片,為湯姆.麥卡錫(Tom McCarthy)執導並與喬許.辛格(Josh Singer)共同編劇。內容講述美國波士頓地區教會縱容、甚至默許牧師性侵孩童的醜聞,並由《波士頓環球報》焦點小組(Spotlight)的記者整理、採訪、並揭發長達數十年的教會性侵內幕。

看完電影以及報導的當下反而讓我連結近期另一起社會事件「徐州八孩」。該事件正名為「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是 2022 年 1 月左右於社群媒體上大量曝光的熱門話題,內容涉及婦女被虐待、人口販運案件。該事件發生於中國江蘇省徐州市豐縣歡口鎮。一位據稱生育八個孩子且精神恍惚的女子遭到囚禁的影片被傳播至各大網路平台,並隨著調查者對真相的揭露,該事件最終引發了巨大的輿論爭議。

這兩起重大的社會案件都展示了事件背後龐大的共犯結構,個體的惡行惡狀,事實上需要整個團體的遮蔽。而這兩起案件的相似之處也正好點出了權力不對等之下的受害者。前者是教會對平民(上對下),後者則是農村村民對外地女子(多對少)。不對等結構裡的受害者很難逃脫受害循環,經常需要外力介入才能協助被害者脫離困境。

╴

上對下的權力不對等關係

Photo by Karl Fredrickson on Unsplash

在西方的多數國家中,教會之餘人們就如同是神聖的存在,信仰是落實在生活中的習慣,因此上教堂禮拜、聽牧師講道皆為稀鬆平常之事;因此對於西方多數國家而言,生活就是信仰,信仰就是生活,兩者緊密交織的關聯無法輕易地分開。

在教會裡,牧師上對下地講道,平民則下對上地聆聽。在這裡,平民就遇到了教會當中的地位不對等;雖然每個人皆「平等地」受到教會的滋養以及庇護,但是教宗、牧師、樞機主教(教宗治理天主教會上主要的助手和顧問之職務,由教宗親自任命,是天主教會各級神職人員中僅次於教宗的職位)與其它教會裡的信徒有著截然不同的權力、不可被撼動的地位,而這樣的關係在教會的體系中嚴謹地運作了百年之久。

《驚爆焦點》裡長期性侵兒童的牧師,在波士頓天主教會裡都擁有一定的權力地位。受到侵犯的兒童家庭並非刻意容忍這樣的惡狀,而是在信仰生活之下,質疑這些下毒手的牧師,幾乎就是在質疑神的神聖性以及純潔性。信仰之下的認知失調,反而讓這些受害者無法當眾質疑教會容忍的惡行,最終選擇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方式避而不談。換言之,若是你主動揭發,這無疑是一場與信仰的對賭。

昭然若揭的性侵醜聞一旦罩上了信仰濾鏡,彷彿無法讓受害者真實地看見該行為對自己的影響。尤其牧師在孩童正逐漸養成對信仰的皈依時下毒手,恐怕只會讓孩童將其不舒服感合理化成信仰生活的一部分,如同每個受害被問及如何回應被性侵時的不舒服的回應:

「我以為那是因為他(傳教士)特別照顧我才這麼做的。」

╴

多對少的權力不對等關係

Photo by davide ragusa on Unsplash

生而為人,我們一生皆會受到他人的影響,透過融入和我們意見相符的同質團體,得以讓個體獲得團體歸屬感以及面對外界的勇氣。然而,人數的多寡便是團體生活的隱憂,人數較多的團體會不可避免地影響人數較少的團體,在多數決(majority rule, 亦稱多數統治)的社會中,成員人數較多的團體甚至可以影響輿論方向掌握發言權並擴散其影響力。

在徐州八孩的案例中,網路上的輿論紛紛指出中國長期以來待被解決的人口拐賣問題,以及類似的案件在鄉村地區如何層出不窮地持續發生。如此令人髮指的擄人行為跟常人所認為的世外桃源相差甚遠,然而,問題並不在於純樸的鄉村如何被渲染成淪喪的惡地,而是道德瑕疵的行為如何在人數的擴大下逐漸被漂白成可以做的事甚至應該做的事?

在傳播理論的範疇裡,有一個描述想法擴散的理論稱為「沉默螺旋」(spiral of silence),該理論主要的想法是:

如果人們認為自己的想法是群體中的少數者,他們將很有可能不願意表達自己的觀點;反之,如果人們覺得自己的看法與多數派一致,他們將會勇敢表達、回應。而媒體通常會關注多數派的觀點,輕視少數派的觀點。於是少數派的聲音越來越小,多數派的聲音越來越大,形成一種螺旋式上升的模式。(Elisabeth Noelle-Neumann, 1974)

事實上,一個高度連結的團體(如,農村、原始聚落、網路社團),行為或想法會擴散得極為迅速,最後將會吞沒與其相左的意見。徐州八孩的慘案也是跨散下的結果,一個本質上不被接受的道德瑕疵,感染了當地的農村人口的一定數量後,便無可挽回地被合理化成為可以做的事甚至應該做的事。若是農村中出現不認同甚至極力反對此行為的人(如,外地女子),只會遭受到被忽視的對待,甚至被禁聲;換言之,農村的多數派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輾壓外地的極少數。

當農村的個體意識到自己可以將行為的責任轉嫁到所屬的群體上時,每個團體成員彷彿都可以透過這樣的接力轉移自己的責任;然而,如此的想法根本任其責任打水漂而無法實質落地,最終讓成員該肩負的責任沉沒於該團體的深不見底的池子裡。


參考資料:

Michael Rezendes (2002). Church allowed abuse by priest for years. The Boston Glob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ostonglobe.com/news/special-reports/2002/01/06/church-allowed-abuse-priest-for-years/cSHfGkTIrAT25qKGvBuDNM/story.html

黎蝸藤(2022)。徐州八孩母親身份撲朔迷離,反而讓中國社會的表裡不一越來越清晰。取自: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2861

BBC. (2022)。中國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折射的社會與女性權益問題。取自: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60259500

瑩真律師(2022)。比徐州八孩事件驚悚!中國禁片掀毀三觀黑幕,人口拐賣竟成中共宣傳手法?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rVSkLdTeSs&ab_channel=瑩真律師

Elisabeth Noelle-Neumann (1974). piral of silence theory. Retrieved fro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piral_of_silenc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驚爆焦點 Spotlight 影評:我用真實,戳破你對調查記者的美好幻想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