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瘋癲.夢境.神曲 — 天才達利展》| 即使閉上雙眼依然清晰可見

達利曾表示自己是一個受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弗洛伊德的無意識理論(Unconsciousness Theory)影響的超現實主義者(Surréalisme)。
(來源:天才達利展臉書粉絲專頁)

前陣子抽空走訪了〈天才達利展〉,達利(Dali)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的名聲響譽國際,即使你沒有看過達利的畫作,相信你也曾經看過那一幅「融化的時鐘」。

《記憶的堅持》(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

此次展場所展出的121幅作品除了有達利為但丁的《神曲》所創作的一系列代表性畫作,也有許多可以互動的視錯覺(optics illusions)作品。事實上,如果再搭配每一幅的導覽時間,可能會花上半天的時間觀展呢!(我當天花了兩個半小時看展,並沒有申請解說)

達利曾表示自己是一個受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弗洛伊德的無意識理論(Unconsciousness Theory)影響的超現實主義者(Surréalisme)。興許是受到攝影術的逼近,二十世紀出現的畫派開始不以寫實為出發點;相反地,藝術家們開始向「內」探索,潛意識、無意識、夢境、幻想……都是往後的畫家十分愛用的元素。超現實主義畫派便是是一群浸淫於此的藝術家們,他們感興趣的是發現和展現無意識的心態,釋放想像、打破受宰制的現實並獲得自由,把現實觀念與潛抑的慾望、無意識和夢的經驗相糅合,以達到超現實的情景。


接下來跟大家分享我在展覽幾幅我很喜歡的視錯覺作品

此種繪畫的技法在視錯覺中經常能見到

該幅作品中背對觀者的裸女是達利的妻子卡拉,不僅是達利的謬思女神也是他創作的動力來源。雖然這幅畫作利用大塊的馬賽克繪製而成,但是遠遠地看(或是有近視者拿下眼鏡欣賞)竟然可以發現這也是已故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肖像;事實上,左圖中下偏左的位置有一張黑白圖片就已經隱晦地透露這幅畫的另一個詮釋了。

該幅畫作為達利為妻子所繪的作品

類似的作品也能在電腦上達成:


╴

展區內有另一組鏡像成畫的展區,這也是我個人酷愛的創作

看似雞母蟲的形象在鏡子的成像上則看起來像骷髏頭

此展區的作品不禁讓我想到美國藝術評論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中的名言:

「觀看先於語言」

伯格在書中表示

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己置身於周遭世界當中;我們用言語解釋這個世界,但言語永遠無法還原這個事實:世界包圍著我們。我們看到的世界與我們知道的世界,兩者間的關係從未確定。我們的知識和信仰會影響我們觀看事物的方式。當我們能夠觀看之後,我們很快就察覺到我們也可以被觀看。當影像以藝術作品的方式呈現時,我們觀看它的方式,就會受到我們所學習的一整套藝術看法的影響。

在視錯覺的展區內,達利挑戰的都是傳統畫派對於畫作的觀看角度。傳統的繪畫也許只能跟觀者建立平視的關係,然而,遨遊在夢境的達利創造了平視、俯視、仰視、斜視、甚至必須得要透過夢境的中介才能看到的圖像。鏡像畫的展區給了觀者一個觀看的挑戰:

作者想傳達的究竟是畫紙上的符號還是鏡子裡的成像?又或者,兩者皆是?抑或,兩者皆非?

一開始發現鏡子與畫紙上不同的成像實我倍感驚訝,不愧是譽為藝術天才,竟能創造如此富有批判味道的畫作;然而,觀看愈久也讓我在心中萌生一個矛盾的想法「這究竟是畫家的精心設計,還是純粹只是畫家對所有的觀者開了一個玩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