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

我不會講,我會寫

Story 1

發布於
拉上床簾,雖然永遠無法隔絕聲音,但也算是一個私密的空間,同時也是一副棺木,三姐妹在裡面孤獨又緩慢地死去。

在阿澄十二歲的某一天,下午兩點的陽光,粉紅色的門板,粉紅色的地磚,風扇摩打的低頻聲,組成一個粉紅色的盒子,把她緊緊地包覆著。

一開始是下腹若隱若現的疼痛,然後痛感像海浪一樣來襲來,有些溫熱的液體從她的下身流出。她不顧體育課上正舉行的如火如荼的排球賽,衝進洗手間。她一低頭,就看到一滴水藍色液體已落在她的白色內褲上,形成一個淡藍色的水印,和衛生巾廣告裡的經血一樣。

阿媽話,妳已經大個喇,妳而家係一個女人。

阿澄知道經血沒可能是藍色的,但若告訴身邊人,也沒有人會相信。

阿澄有兩個姐姐,大姐廿四,二姐十八,三姐妹從未有人「開齋」。大姐和二姐都是女校出身,大姐去了唸護校,二姐讀文科,身邊全是同性。

大姐從小學便開始就返教會,誠心篤信神的話語,平日沉默寡言,只對教友熱情。二姐性格外向活潑,忙於上莊、聚會、搞活動,每個週末總會有節目。


阿澄記得那一年的身體檢查和往年的有點不同。

度高磅重、視力、聽力測試。視覺神經:正常,沒有色弱;視力:輕微近視。一切正常。然後入房見醫生,是年輕的男醫生。一切正常。先拉下校裙拉鏈,檢查心跳,一切正常。彎腰檢查脊骨,嗱,阿妹呢節骨彎咗少少。一切正常。醫生吩咐阿澄躺在床上,以熟練的姿態隔著內衣按壓她的腹部,阿妹有冇覺得邊度痛?有就出聲。一切正常。阿媽媽,而家我會伸入去按下阿妹個胸,檢查下發育情況。阿澄還未意識過來,戴著橡膠手套的手就已伸進內衣裡捏著她稍稍隆起的乳房。一切正常。媽媽,阿妹啱啱開始發育喎,按落去有少少硬硬地,你可以摸下。一切正常。阿媽伸手入內衣,摸阿澄另一邊乳房,係呀,佢前排啱啱嚟咗大姨媽。一切正常。咁依家就要檢查下生殖系統。醫生以熟練的姿態把阿澄的校裙掀起,把內褲褪到膝蓋。一切正常。醫生彎腰低頭去細看阿澄的陰部。一切正常。醫生的手掌覆蓋了她的整個陰部,稍微按壓。一切正常。阿妹有冇覺得邊度痛?一切正常。佢仲未出毛毛,大概一兩年後就會出喇。一切正常。醫生的手指自然地、輕柔地,在陰道陰蒂之間來回幾下,一切正常,然後手指以舞者般的優雅姿態,回到了白袍的口袋裡。阿媽覺得一切正常。護士覺得一切正常。阿澄也覺得一切正常。

阿澄本來想問醫生有關經血的問題,但她現在不想,不想說話,不想留在房裡。那日晚上,她花了很多時間留在浴室,以浴綿用力地刷洗身體,直到全身發紅,直到大姐不停拍門為止。自此,她再也沒去過身體檢查。

阿澄間中會失眠,她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她在家裡唯一的私人空間,就是碌架床上格狹小的長方形。兩個姐姐睡在另一張碌架床,父母睡在唯一的房間。自阿澄有記憶以來,客廳從來是三人共享的。拉上床簾,雖然永遠無法隔絕聲音,但也算是一個私密的空間,同時也是一副棺木,三姐妹在裡面孤獨又緩慢地死去。

阿澄從未向姐姐們提過自己藍色的經血,只會說身體好像有點異常,請她們幫忙看一眼。她試過叫大姐來廁所看她的藍色衛生巾,大姐毫不猶疑就拒絕了。每次二姐發現她拿著衛生巾到廁所,總會大聲嘲弄:「哇!有人嚟M呀!」

在母親和姐姐眼中,嚟M很羞家。阿澄無論問甚麼問題,大家都一律回答「大個就自然識喇」、「人仔細細咪諗呢啲嘢」。阿澄瞪著天花板,在長方形的格子裡發呆,簾外偶爾傳來姐姐們翻身的聲音。


阿澄已經廿歲了,她外表就和普通女生一樣,但她有一個不影響生活,但令人稍微有點困擾的小病。她的生日禮物是一個防狼警報器,除了洗澡,她從不觸碰自己。

阿澄有兩個姐姐,大姐三十二,二姐廿四,三姐妹從未有人「開齋」。大姐和二姐都是女校出身,大姐去了當護士,二姐在小公司當文職,身邊全是同性。大姐早已受浸,整個週末都在教會渡過:去崇拜、教主日學、聽見証、聽講道、唱聖詩、返團契……她除了教會活動外,生活中幾乎沒有任何娛樂。她不會把信仰帶進家裡,不會作飯前禱告,也不會帶家人返教會,她似乎有意將家庭和信仰割裂。二姐偶然會在朋友家過夜,阿澄也認識二姐的朋友,有一個友誼特別深厚的女生,是二姐中學時期的摯友。

有一個夏天,阿澄半夜口渴難耐,爬下床去廚房斟水,耳畔隨來幽幽的啜泣聲。在大口仔床簾後暗自垂淚的,不知道是在醫院加班後回來的大姐,還是提早回家的二姐。


Google 搜尋

「thisav」Enter。

ThisAV.com-世界第一中文成人娛樂網站。

一個個赤條條的肉體在螢幕上扭動,喇叭傳出一聲嬌嗔。阿澄嚇得差點叫出聲來,馬上關掉聲音,把瀏覽器縮至最小。床簾後的二姐似乎轉了過身來,又迷糊地入睡了,大姐一早就出門去教會崇拜。睡房傳出低沉的鼾聲,剛才的事並沒有驚動任何人。這是一個寧靜的週六早晨。

在小學電腦課上,總有人在自由時間中偷上pk.com,男生在螢幕後探出頭來,叫無知的女生去上pk.com,有很多game,大家都有上。女生按下Enter,螢幕滿滿一片肉色的,嚇得大叫,男生笑得人仰馬翻,旁邊的人都好奇得扭過頭來。女生連忙按下右上角的紅交叉,在眼角餘光中偷看外國女人碩大的乳房和大得誇張的陰莖。

阿澄慬慎地張望,再繼續剛才被迫中止的事。她有點急躁地掃視面前的一片肉海,一個個面容扭曲的女生,一個個劇烈撞擊的肉體……終於找一個演員似乎長得比較好看的截圖。

三分鐘後,阿澄抑制不了強烈的反胃感。她關掉了網頁,爬回上格床。她無法理解為什麼性愛對大部分人來說這麼吸引,為什麼會被異物入侵會有快感。最近父親和母親在大家面前接吻了,阿澄立即有噁心的感覺。


這是一個寧靜的週六早晨,大姐回家了,有點奇怪,平常的星期六她總會到晚上才回家。

這是一個寧靜的週日午夜,阿澄突然被一聲又一聲哀叫驚醒。她拉開床簾,看見母親和二姐圍在大姐的下格床邊,父親好像還在睡。大姐整張臉都是汗,深黑色的頭髮粘在臉上,看不清她的表情,嘴巴像一個漆黑的洞,發出淒慘的叫聲,帶有回音。母親和二姐設法把她扶起來,一陣鮮血的腥味突然襲來,阿澄看到大姐整個褲檔都是血,深紅色的,深得像一片黑。

阿澄意識到,有些事情發生了,但好像隔了一塊半透明的玻璃,有些不能掌握的不能被全盤理解的事。下腹傳來若隱若現的疼痛,然後痛感像海浪一樣來襲來,有些溫熱的液體從她的下身流出。她拉開褲頭,伸手進內褲裡,指頭感受到濕暖的液體,包覆著整個陰部。她抽出手指,指尖傳來濃烈的鐵鏽味,血不是水藍色的。阿澄的白色內褲,像大姐的褲檔一樣,染成了深紅色的,深得像一片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