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晴

寫小說,在這裡聊寫小說的事。 一次元魔女很少回去的定居處:http://1d-sorceress.weebly.com 最常打掃的樹洞:https://www.plurk.com/xAzure

我的 happy end

  宣傳《沉溺食人魚缸的愛》時,我自封為「HE 小天后」,後來我回頭看自己寫的《世界上唯一且孤獨的魔法少女》,看到當初跟朋友聊「好結局」這件事,便想來好好聊聊自己對這件事的想法。

  《沉溺食人魚缸的愛》即使對我而言也是數一數二的好結局,《世界上唯一且孤獨的魔法少女》則是前所未有的絕望結局,對我來說,好與壞的差別就是「希望」這件事,如果主角對未來保有希望,就是好結局,如果主角死了,但對人生感到完滿,也算是好結局,畢竟人皆有一死,死亡本身並不是悲劇。

  

  《世界上唯一且孤獨的魔法少女》之所以是悲劇,因為消逝的魔法少女們皆抱遺憾,存留的魔法少女無能為力,我很少寫這樣的結局,本質上,我對世界一直懷抱希望。


  不過許多受好評的「深度」作,往往都是悲劇結局,老實說,悲劇比喜劇好寫,悲慘的際遇自然能催動讀者情緒,留下深刻的印象,因為世界充滿缺憾,美好結局要說服讀者更為困難,但也因此,排除萬難的美好結局更能彰顯「希望」的本質。

  懷抱希望並不是容易的事,因此我欣賞能夠讓人對真實世界懷抱希望的故事,希望是因為結局的美好來自人性的必然,如果美好結局來自機械神式的奇蹟,那麼也沒有希望可言。

  舉例的話,我會用《Fate/stay night》櫻路線的其中一個結局「春天來臨」——也是我寫二創小說〈櫻色的幸福〉所承襲的結局,據作者奈須蘑菇本人所說,這是把所有可能性發揮到極致達成的奇蹟,因為這些可能性是故事途中眾人的犧牲、經驗所換來的,所以在我心中是最「完全」的結局。

Fate/Stay Night 遊戲畫面

  事實上,除了機械神式的 HE,這世界上的故事也不乏機械神式的 BE,當我想要從自己的作品中找範例時,也找到許多刻意的阻礙,雖然最後還是好結局就是。


  我想,能寫出希望的前提,應該是作者心中也相信希望吧?寫出自己相信的東西,自然就會有同樣想法的人共鳴,比起思考所謂「HE」比較好或「BE」比較好,還是老老實實寫出你的「true end」,更能發揮屬於這個故事的本質,不知道我這個想法本身,是不是也充滿著對世界的希望呢?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