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

无事乱翻书

香港问题讨论的前提

昨晚我就笑自己,这次真得像在操皇帝的心了。为啥这样说呢?你想如果我能确证中央是不是出手、出手是不是会找人传话、找的这个传话人会不会是陶杰,那我不就是个绝对牛逼的人,能掌握这么机密的事。我们就是在坐而论道,凭的感觉,来做的一些假设,有些假设的共认必须是我们辩论的前提。比如陶杰这里,我就一再说是因为感觉他在两边的人设不错。我前两天就感觉在这场辩论中,非常有必要厘定些前提,这些前提是辩论双方必须先确认是否承认的,只有先承认了,辩论才好进行下去。我想到了3点。

1.中央政府是否会让步妥协,给香港真双普选?我的回答:否,可能性为零。

2.是否认为香港人应该不顾一切后果、采取一切手段(也就是丧失现在已有的自由和司法独立)去争取真双普选?我的回答:否,不应该。而且无论采取什么手段,现阶段也肯定实现不了。

3.美国因素是否会有效影响到中央不会对香港出手?这个因素包括贸易战、美国的手段、决心之类的。我的回答:除非贸易协议谈成,双方觉得还是应该保持合作关系,那会影响中央政府决定如何对待香港。但是不妙在,我觉得大选后,中美关系会进一步恶化。

第1和第3,并不必然挂勾,意思就是中央不妥协,即使和美国关系恶化,并不表示中央必定出手,这里要看香港自身局势怎么发展。

我说我们要先厘定前提,因为我不确定你在这几条的看法是否和我一样,比如对第2条你回答或许是应该,万众一心、不惜一切的采取激烈方式就是可以达到目标。我们要把应当和能否实现区分开,比如你的目标可能一万个正确正当,但是一万个不可能实现,那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下别的选择,以免丧失已有的?这又回到了上面的1、2,你的回答可能是:为了这个目标,我就愿意丧失已有的。

关于勇武派会不会可能像爱尔兰共和军那样。这次我可以引梁文道和陶杰的话来说明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担心的。梁文道立场上那篇《再硬下去是反恐?》的最后:“我擔心日後會出現一些非常極端的小股力量,策劃出一些更加誇張的行動,甚至跡近恐怖襲擊。如果不幸真到了那一步,那麼中央就能直接把整件事情的性質提昇到恐怖主義,從反港獨變成反恐,就像當年新疆「75事件」之後的情況。”

昨天发的陶杰那篇对香港2020预测的最后,看第4条:“以上香港事件簿預測,僅是最低保守消費。因為:

1,尚未計算外圍美中貿易談判與冷戰格局的變化和惡化。

2,未計算美國在台海介入後的協同效應。

3,未計算香港經濟未來之衰敗走勢、失業人數增加等影響。

4,未計算在此期間任何街頭勇武衝突引來的警察暴力,令氣氛的惡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