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

无事乱翻书

香港运动中的革命难题

1。是否搏命。前面已经说过警察和抗议者之间是暴力游戏,不是搏命。抗议者自身或者同情者都不应该把抗议行动正当化或期许为一种搏命行动。因为这在一种相当紧张的气氛下会引诱危险。比如我假设的那种怀抱炸药去和警察搏命的年轻人,这完全可能。除非你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是想如此说,比如当年的“流血说”。

2。运动的反对者指责的最多理由就是抗议者的胁迫和自私。如果说街头砸人算是偶发,砸食肆则是抗议者明确采取的策略,这在连等论坛随处可见。黄店帮衬、蓝店装修。这个手段实际对抗议者的追求民主自由的说法起到了拆台作用,因为它是如此明显的自我矛盾。有辩护者说不是无差别的砸店,而谁为黄店谁为蓝店完全由抗议者说了算,关键就是这和具体的警察滥暴行为完全没有关系,我可能只不过表达了我不同看法。抗议者的逻辑则是表示撑警就是支持警察滥暴,该砸!。在此恐惧气氛下,演变的情况就是,黄丝来了挂黄旗,蓝丝来了挂蓝旗,我插,黄丝蓝丝一起来了,这下两边不是人。看到连登上就有人揭露某家店不是真正的黄店,因为看到店主和警察有说有笑(原文懒得找了。大概这意思)。这里不说平等自由不存在,就连揽炒都不算。因为这明显是让黄店继续、蓝店倒闭。

3.抗议者碰到了最常见的革命难题,当相当部分的民众不愿和自己一起革命,革命者总是采取暴力强迫手段来逼迫民众一起革命。这可以说是这场运动中最大的失败,本来明显弱势的一方结果被外界慢慢视为施暴者,这个外界一开始不乏它的支持者和同情者,特别是对它最密切关注的大陆民众这边。抗议者为什么要采取胁迫手段?因为他对民众是否跟自己走下去总是没信心,表面上说是大规模的和平诉求得不到政府任何回应,实际内心的隐忧则是和平运动的无法持续,民众不会总是跟上来,因此只好采取揽炒的胁迫手段把他们绑上自己的战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