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 articlesIn total 2149 words

香港问题讨论的前提

阿木

昨晚我就笑自己,这次真得像在操皇帝的心了。为啥这样说呢?你想如果我能确证中央是不是出手、出手是不是会找人传话、找的这个传话人会不会是陶杰,那我不就是个绝对牛逼的人,能掌握这么机密的事。我们就是在坐而论道,凭的感觉,来做的一些假设,有些假设的共认必须是我们辩论的前提。

香港抗议活动的游戏规则

阿木

1.游戏规则 警察和抗议者默契遵守的游戏规则。我不开枪,你不抢枪。燃烧瓶已经过界,对警察生命构成危险。2.两种暴力 街头对抗是警察和抗议者之间暴力游戏,抗议者表现自己抗议的立场,警察展现了自己应尽的职责。按第1条,这个暴力游戏实际是有游戏规则的,双方要遵守。

香港运动中的革命难题

阿木

1。是否搏命。前面已经说过警察和抗议者之间是暴力游戏,不是搏命。抗议者自身或者同情者都不应该把抗议行动正当化或期许为一种搏命行动。因为这在一种相当紧张的气氛下会引诱危险。比如我假设的那种怀抱炸药去和警察搏命的年轻人,这完全可能。除非你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是想如此说,比如当年的“流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