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boy

哪里有西北风可以喝?

我的2019年度问卷

發布於

虽然已经是新年第三天,但填写这个问卷应该也不算晚。回想过去几年也写过很多文字,零散地写,频繁地换工具,很多心情和想法都成了废纸团,被自己要么丢在互联网上,要么存在本地文件夹里,再也不看。于是每到新年这种节点,需要收拾、总结自己时,都好像在面对一摊乱糟糟的文件,时间越久越理不清头绪,也越懒得打理。

谁让我只有「三分钟热度」呢?至少19年以前都是的。大脑太容易被挫败感占据,所以没有长久地热爱过什么。害怕来自任何人的评价,也永远畏缩着不敢做事,所以一边「曳尾于涂中」,一边拒绝迈出泥潭。虽然以前隐约有所察觉,但我也是在最近才开始承认,这些的确都是自己性格的一部分。

接纳自己的诸多失败,然后就能分清真实生活和内心的愿望。理性能带来勇气,这让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做的事有很多。改变不是瞬时的,人世间少有马跃檀溪那样的事,不过年底之前开了这么个头,总会给未来增添很多期待。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对自己来说,除了心境上的重大变化,最意想不到的事应该是发现 Matters 和上一份实习工作。两件事对自己的改变,总结起来是一样的:认识了很多作者,见识了很多观点,自己的阅读偏好也受到了影响。

說一件在2019年讓你覺得最無能為力的事。你有沒有試圖改變它?如果改變不了,你是如何與它相處?

由香港引出的一系列事情。对于香港的事,我最初只是感到惊讶、感动,随后事态变得严峻,高墙越筑越陡峭。在墙的一边,尝试弥合分歧的人被「杀死」,解释陈述都成了罪过;在另一边貌似也是偏见才能引发更大的呼声。交流几乎变得不可能了,更别说理解包容。香港不是孤例,面对莫雷、华为、南方公园等等事件,在我生活的这里,所有不同的声音统统都在瞬间被掀翻,取而代之的是不容置喙的「官方论调」。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很多局限,世界上的常识也不止一种,但一个超级庞大的团体不允许另一种常识存在,这简直不可理喻。由此而来,随着19年接近尾声,我发觉让身边过着简单生活、下意识拥护集体领袖的亲友们试着去了解「另一种」文化是那么的难。也是在一次做梦——梦到自己在九龙空无一人的街上,听着《东方之珠》嚎啕大哭——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弱小。无能为力。大概今后的裂隙也会越来越大吧。文明大陆也要开始板块漂移了。

在2019年,獲得了什麼讓你最有力量感?

学会的每一道菜、记住的每一个定式、读过的每一本书、游戏里结识的坚韧学者、漫画里瘸腿的骑手……它们都让我体会到了极大的真实感。它们已经在我脑海中,会在需要的时候给我鼓舞,带给我力量。

描述今年遇到的一個让你想起就感到温暖的人?

两三个神交的朋友,其中最早的十来年前就认识了。我们会偶尔互寄几本喜欢的书,但翻翻手机,今年最多也只聊了三次。这种交情保持了很久,但每每想起她们都会感到温暖。

有沒有什麼時刻讓你意識到時間消逝,你會不會對此感到慌張?

下半年准备考研究生,复习数学时总能想起高中的事,掐指一算毕业已经七年多。可惜过了这么久,当初学到好多的知识都忘了。倒是家人催促结婚的频率变高,让我觉得时间消逝,可以肆意挥霍的日子过去了。不会感到慌张,因为觉得自己还会活很久。

2019又被稱為割席年」,在这一年,與朋友、親人、愛人保持親密,对你来说,是更容易还是更困难了?

即便有上面提到让自己觉得无能为力的事存在,也没有和亲友们生疏分离。或许因为已经颇有心得,处理和亲人朋友们的关系时,总会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既可以相互温暖也不会过分打扰。地理上距离大部分自己在乎的人都不是很远,也算是很幸运的事。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体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今年某天突然垂涎健美的肉体,觉得自己也应该向希腊人看齐,于是开始锻炼,而且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比往年坚持的时间都要长。应该也会越来越长。

你喜愛你現在所在的城市嗎?你會如何描述你和她的關係?

到不了喜爱的地步,不过也在下意识和她培养感情。遗憾的是有了女朋友之后变得更懒,不像前几年一样饶着北京城乱转了。仍然心存侥幸,期盼着能在这里多找到几家钟意的饭馆。

過去一年,你能說出一個被他人改變的觀點嗎?

受女朋友的影响,对待很多事都更温柔了,开始习惯地和他人共情。也间接地开始接触更多脑科学、心理、社会、政治学等等的知识。感谢她。

請填空:2019,__ matters

2019,理性 matters

最後,能否分享你在 2019 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或最大的一個腦洞?

19年最常听的是舞曲《Boléro》,它能让我冷静,也能陪伴我洗完一次澡。读过印象最深的书是李大同的《冰点故事》,这本书应该也是我19年最大的收获之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