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叶纷纷

无。

第18周 房,咖啡和录播客

日复一日。

2022.04.25

晚上去看了房。

很漂亮的小房子,刚装修好,离学校也近。非常让人心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盘算,又觉得不是滋味。什么是我想要的,什么是我该要的,什么样的决定能够不后悔。屡屡如此,没有定论。归因到穷也可,倒不是负担不起,但生活质量会断崖下降。精神压力也承受不来。

妄念很多,既要又要总是难以达成平衡。


2022.04.26

圆圆的作息是早五晚十。

醒来就疯狂在屋里练体操,试图第一时间唤醒铲屎官。我翻个身的功夫,它就来到了跳跃运动。但没有上床。前天想上来,被我薅下去,可能受到了些惊吓,这两天对床的渴望也慢慢退却了。我迷迷糊糊,开灯给它拿兔粮,定睛一看吓到灵魂崩溃:它怎么只能竖起一只耳朵了!

就很绝望。

查资料。可能是因为垂耳基因(圆圆爸爸是一只漂亮的棕色垂耳),也可能是宝宝时期就爱这样,最麻烦的是生病了。我凑近,闻闻它的耳朵,看上去毛发光滑。兔友友也说有过类似的情况,稍微放下心来。第二天早上五点,它依然活蹦乱跳。

于是我的作息也变成了早五晚十。


2022.04.27

晚上去超市,继续给圆圆买东西。再次忘记给自己买食物。

整个人像在云里雾里。不知道眼前所关切的出于寄托还是责任,全身心都在戒备着未知的兵荒马乱。把自己倒是放下了。也不是懒得吃喝,就是单纯会忘记。周日的时候和朋友聊到routine,大概说的眼前这种不着调的尴尬吧。

悲从中来。为了安慰自己,就快乐地吃了顿麦当劳。

吃的时候还有些心虚,毕竟圆圆被我关在笼子里,一个人在家,惨兮兮。


2022.04.28

对话性质、非采访性质的播客,录起来其实蛮辛苦。

不必达成共识,有分歧反而更好,但主要是对话的模式和频道有点儿沟通不来。或者说想深入一点高度概括时,需要相近的知识储备和光谱,不然太难良好地沟通下去。其实已经是我非常欣赏也聊得来的一个朋友了,略略磕绊地录完博客后,我们吃饭的时候甚至愉快地聊了聊《成瘾剂量》。

还有spotlight。

这大概是近五年来第一次有朋友主动跟我提起这部电影,which is literally我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


2022.04.29

偷偷减掉了一节课。

感觉十分百分千万分快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22第17周 确诊,复活节和兔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