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叶纷纷

无。

2022第17周 确诊,复活节和兔

如何想象自我。

2022.04.18

是复活节。

前一天晚上接了小兔回家。

理论上讲是确诊的第七天了,带着、口罩正常出门就好。但因为见的是中国人,总担心人言可畏,外事传千里。恍惚间想到,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群里一片恐慌,大抵有种世界末日的天真妄想。我们几个还凑到一起,聊了聊如果真的没有食物,那要怎么办。

小兔子叫圆圆。M家的小兔子Kyo是哥哥。不懂兔子之间的信息素如何交流,它俩像模像样嗅了一会儿,对彼此兴趣不大,各自吃草吃粮。晚上我被吵醒,睁眼一看,发现Kyo正在试图对圆圆做一些不可名状的事情。

明明是嫡亲兄弟。


2022.04.19

乏善可陈。

晚上依然是四节课,略疲惫。和周六一样,想着要不要减少一点课程。上完课之后,又感觉发挥得很好,“我又可以了”。


2022.04.20

在微博和小红书蹲了两天兔子话题后,社交饥渴症发作,各种评论回复,甚至组了一个微信群。这几天在群里晒着兔子,天南地北聊一聊,别是一番趣味。

但内心好像在抗拒邀请M入群。影影绰绰中,发觉自我整合能力实在太差。在不同人面前不同环境下的人格,相差未免过大。以至于当不同群体有混合的倾向时,就只想退却。


2022.04.21

又是认真摸鱼的一天。

另外一个校区在市中心,从这边过去要一个小时。

我在电车上发呆,看着窗外从寂寥到喧嚣。


2022.04.22

一个喜欢的姐姐YN过来问我课程。

多少有点心酸。三年前给她家小朋友上过课,但是小朋友并不喜欢。我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总是这样,把很多婉拒都放大成自己不配得到喜欢。


2022.04.23

一天的课,从早到晚。

没有带钥匙,幸好外面那扇门是能关上的。拜托M和XY,第二天早上去了学校,不要张扬。不告诉其他人的原因也很简单,你只能得到苛责和质问时那就无从可期了。



2022.04.24

极其忙碌的周日。

早上去给D买药,她应该是确诊了,但不太愿意去做核酸。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刚刚确诊完,抗体应该十分充足。且实在没什么大不了,咳嗽两天也就好了。


中午和K吃饭。

K真是一个有趣且天马行空的小姑娘。入秋后就要去美国读书,读完还是想回欧陆。聊到社交,K讲她一般不吃饭,吃饭就要和朋友一起,推进社交关系。我不太能想象这种被包裹的状态,于我可能更多是桎梏一般的凝视。


晚上和M去一家中餐馆蹭饭。

又想去,又不好意思去。在车站等车的时候,聊了聊我们平时厚着脸皮去吃饭的地方。一方面可能心里确实因为此种“被接纳”而沾沾自喜,另一方面也总想出自己的价值或者付出上找到一些不至于人格低劣到爱占小便宜的证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