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隅

理论和实践中的壁障必须被打破, 思维和社会的夹角应当被敞开, 久居黑暗的角落需要被烛照—— 在行动中扬弃异化, 这就是无隅的意义!

肖战:社会的饭圈思维与疯狂的饭圈

作者:WTY

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从未真实存在过的主体成为某种崇拜的对象早已不是一件值得稀奇或者惊讶的事情了。

从多神教,一神教,直到现代的资本主义文化工业的偶像工业,作为主体的被崇拜者的缺席已经是一种被默认的甚至是被规定的。在一神教中对于偶像崇拜的规定,即是要毁灭实在的,在场的神,割裂人与神之间的一切纽带,从而能更好的维持神作为神与人的差异性,建立的幻想世界与人的世界的二分。 

如果说宗教对人的迫害,仅仅是以一种天国的形式存在于尘世中,是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里提到的, 

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产生了宗教,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因为它们就是颠倒的世界。宗教是这个世界的总理论,是它的包罗万象的纲要,它的具有通俗形式的逻辑,它的唯灵论的荣誉问题[point d’honneur],它的狂热,它的道德约束,它的庄严补充,它借以求得慰藉和辩护的总根据。宗教是人的本质在幻想中的实现,因为人的本质不具有真正的现实性。

对于宗教的文化批判,只需要将宗教的彼岸性揭露出来,将宗教的幻想彻底的从人的实践活动的历程中剥离出去,那么作为人民鸦片的宗教的基础就会不攻自破了。

 

资本主义文化工业的运作模式显然要较宗教更为高明,因为所谓被崇拜者的主体貌似是出场了的,是存在着的,存在于电视机里,存在于微博的热搜中,存在于综艺节目里,存在于综艺节目中,他们互动着,他们好像是在每个观众的身边。但实际上,他们不存在。

他们是一种景观。

宗教,资本主义是对人的颠倒,而偶像工业所产出的景观是对人的二次颠倒。

但这些我们都已清楚的理论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肖战作为肖战的特殊性的。肖战作为一个符号在今天,甚至可以说是一场社会的群众运动的代称,这种影响力,是他的“前辈”们,exo,tfboys所不具备的,虽然后者也在一定的时期的激起了其他社会群体的愤怒。但肖战及肖战粉丝,战斗力远超他们的前辈,同人圈,电竞圈,甚至在恶心人的层面上,已经进入了线下,以至于出现老师用两节课时间鼓励学生携全家粉肖战。我认为这是一种公众思维的问题。

 

不是饭圈制造饭圈思维,而是社会广泛的饭圈思维制造了更为疯狂的饭圈。

饭圈思维,即盲目的偶像崇拜。被客体化的粉丝,基于对主体——偶像——的“爱”,和对其“美”的情感冲动,来维持这种不平等的崇拜与被崇拜关系。而全社会饭圈思维的体现最好的表现即是“战狼”现象:我们爱国情怀的激发,不是基于一种经过思维的理性认识然后再通过情感表达的,而是通过吴京在非洲拿着ak打雇佣军,看着中国军舰接侨民,然后大口大口喝茅台中形成的。在观众的印象中,中国不是人民共和国,不是革命先辈们用鲜血建立的,为人民服务的,而是那个可以在全球展现力量,拿着ak突突的猛男,是大军舰。爱国,究其本质,是一种建立在对故土的情感和对民族文化与历史的理解上的热爱。而当爱国成为了爱军舰,爱猛男,爱ak突突突的一种中介符号的时候,那爱国本身的深厚情感与概念必被军舰猛男的感官冲击所溶解,变成一种庸俗的冲动,那么作为外在表现的爱国行为,也必然会是对稍有异议者报以nmsl的爱国的行为。

利用这种思维营销也好,鼓动也好,见效快,成果好,副作用极大,甚至个别宣传部门也是因为只看到了“饭圈思维”的短期效益而选择了以这种方式宣传,但在饭圈思维下,消亡的必是作为一个社会中的个体的思考能力,而当这种普遍的思维失能达到顶峰的时候,作为群体性崇拜思维下的这种高度集权的小组织的出现既是一种肯定的表现,又是一种危机的信号。

在这一连串的闹剧中,肖战是否有错也许仍旧是一个问题,但肖战本人是一个配角,他能做的也许只是呼吁不要去做,发一个冠冕堂皇的声明,甚至他已经去做了(如下方肖战微博的截图),呼吁不要应援,要粉丝好好生活。但这一切毫无意义:肖战本人也只是在资本主义体系下,被制造的偶像崇拜活动中的一个环节,他作为一个中介物,资本和粉丝的中介物,粉丝和幻想的中介物,他本身是极端无力的。从根本上讲,是资本构筑了这个偶像崇拜的活动。所以,要想真正把肖战粉从肖战的疯狂崇拜中解放出来,必须要打击这种余毒不浅的营销模式。

 

全国人大小组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在发言中重点提到“饭圈文化”,建议对娱乐界的不良风气进行整顿,引导演艺明星成为“正能量偶像”,担负起引导未成年人主流价值观的社会责任。这个提议接近要害,但仍未切中要害。若要整治饭圈文化,我们要涤荡的是全社会的思维模式,和有意输出引导他人进入这种模式的人

被崇敬者之所以值得被崇敬,是因为他们正面的思想内涵和对全社会的模范带头作用,而不仅仅是因为外表中有符合主流审美的因素。另外,对于偶像崇拜的模式一定要审慎地加以利用:我们不能只是因为短时间可以展示出一个看似不错的效果,就用这种近乎无脑的办法开始宣传;尤其是像“阿中哥哥”这种思路,就更不应该受到提倡——这种思路的尽头是法西斯式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整个国家的非理性。演一场“江山娇”“红旗漫”的闹剧,只能适得其反。

 而对于我们而言,能做的唯有清醒了。

 “全部社会生活本质上是实践的。”






关于肖战粉丝与AO3事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