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歡
合歡

「凡見此花者,無不解慍成歡,破涕為笑, 是萱草可以不樹,而合歡則不可不栽。」 ─ 清 ‧ 李漁。 【關於我】 迷戀文字,不擅言詞。 心繫武俠,篤信仁者無敵。 三十有七自谷底爬起,方覺人生百態, 惟禪而已。

人生隨筆

人生課難免被當。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來到一個地方,

那裏的土地上鋪滿了柔軟的沙子,

沙粒中閃著七彩光芒,

踩在腳上有著溫潤的觸感;

我向前走,

看到一條清澈見底的河川,

河床上的鵝卵石像水晶一樣閃閃發亮,

溪水潺潺夾帶著銀鈴般的細響,

當它碰觸到石頭時,

濺起的水花變成一串串牛奶白似的珍珠,

掉在我的腳邊。

我被這美麗震撼得驚呆了。


「妳來了。」

我耳邊突然聽到有人跟我說話。

我帶著疑惑的心情回頭,

眼前映入眼簾的,

是華人世界最熟悉的那位 —

全身一襲飄逸白衣,頸掛瓔珞,

手托青白瓷瓶插著清淨楊柳,

還有一抹溫柔慈悲的微笑。


「弟、弟子惶恐⋯」我活脫脫像個宮廷古裝劇中的丫鬟,手忙腳亂地拜倒在地。

「莫慌。」寧靜的氣場隨著大士的聲音蔓延開來,我也頓時感到安心下來。

「最近課程修得如何呢?」

「呃,報告大士,還行,最近一年有很多體悟。」我若有所思地回答。

「哦,說來聽聽。」祂的嘴角好像上揚了一下,或許是我看錯了。

「就是,原來有些事是會重複發生的 — 我指的是心煩意亂、心無定見時搞砸的那些。」

大士點點頭,說道:「當然,被當的課,要重修是天經地義的事。」

得到了回饋,我樂不可支,開始肆無忌憚地往下說。

「我有個朋友A,他跟B互看不爽,有一天他跑來跟我說,B在背後說我很驕傲,又不懂得做人,完全就是會被社會淘汰的咖,當下我太生氣了,於是我怒不可抑地找B理論,從此兩人關係破裂,形同陌路。」回憶起那一段,血壓彷彿又升高了。

我繼續說道:「但最可怕的是,又有一天,我居然看到A跟B他們兩人一起吃飯,有說有笑。」心臟突然間痛痛的。

「哦?」大士連挑眉都顯得仙氣絕倫。

「然後,最近我又遇到相同的事了,只是A變成了C,B變成了D。」說完,我突然笑了,眼裡激射出一陣光,像星星般閃爍著。

大士微笑注視著我,說道:「看來這次妳有了新的見地。」

「That’s right!」我拳頭突然間握緊,也許是興奮,也許是激動。「這次我什麼也沒做,真的。就在這件事在腦海中千迴百轉一千遍之後,我放下了。」阿彌陀佛。

大士又是一貫的招牌微笑,原來傳說中拈花微笑這件事是真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

天上突然霓虹匯聚,百花飛舞,香氣四溢。

接著花朵像龍捲風似的把我包住,

「啊!」霎那間有一股力量把我拋出去。

然後我就醒了。


這個課程,這次應該能修畢,

感恩大士,讚嘆大士。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