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Inga

在法国学习艺术理论 分享艺术见闻 Insta: yingyyaaa 微信公众号: 再见艺术(Bye_Art)

向苦艾学习,给艺术更多可能

發布於
尤利·奥罗,向苦艾学习,2019–2020,三频道录像,亚克力颜料、油画板,尺寸视空间而定,影片长度14分18秒,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制作

《向苦艾学习》(Learning from Artemisia, 2019-2020)是艺术家尤利·奥罗(Uriel ORLOW)受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在2019至2020年间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卢本巴希南部的卢玛塔完成的一个艺术项目。当地的一个妇女合作社致力于扩大非洲苦艾的种植,这种本土药用植物可以有效地治疗和预防疟疾,也可以当茶饮冲泡。

尤利·奥罗,向苦艾学习,2019–2020,尺寸视空间而定,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制作

2019年,每隔几分钟便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随着药物的频繁使用,疟原虫的抗药性也会显著增强。这种普遍存在于热带及亚热带地区的恶性传染病一直很难找到快速有效的治疗方法。上世纪60年代,以屠呦呦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们在越战期间进行的秘密军事研究项目中成功从使用了两千多年的中草药黄花蒿中提取出青蒿素,成为所有药物中起效最快的抗恶性疟原虫疟疾药。现如今疟原虫对萃取出的青蒿素的抗药性也在增强,但未经萃取的整株植物(如非洲苦艾,不含青蒿素,含有包括丰富的铜在内的强效矿物质混合物)对治疗疟疾仍然十分有效。然而,世界卫生组织却偏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制药业,并不建议非洲苦艾的治疗和预防方式,尽管它非常有效并且可持续生产和使用。由于缺乏国际和本土的支持,这种疗法鲜为人知。

尤利·奥罗,向苦艾学习,2019–2020,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制作

尤利·奥罗和当地的妇女合作社共同工作了几个月,他们一起为卢本巴希双年展(Lubumbashi Biennale)栽种了一个非洲苦艾花园,并在墙上画上壁画。最终的艺术项目由一系列装置、影像和绘画组成。一个三频道录像同时播放艺术家来信,苦艾的生产加工过程和一个音乐视频。其中一段录像展示了苦艾茶的制作过程。我们看到合作社的妇女们在田野里耕种,把叶子晒干并把它们装满麻袋。另一段录像里,由合作社妇女们的丈夫组成的当地乐团“宇宙新星”(Jeunes Etoiles des Astres)为非洲苦艾和来自中国和越南的黄花蒿创作了一首曲子。这两段视频配有旁白,讲述了预防疟疾的历史和关于萃取的问题。此外,一系列的小幅画作和茶盘装置强调了苦艾作为茶饮的功能。艺术家也展示了自己围绕抗疟疾药物的政策和法律利益所做的研究成果。

尤利·奥罗,向苦艾学习,2019–2020,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制作

不论世界卫生组织出于何种原因不建议使用这种已被证实有效且可持续的治疗方式,都指向一个事实,我们大部分人类仍然孤独而“独立”地活着。整株使用植物的方式被认为不够科学,而只有从植物中萃取出某种元素制成药品才能够得到大力推广,尤利·奥罗的作品对这种萃取式医学提出质疑。中草药的直接使用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传承两千多年的中医学也正面临着这种科学困境。自工业革命以来(或许更早),人类走上了一条脱离自然并征服自然的道路,仿佛这样才能证明我们的强大。但事实证明,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就可以让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瘫痪,或许我们对自我和他者的认知还远远不够。唐纳·哈拉维批评了这种将人类与自然对立的认知方式,她也在自己的著作《与麻烦共存:在克苏鲁纪创造亲缘关系》中介绍了不少土著部落与动植物的共生系统。《向苦艾学习》提醒我们,是时候反思与自然资源的萃取式关系并尝试找回被我们抛弃已久的与在地自然环境的团结形式。

尤利·奥罗,向苦艾学习,2019–2020,卢本巴希双年展委托制作

这件作品的意义不止于此。它还告诉我们,艺术在商业价值、美学价值和批判价值之外,还可以具有更多的可能性。以艺术形式呈现的作品一经展出,便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就这件作品而言,它意味着这种鲜为人知的治疗方式能够被更多人熟知,包括在写这篇文章我和读到这篇文章的你。至少在非洲大陆上,如果能够广泛的种植这种植物,便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另一方面,它也能够带动种植业的发展,让当地妇女合作社在健康得到保障的同时,也能获得一定的经济收益。自宗教发展而来的艺术,在它的商业功能、美学功能和批判功能得到彰显之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而正是这种极高的社会地位和关注度,才赋予了像《向苦艾学习》这样的艺术作品存在的可能和价值。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