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心情舒坦的人,亦即廢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email protected]

要活! 爛活!

(edited)
人總需要懂得生存

聯合國永續發展方案網路(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 每年都會發表「世界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此報告是公佈全球約150個國家的 「幸福指數」排名, 其測量標準通常以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 per capita), 社會支持資源(Social support), 人民預期健康壽命(Healthy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社會自由度(Freedom to make life choices),對他人的慷慨如捐贈程度 (Generosity) ,還有對政府的信任度/ 貪腐程度(Perceptions of corruption)來衡量等。

2022年,全球幸福指數排名,芬蘭連續5年蟬聯最幸福國家,台灣排名26位, 中國72位,俄羅斯80位, 香港比俄羅斯還低一位,81位。相信俄羅斯比香港還要幸福,因為報告調查時俄烏戰爭及國際經濟制裁也未有發生,而全世界最不幸福的國家是阿富汗,調查進行時,塔利班還未控制阿富汗,可以預視現在的不幸福指數應該更低。 

去年香港的幸福指數排名是77, 今年下跌4 位至81 。此城近年算不上幸福,或快樂。那麼不快樂又不幸福的香港人是怎樣過呢?

所謂 「年關難過年年過, 過了一年又一關」,今年的關是疫情,香港疫情是嚴重,不過有感近日已略見平穩,輕症為主的患者大約七天已痊癒,市面上由水靜何飛,變成轂擊肩摩, 車多了,人多了,食店也開始做回日間堂食。 傍晚剛收到順豐短訊,上門派送服務也回復正常。 

街上的人大致分兩類,一是康復者, 持著天然免疫,他們大多放下戒心,口罩只帶一個薄的,更莫説護目鏡。 另一類人是未被感染者,通常2 個口罩,再加一副護目鏡, 我見過有些長者,護目鏡外再加個醫用臉罩。 

朋友是康復者,擁有自然免疫抗體的她,在街上遇見我時,興奮非常,又捉著我手,又要抱抱, 然後說著 「我現在是無敵,不用抗疫, 此口罩只是禮貌地載上,對於染疫真是很感恩,剛才在cafe 堂食,很開心呀!」 

轉出街角,我看見藥房老闆娘的身影,她也是康復者,熱情地跟我揮手 :「 我7 日就好了,出關第一餐,吃了水煮羊,這段日子為怕喉嚨發炎,戒了最愛的麻辣,我自由了!」 

「早中早享受,遲中有排受呀,妹!」 

(意即: 及早染疫,及早免疫,越遲染疫,一直要抗疫) 

抗疫2 年, 近月尤是疲乏,身心委頓,由突擊封區圍封檢測,強制公告檢測,然後更有「全民檢測」, 「全民小禁足」等,更把中小學的暑假,由7,8月,改為3, 4月,騰出學校作檢測中心之用。

聽說政府為了全民強檢,為市民買了2500萬個KN95 口罩,無數盒快速檢測器及家用血氧儀等。一切都是為了檢測作的準備,矢在弦上,不可不發。不過說回那2500萬個KN95, 我一個也未收到,但肯定政府已大量購入並貨到香港,因為特首和高官們天天也戴KN95, 我相信市民始終每人都會有數個KF95, 只是時機未臨。

如箭在弦的全民檢測,即時引起全民恐慌性購買食糧,把超市所有物品清空。 事隔半個月,所有的全民檢測變成傳聞檢測。大家由茫然失措,變成無言無語。無語一天,今日又說全民檢測可能安排在疫情最尾階段。 

專家們每天都有新說法,政府建議全民檢測時,專家們都說全民檢測的效用,一定要配合小禁足,也要一定數量的隔離設施把患者分隔,於是幾個方艙醫院逐一落成,為求快捷,全部患者也是共享洗手間。

日前全民檢測被暫緩後,一眾專家又作了一些推說,港大內科教授說本港第五波疫情的高峰已過,相信真實的確診人數約有350萬人,加上接種率提高,認為已出現群體免疫,可逐步放寬社交距離。

隔日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說,全民檢測倘清零後再有爆發 會令巿民非常失望,而且社區感染風險高於輸入個案 已可重開國際航班。

昨天,港大醫學院院長在記者會上,預料放寬措施及恢復面授課後病毒即時繁殖率將上升,政府應在「動態清零」或「當成風土病」的2個選項作出一個決定,而科學上「動態清零」是一個中轉站,最後也只能變成一個風土病。

政府的方針一貫拖泥帶水,「暫緩」全民檢測,又不敢當成風土病,唯有把動態清零,還回疫情爆發的初期,「公告強檢」重新啟動,即是所在的處所在每天的公告之列,就必須去社區的核酸檢測站做一個PCR test (核酸測試) ,而且不能用快速測試代替。

那麼快速測試是否不能成為確診理據呢? 情況有些複雜, 假若患者自己懷疑染疫,是可以以快速測試的結果申報確診。換言之政府接受什麼檢測方法,是因情況而定,不是檢測的結果而定。

香港人適應力很強,大小事情大家不多說,也心知肚明,而且此段時間,政府把所有人都訓練成頂尖專家。  

昨天,我幫姨媽買些排骨,街市的豬肉佬說:「 我 D !洗鬼讀書咩,我話你知,我也是專家,臨床專家添! 我可以話俾你聽,第幾日喉嚨痛,第幾日咳,洗Q佢講!個一萬蚊,我呸! 我達返俾佢,大L 哂呀! 個方艙佢俾住劏房既人入去暫住,咁低下層起碼慳返租啦,劏房戶好慘架!佢俾有屋住既人隔離,簡直多舊魚!」

注:(D: 粗話,Q: 粗話, L : 粗話,多舊魚:粗話諧音)

在香港,説粗話大部份人也不覺被冒犯,反而是回心微笑,很治癒!粗話也有治癒的功用? 儍的嗎? 瘋了嗎? 不瘋,也不狂! 在香港,就要如此。

活! 怎也要活下去,爛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