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心情舒坦的人,亦即廢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email protected]

祝福泰國

自小記憶力很好,強在記些不需要記的事,而需要記的事我就忘記。

每年臨近中秋,記憶會不期然想起從前一單新聞。許多年前,中秋節翌日,一名母親因為生活艱苦,受盡精神困擾,一時想不通服藥自殺,倒卧於床,昏迷不醒,床邊遺下4歲女童。女童伴屍數天,只靠月餅充飢。

當年,外婆閲畢此新聞,神情悲痛萬分,她說 「呢個細蚊仔好聰明,陰功! 孤苦無依, 點捱到成年,佢要堅強⋯」 那天,外婆把此新聞告訴我一遍,麻雀友來又說一遍,公公面前又再說。幾天後,她說 「不知那個吃月餅的細蚊仔點?係咪入咗保良局?」

那時不如現在,沒有互聯網,沒有社交媒體,沒有KOL 去評論跟進。一切通訊靠電話,而查電話號碼則要靠一部厚如字典的電話簿名黃頁。 假若世界大事小事,是當今的一彈指間,我想她已叫我去查探下落。

戰時年代的上一輩人,很捱得, 很堅韌, 同時也很有同理心。那代人明白生存的難,活下去的可貴。 日轉星移,時光臆走,年代的因緣變了,年代的難也隨之改變,從前是戰火,如今是疫情。

幾個月前得知曼谷有一埸民眾示威,參與人數有二千人,與之對峙的是泰國警察,人民希望泰國政府正視疫情,和民不潦生的生活問題。 情況堪憂得連專門說泰國旅遊的YouTuber,也在鏡頭前憂傷地道出,泰國街頭很多露宿者,他們可能經濟有困難,家不成家,又有可能已染上變種病毒,不想傳染摯愛家人。公營醫院沒有床位,私家又不能負擔。

YouTuber說 「難聽一點,就是在街上等死。」

他道出數個泰國的疫情故事,其中一名母親染疫身亡,遺下兩名幼童女兒,兩姐妹孤苦無依,並同時染疫。最後,一個遠房親戚承諾照顧,但在泰國普遍的家庭經濟狀况下,多屬長貧難顧。YouTuber 對於兩姐妹的命運憂心。

他說 「但又可以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把國際新聞速讀,回看泰國近日的疫情發展。報紙上的數字,就是多少家庭的創傷,有血有肉。想起泰國的兩姐妹,也想起那年中秋笠日,被遺下的女孩大概已中年了。祝願她一切安好(合十),也衷心祝福泰國 (合十),願世界眾生平安 (合十)。

疫情至今差不多兩年,英國主張 「Live With Virus」 其實如果那virus 是可以被抑壓竭止,我們才有資格跟virus 談生活,冀共存。

疫苗下,疫情有增無減,當然疫苗有一定作用,因為若果沒有疫苖,病毒在更強捍的情況下,全球的確診數子會更上升,的確是保護了一批人。

個人覺得疫苗像保護傘,有些傘骨強,有些弱,可承受能力在於雨點的強度,如果狂風暴雨,弱傘骨是弱不禁風,強傘骨則尚可遮擋一下,但如果迎傘着落的暴雨,在氣象變異下,崩堤得像洪水猛獸,子彈般的奪命強度,不要說傘,防彈玻璃也未必可擋。

悲觀來說,一旦下起暴雨,真的什麼也擋不到,等如你買一匹布,布會破損嗎,你大力扯它,可能只是變形,但如果力度加强成為一把利剪,什麼堅挺的布也是可裁可破。

世界早已沒有安全之地,槍林彈雨在曼谷之時,世界其他地方若尚未波及,只是利剪未臨,自求多福是需要,但病毒在未能有足夠保護傘的地方下會不停變異反撲。

世界談的不應只是生存,是共存。

還記得泰國有最美的夕陽,om mani padme hum (合十)

有年旅遊泰國在高處拍下的湄南河其中一部分。這是曼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