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心情舒坦的人,亦即廢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email protected]

亂雜無章:(1)食得咸魚抵得喝

話說在5年前,我才開始認真寫blog, 之前可能沒有太多傷春悲秋,所以就算 「無明」 開始在10年前,但前5年的文章不算多,時而一個月一篇,時而三個月一篇,甚至一年一篇,通常寫藝術展覽後感居多。 2016 後,就一直維持一星期一篇之今,可以說情绪是由寫釋放出來。

近期情緒鬱憤,感覺世界原來那麼卡夫卡,嗯~ 梳理自己,充實自己,會不會重回文字,由每天的細絮書寫開始。 基於不是滿肚墨水,我不敢定下目標可持續多久,但一步一步行吧,看看可以走多遠。正因一切也是源于亂想妄痴,内容又是忽發其想,毫無章法,所以此類文章會結集在 《亂雜無章》 的category 下。

幼童時,有段時間日間在婆婆家生活,日子很漫懶,上午不知做什麼,下午其實也不知做什麼,人生漫無目的,不過也未懂什麼叫人生。 有時下午陪公公去上海乾貨鋪買咸魚,一條條由牛油臘紙包裹的咸魚被倒吊下來。兒時覺得大人們有點特異功能,條條一樣,怎分那條是馬友,那條是馬鮫? 說起馬鮫,我小時候好喜歡把馬鮫改為Macau, 而Macau 改為馬鮫,butterfly, 我叫它作牛油蒼蠅,所以公公好喜歡帶我遊街示衆,引人發笑。

尤記得咸魚分2種,有梅香,和實肉。梅香肉質鬆軟,帶咸香,而實肉的魚肉結實,像散開的瑤柱,咸鮮味重。公公婆婆二人也愛吃咸魚,婆婆最愛的餸是咸魚蒸肉餅,貪其快,靚,正的處理方法。 又愛咸魚粒炒芥蘭苗,我喜愛吃菜,咸魚通常不吃。其實我不喜愛吃魚,但啖啖肉的麥當當魚柳包,我又吃~哈!無骨麻,無骨的魚我才吃。 婆婆知道我不懂吃有骨的魚,有次特地做了道菜,咸魚配上無骨魚片,梅花間竹地置碟,然後蒸,她說這道菜叫「生死戀」,菜名應該不是婆婆自創,因為有回跟同學說這道菜大家也知道是「生死戀」。印象尤深,當昔日韓劇「藍色生死戀」令全亞洲的少女,師奶,哭了幾盒紙巾,中毒頗深時,我腦海只想着「藍色的咸魚魚片」。

兒時未懂咸魚的好,成長後方覺悟咸魚的靈魂,咸魚的咸不是死咸,是一種咸鮮,從那鮮帶出另一種食材的特質,例如淡昧魚片加咸魚,一對的㚒着吃,那chemistry不是可歌可泣的愛情,是什麼?昨晚和家人外出用膳,有道菜叫「鹽焗鱸魚」 一吃 OMG! 咸過咸魚,又沒有鮮味,死咸到不是生死戀,是實死戀⋯ 嘩!那數秒快吞,完全中伏! 那下次會否再光顧此店呢?會,因為長期幫襯,不想轉變,也不投訴,免傷感情,下次不吃此魚罷了。可能我有鋪被中伏癮,在一地方,明知中伏,也留下。鹽焗鱸魚,死咸算什麼,吃多啖,咸中努力去搜尋那久遺的咸鮮,或只是你一廂情願認為所有魚也擁有咸鮮吧,又想起另一老人智慧 「食得咸魚抵得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