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心情舒坦的人,亦即廢 Wuming@liker.social

亂雜無章~(23)緣份

發布於
修訂於
緣份的事很難說,天知地知自己卻不知。如果不是疫情,我想我現在會在吉隆坡, 我一直告訴自己完成了這項工作,我就會在吉隆坡起碼住上三個月至半年。

2019年12月, 我確信自己會再來,也甚喜歡自己常住的吉隆坡酒店,臨別前更和酒店管理層打交道,拿了個全年入住折扣。 飯店的人由上至下待我非常好,還記得在酒店躍上預約車輛去機場的時候,車窗外和我揮手的每張笑臉。 我說 「why are you guys waving happily?  It’s not a farewell, The devil who wears Prada will come back! I will return ! 」 所有人笑翻天!  嘻嘻哈哈的連第一次見面的司機也笑不攏嘴。


“The devil who wears Prada” 當然就是指梅麗史翠普的那套戲,話說去旅行或出外工幹,我都會帶上Prada袋,黑色羊皮保齡袋型,中間只有一行小小的金字,貪其方便,可當手袋,也可當一兩天的行李袋。某早上, 餐廰職員奇怪我為什麼没有來吃早餐, 一時忘了我姓什麼,英文名又忘了,就跟另一同事說 “Where is the lady who wears Prada? “ 我剛巧在後旁,更正道 “She is the devil who wears Prada”大家相視大笑。 凡在酒店住上半個月,大家的感情一定好, 有些酒店員工,家鄉在孟加拉,菲律賓,缅甸,閒時都會和我分享各自的故事。 


喜歡那酒店,那兒的人,因為如此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們的名字,他們的故事。很多時我視吉隆坡之旅作回鄉探親之行。有年中秋,我在吉隆坡渡過,職員告訴我哪家月餅最好, 中菜廳出品也不差。我禮貌地點頭,中菜廳的月餅我就不敢苟同,表面十分乾,花型也不利落細緻。在香港吃盡不同擋次月餅的我,看着那吉隆坡版的酒店月餅,真的臉帶不屑。 酒店月餅就不想試了,倒想試試職員說的傳統店家,入內一看五花百門,各式各樣的月餅也有,有榴連味,有單王,有雙王。我買了2 顆榴連月餅作手信,自己試了雙王白蓮和雙王綠茶。 一吃,不好意思,難吃之極。 我也不知怎形容,頓然領會到當一個飲食節目主持也很不容易。  


原來這叫做好, 第二天我又在餐廳看書,外藉經理興𡚒地告訴我,「有一位拿督送了一盒半島月餅給我你要否試一試?」「我不試了,我試過了。」 但盛情難卻,他還是揣來一個月餅,我一看, 這是半島? 那個半島不是gift shop 奶皇月,不是嘉麟樓奶皇月,也不是傳統印有半島二字的傳統月餅,只是一個沒有半島logo 的無字無花月餅。 我看看經理,那深信的眼神,真的不要告訴他聖誔老人是假的,世界已很殘酷,何必多加一腳。 


半島月餅真是遠近馳名,公司同事有次告訴我,有一品牌在羅湖城一整列的排,出律師信也没有用,如果品牌沒有地位,就沒有翻版。 換言之,有翻版可算是成功指標。在此半島月餅一早成功了。 此城曾經因為一盒半島月餅在巴士內被盜,月餅主人即時報警,全巴士的人也不准離去,要協助調查。 曾經又有不法之途在Yahoo 網店以欺騙手段兜售假月餅,令四名受害者合共損失11萬5千元。


真是為餅死,為餅狂, 瘋瘋癲癲的半島月餅熱,我想只差集團首肯,單是半島月餅也足夠條件弄個上市。 表姐夫在一跨國律師樓工作,我忘了什麼原因他每年也可悠悠閒閒地入紙買半島月餅。因為如此,我每年也經他預購。 一直也有訂半島月餅作心意,從前待客如是,如今待友也是。 


又有年,剛好往吉隆坡一轉,我帶了兩盒半島月餅上機,就是把心意送給吉隆坡酒店同事,兩盒共16 件未必夠分,但如果每件切開四小份,倒是勉強可以。 我教他們把餅往微波爐加熱20秒就剛好。衆人試着,嘖嘖稱奇竟然可打破傳统月餅規範,創作奶皇月餅。 華人廚師讚嘆 「香港真係香港,真係與別不同,我都是廚師,我想不到可以咁做。」我說 「其實是精緻版奶皇飽,少了種膩,多了甜點下茶的感覺。」 

 

可能外人才看到香港的美,口味很個人化,自有喜歡和不喜歡的人,但的確是開創先河。 香港很商業化,不消兩三年,全城已湧出不同牌子的奶王月,有前半島大師傅自己創業做自家品牌奶王月,有美心,奇華,榮華等大餅家做的奶王月。半島打其名牌旗號,美心又以旗下源自米蘭的名牌餅店做奶王月,各大小酒店又加入戰團。市場之大,又多人模仿,師奶, youtuber 也跟着學做奶王月。 香港就是如此的快,急趕地追着潮流走,漸漸半島也少了從前的光環。 今年半島嘉麟樓奶皇月更被發霉事件拖累,我想銷情不會有太大影響,只是顏臉何存的問題。 


眾所皆知我喜歡吃月餅的,有年往大學進修的夜晚,朋友說吃月餅嗎,我下星期在公司帶盒月餅來,大家當吃個意思,我們三個要團圓喔! 就是如此,我們輪流把公司月餅帶往課室,一起吃月餅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温暖。


最近收到好朋友一盒小店的手工月餅,綠茶紅豆和朱古力黑麥,雖然沒有王,但嚐出濃濃的日本宇治綠茶和紅豆餡,很特别也是主流月餅以外的清泉。 我和這好朋友生於不同年代,在當下交𠥔,相遇相知很難得,是彼此相惜的缘份。 

2021年9月,回看2019年回程香港的時候,拿到酒店全年折扣,計劃也籌備好了,但希望和失望皆虚, 希望原來是失望,疫情令我死守香港,而失望又不要太早,我認識到新朋友,年輕人有這麼多想法,此好朋友的纯粹令我很感動,如果影子是人身的追隨者,善良如影隨形地跟着她。她很善良,我看到香港有很多個她,願善缘皆團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