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直在流逝

上個世紀末出生的女子 和你分享我生活中的瑣事、見解和心得 拍手會回訪,但不一定回拍

個人主義是人性的泯滅,還是我們的自我實現

印象裡面,個人主義以美國為首,在歐美個人主義比較興盛,相較之下,亞洲這片區域就比較集體主義一點。常聽到有人批評個人主義的過度高舉,因為其與自我中心的連結。

不知道是台灣特立獨行,還是我個人原因,個人主義在我身上某種程度上實現的淋漓盡致。

在群體裡面,或是被人勸說時,我可能會是那個從眾,或是表面看似被勸服的那個,但只要我一離開那個場面,我立刻就會為此感到不值得。


如果人們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就會發覺,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多沒意義而可笑。


這神秘的一句話出自於不久前,我和朋友們聚會談論政治戲謔的小結論。世界上,有一派的人認為,因為我們都很渺小,所以我們才要犧牲達成自己完全的目標,跟別人站在一起,從而達成我們某種程度的理想,相反的,另一派的人認為,既然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如此微小,我們才該隨心所欲,做我們現在能做的,我們自己想做的,而不是管這個世界的軸輪運轉的如何。

我自認是屬於後者,否則我也不會千里迢迢跨越半個地球只為自我實現。

但很有意思的是,這兩個陣營並不是非黑即白。沒有哪個人能完全犧牲自我,也沒有哪個人可以完全把世界拋在腦後,同時,也不是個人主義興盛,群體主義就只能存在於平行時空。


在法國,我很少聽到哪個朋友因為家人的牽絆而決定畢業即回國就業的說法,當然中國人除外,我沒說這樣不好,畢竟看重家人這個牽絆也是一件好事,但我朋友圈子裡面,多半是個人主義比較重的,可能聽到因為考慮到男朋友,所以還不確定未來要如何的說法,但我們幾個單身的,卻完完全全都憑自己的興趣和理想在規劃未來。

說句跟我的信仰不是那麼相符的話,但「我們生來就是為了完成自己的人生而活」,我們的生活本就是取決於自己,而不是所謂的群體,當然,身處於全體之中,有時我們也必須遵守部分公約,這點我必須認同。


過度高漲的個人主義,和過分宣揚集體主義,都未必件好事。就像我們永遠不可能一個人獨活,也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犧牲自我以追求更遠大的理想,但我想,也沒有真的對錯,只是看我們願意站在哪一邊,選擇更遵行個人主義,亦是偏向集體主義罷了。

這個不算議題的議題,其實有點像民主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長年爭論,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民主比較好,但我們又怎麼能說共產一定是不好的。這樣的爭論本來就是無意義的,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缺點。

雖然我自己是民主和資本主義的擁護者,但我覺得喜歡共產主義的人也可以可以擁有他們想要的生活。雖然因為種種的國籍問題,現實中,我們很難因為想要哪樣的生活方式就直接移居到哪裡,但理想中,這本來就是應該給我們選擇的,我們想成為怎樣的人、我們想住在哪裡、我們想跟怎樣的人交流,本來就是我們每個人的權力。


也許意識到自己無法撼動世界,也無法改變現狀,我不再覺得群體該是我看重的一部份。

它有其重要性沒錯,但我不願意,也覺得為了群體付出太多不值,我想活在我喜歡的環境裡,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除非真的發生什麼撼動世界的驚天動地大事件,或是會影響世界和平假象的糟心事件,否則我也懶得理會其他,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人性的泯滅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