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直在流逝

上個世紀末出生的女子 和你分享我生活中的瑣事、見解和心得 拍手會回訪,但不一定回拍

寒冬/秋天 - 永遠互沒好感的我們

發布於
修訂於
兩看相厭,我只慶幸,我們不用培養一輩子的感情,因為我只是過客。

剛入秋的法國,對我而言已是冬天,在不到十度的早晨起床於我而言每天都是場戰爭,但在這樣的天氣下,只要沒有八點的課,我就會堅持在上課前去健身房(學校的),為了避開我住在這裡「唯三」的困擾。


我房東養了一隻狗,從小就怕狗的我近年對狗終於沒那麼反彈,但這個症狀來到法國又復發了,這件事情始於它針對我開始。

第一天來到這裡,我房東言之鑿鑿得如此說到,雖然狗狗看到你可能會叫,但它不會咬人,然而,在我身上卻好像不是如此……兩週前我被它咬了兩次,而且它每次看到我都叫得好像世界末日來臨。

我房東說是因為它不認識我所以害怕,我心想,我才害怕好嗎?

為什麼說我是被這隻狗針對呢?因為我室友只比我早到一兩天,他之前跟狗也有一些小問題,但從來沒被咬過,現在也幾乎可以自由進出,但我卻因為想避開狗狗,而必須常常特別早出門,因為晚上它會待在房子裡。


慶幸的是,家裡總是有人在,如果它叫得快要喘死,就會有人把它喊回去,讓我順利出門或回來,而且我也不會一輩子住在這裡(而且冬天快到了,冬天它就會搬到房子裡了)。

這隻狗狗成為我生活在這裡無法避開的謎之困擾,但短時間內,我還是必須在它的監視下出門。

路邊的景點

如果遇到逃離不了的問題,如果生活是一團糟,你會怎麼辦,忘記是卡繆還是哪位文學家曾經寫到,那他願意在這灘死水裡找出讓他幸福的事,我想不少人都會抱持這樣的想法,既然無法離開,就接受。

我屬於另一派,我也討厭這樣的價值觀。

誠然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我們討厭但卻必須面對的事情,我們對說無能為力,或生活裡一定會有這樣的情景存在,但我認為,一些糟心事可以,太多我就要說掰掰。


以前我把自由看得很重要,因為幾乎是被放養長大,我對管束、束縛其實一直沒什麼概念,聽到「階級」這一詞就能讓我皺眉。

但我卻又因為自尊心非常強,所以對自己的自我約束又十分嚴格,不容自己打破半點,因此,我某種程度也是過著不自由而死水般的日子。


心有多自由,人就多自在。

我想,這樣的自由很難是我們發自內心而出,獲得這樣自在的人,也很難說自己不是依靠外物而得到自由的。只能說,我盡我所能地給自己更少思想上的束縛,給自己機會去看世界之大。

認清生活一定會有不得意,卻也要始終對生活保有我的愛與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