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努

◉ 全職在家工作者 since 2018 ◉ 每月一號出刊《全職在家賺錢的每月生活報告》◉ 不定時出刊《ooff 休業日記》 ◉ 所長 in 開新檔案設計委託所 https://www.instagram.com/plusn.design/

十二月書書書|推測設計

發布於
修訂於

設計不只是「解決問題」

要是機器人產生勞動意識,學會拒絕無止盡的工作,該如何應對?

要是人類女性的子宮可以孵育人以外的動物,你覺得那會是個怎樣的世界?

要是把台灣領土分一半給「回歸中國」派,一半給「台灣獨立」派,讓他們各自建立自己的經濟、社會、政治制度,兩邊會怎麼發展?



覺得這些問題很有趣嗎?歡迎進入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的世界。

推測設計是什麼?

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是以設計師的想像力為本,輔以科技、社會科學或其他領域的研究事實,推測未來可能樣貌的一種設計方法——不過推測設計的目的不在於準確預測未來,在於撼動現在;不是給出解答,而是拋出問題。

這種定義聽起來可能有點陌生,跟普遍認知中的「設計」不太一樣⋯⋯設計的最終目標不就是「解決問題」嗎?如果只是提問卻沒有答案,只有想像而沒有應用,那這樣的設計「有什麼用」?說好的「形隨機能」呢?

許多人判定一件事有沒有用的基準,通常是能不能賺錢,或者包裝得好聽一點,能不能在「競爭激烈的商業市場上說服消費者掏出錢包」,早已被神化成解決一切問題的「設計」自然也無法逃離這個框架。

可是,設計有沒有服務於商業以外的可能性?

在無數可能性中探索未來

推測設計將未來分成三種不同程度的可能性:很有可能(Probable)、貌似可能(Plausible)及不無可能(Possible)。

  1. 很有可能(Probable)
    除非出現嚴重的天災人禍,否則極可能發生的事,屬於可以預測的範圍。比如說即使你很想離職,八成隔天還是會乖乖去上班。
  2. 貌似可能(Plausible)
    基於現有科學技術與研究事實,感覺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比起預測,更像是「務實地探索另類選項」。例如貌似可能的未來內,或許會出現價格低於真肉的人造培養肉。
  3. 不無可能(Possible)
    更偏向那些,可能性不是沒有,但很難想像實際發生的事,比如說人類立即移居火星這類。

「很有可能」和「貌似可能」的部分交集,稱為「較為中意(Preferable)」——不是政府或企業較為中意的未來,而是我們(俗稱的消費者及選民)較為中意的未來。

推測設計師提出各式各樣的「要是⋯⋯會怎樣?(What if…)」情境,和經濟學家、政治學家、倫理學家、人類學家等專業人士合作,以日常為本,想像各種未來的可能性。

在推測設計的世界,一切都還只是「純屬想像」,人們得以大膽思考作品裡的未來和自己偏好的有何不同,進一步產生更多辯論、討論。「刺激想像」就是推測設計作品的核心價值。

設計不應該只是解決問題,設計可以提出問題。這個世界需要更多提出問題的人。

  • 評分|◉◉◉◉◉
  • 出版社|​digital medicine tshut-pán-siā (名字也太酷🤣)
  • 封面設計|Digital Medicine Lab
  • 購書連結|博客來TAAZE(透過此連結購書,我會獲得 1–2% 的行銷分紅,每本大概 5–10 元啦。很介意的人記得另外開連結買!)

推測設計作品

補一些我覺得很有趣的推測設計作品,除了第一件書裡有提過,其他都是有台灣設計師參與的作品。

The Attenborough Design Group

這系列作品包括會打噴嚏排出灰塵的收音機〈Gesundheit Radio〉、能及時站起避免液體滲入的硬碟〈Floppy Legs〉、懂得閃躲避免讓人碰到高溫鹵素燈泡的立燈〈AntiTouch Lamp〉。設計師嘗試將生物行為融入日常工業製品,使它們具有某種程度的「健康意識」。

算是講推測設計時常常出現的案例,實在太可愛忍不住再放一次。


Slow Letter

在《Slow Letter》寄送 Email,你必須同時輸入收件人的 Email 地址和實際住址。你寄出的 Email 會在 Google 地圖上緩緩移動,可能花上數天的時間才會寄送至收件人的地址。在送達之前,收件人只看得見移動中的信件,無法查閱內容。這樣的設計促使人重新體驗寄送信件的過程,也挑戰「數位服務=更加便利」的價值觀。

創作者何樵暐Digital Medicine Lab 的創辦人,也是他引進《推測設計:設計、想像與社會夢想》這本書的!另一本他引進的《設計、藝術和建築中的FORM+CODE》我雖然還沒讀,但感覺也是一本很有趣的書。


credit: The Plant Sex Consultancy

植物性顧問公司(PSX Consultancy)

這是一間強調以「植物使用者中心」(Plant-Centered Design)角度出發的設計顧問公司,主要為植物解決生殖和性交上的問題。他們以設計公司 IDEO 公佈的《Human-Centered Design Toolkit》作為指引,並用「Science Fiction Prototyping」的方式,將人類研究植物的論文轉為植物的第一人稱敘述,克服人類無法直接訪問植物來獲得回饋、隨時調整設計的問題。

上圖是客戶豬籠草的諮詢紀錄:豬籠草在繁殖期間比較沒有餘力消化捕來的蟲,又擔心誤捕替它授粉的小昆蟲,想要有一套能解決營養來源及傳宗接代的問題。PSX 便建議放一根「假陽具」在捕蟲器官裡——這根由藻類施行光合作用來產生營養的假陽具能堵住豬籠草的嘴,避免它不小心吃掉幫忙授粉的昆蟲。

我們經由這樣的過程提出對於人類將自己想法投射到自然現象上的質疑,並且質問設計師可以揣測另一個獨立的個體的思考到什麼程度,反而質疑在設計中使用者為中心的思考那個介於投射與真正深入理解的灰色地帶。這個作品也同時嘗試反映近年來哲學上對於其他生物也應具有人權、具有生存權、應該被視為具有法律保障的個體、從人類中心主義移轉的範式轉換(paradigm shif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相關連結

亂讀亂評|設計與革新:給年輕設計師的 50 個備忘錄

九月書書書|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

七月書書書|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