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高蹈齋主人。 高蹈齋網址https://matters.news/~gaodaojhai

對Matty,大家可以更溫柔一點

首先我想和關注愛心哥案件的大家分享一則消息。被認為是愛心哥小號的@你们知道我是谁 和lst@用爱心说诚实话 剛剛已經獲得了解封。解封的原因可能是,判定他們是愛心哥小號的證據不足。另外,可能會有一位用戶出來寫一篇文章來想向大家解釋為什麼會對愛心哥做出這樣的判決。但我覺得大家不必把這看作是一場勝負之爭,這麼看未免有些太狹隘不大氣了。在我看來,我覺得這個帳號的解封其實是馬特市訴訟體系的一個里程碑式的進步。一個制度開始成熟的標誌就是它能夠反省並且糾正一些有爭議的行為。從這個角度講,我真心為馬特市訴訟體系的進步感到高興,也對馬特市和她訴訟體系的未來持樂觀的態度。

在一篇文章下面,有幾位用戶因為我在愛心哥案件投了反對票,並且表示願意去詢問一下@你们知道我是谁 為什麼被封禁,而稱呼我是「馬特市的良心」。對於這樣的稱讚我真的覺得很慚愧,是我無法擔當的。對於@你们知道我是谁 被解封,我真的沒有做什麼重大的貢獻。如果我們硬是要票選一位馬特市良心的話,我會推薦一位@Matty 的分身。正是這位Matty願意在各種會議的空隙抽空來對這起事件做一次真誠地討論,也願意細心聆聽站上用戶種種的質疑和疑問。而最後,她也接受了一些社區的意見同意把這個帳號解封。我不清楚幕後的工作,但我想她也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做出這個決定是殊為不易的。而她之所以願意做出這樣的付出僅僅是因為她對於馬特市的熱愛和期望,以及她理想主義精神的展現。如果有人想為這兩個帳號的解封表達感謝,她才是正確的表達對象。

我來馬特市的時間不算太早,但卻很幸運的成為開放註冊前最後一批進入的用戶。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察覺馬特市和其他社群最大的不同之處。這個網站的管理員是不一樣的。其他社群網站的管理員總是給我一種機器人的感覺。他們的語言都具有相同的特徵—事先擬定好的官方發言。他們的也總是極度理性,理性到被人懷疑是失去情感的。他們的處理是完全遵照SOP的,但也絕不會有任何便利和通融。而馬特市的Matty則恰好相反,你能明顯感覺到她是鮮活的,是有生命力的。他們的說話是有語氣的,是有情緒的,還是有個性的,絕不是那種冷冰冰的官方套話。這是因為在建站初期,馬特市的用戶較少,所以管理員有足夠的閒暇和時間來對每一位用戶做認真回覆。而這樣的作風讓整個社群和管理員之間建立一種互信和情感,並建立一種讓人難以想像的溫柔的氛圍。在這種氛圍下,沒有任何激烈的爭吵,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害怕破壞了這難能可貴的溫柔。我一直都記得@Lola 剛來馬特市時的自我介紹

Hey,你们好,我正在写一个很紧张的自我介绍。因为获得了星球赋予的创作权限,我一直在想,如果迟迟不说话,会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于是我来了,写了一篇战战兢兢的自我介绍。很奇怪,在安全的地方反而感到有点害羞了,露出了柔软的小肚子在这里满地打滚,但就是面对递过来的那朵小小的玫瑰花时,感到惊异与无措,但我想我非常愿意非常渴望做出同样温柔的回应。谢谢小星球拥抱我,谢谢给我开启创作权限的可爱的人。我感觉到了自己被包裹在这层棉花里,伸手一碰就能连接到这里的大家,还有远方的一切一切,都和我有关。

那個時候的馬特市是多麼的安全啊。你完全不用像今天這樣擔心會在某個時刻被他人言語傷害,你唯一需要擔心的是「我的表達真的盡可能溫和和溫柔了嗎?」大家處於全無防備的狀態,每個人都露出自己的肚子在這裡滿地打滾。所以,初期的馬特市是沒有訴訟制度的,更沒有拉黑的功能。這些功能是完全不需要的。

Matty拒絕把自己非人化,其原因就在於它對於這段時期沒有辦法忘懷。儘管用戶量遽增,但它依然嘗試著去和每一位用戶建立情感,它固執地不想失去和用戶的連結。它每時每刻都想重回那個時段。所以,每當用戶因為Matty的回覆不夠官方,帶有其情緒而感到不滿而做攻擊的時候,對雙方都是一種嚴重的傷害。

今天,大型的社區為了保護自己往往都會想出一套可以和22條軍規相媲美的一整套規定來。運用這一套站規,站方永遠都會是在理據上佔據上風的,永遠都是在邏輯上獲勝的一方。站方可以隨時處理掉任何在他們看來會威脅到站方商業價值的用戶,而在這套規定下這一切都是合理的,完全合乎程序的。另外,建立這套軍規將大大降低網站的運營成本。站方將不再需要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各種用戶之間的紛爭上。但作為用戶呢?你們真的想要這樣一套軍規嗎?

馬特市沒有走這條道路。馬特市本身就是依靠一種理想主義而建立起來的,這也決定了馬特市一直都帶有與其他網站不同的風格和氣質,它也永遠都不會成為一個徹底的商業網站。一個用戶自治的網路空間。這是一個從來就沒有實現過的理想卻也是馬特市最終的目標。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訴訟制度到現在的建築師團的裁判,馬特市一直在探尋實現目標的可能性,即便這樣的探尋在一些用戶看來是笨拙的,即便這樣的探尋對於馬特市的商業利益是有害無益的。這個小小的網站和團隊在言論自由整體倒退的環境下卻逆流而上,試圖為華語網路營造出一個儘可能言論自由的理想社區,每當想到這一點我都很難不動容。更關鍵的是,它似乎真的做到了。儘管飽受質疑和各種爭論的洗禮,今天馬特市的言論自由依然要比任何主流社群,不管是臉書推特或者YouTube都要大得多,它的理想主義依然屹立不搖。

或許你認為馬特市的判決是不公正的,或許你把馬特市的訴訟制度當做一齣幼稚的鬧劇看待,但這樣一位固執的夢想者難道就不能獲得一點最基本的尊重,獲得一些溫柔的對待嗎?一些用戶在質疑的時候用語也未免太過於粗暴了。我並非是要限制大家去質疑,相反我鼓勵大家去質疑,制度的成熟本身就需要習得如何去面對爭議。只是,如果你對於這一次的處理感到了一絲寬慰,如果你也想和Matty產生連結,如果你也認為對有理想的人應該有更多的寬容,那我希望你們以後在質疑的時候可以斟酌一下你們的措辭,對比其他網站管理員都要更在乎用戶評價的Matty溫柔一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在马特市和爱心哥的两三事

你們真的在為愛心哥鳴不平嗎?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想起的爱心哥的名字

7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