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高蹈齋主人。 高蹈齋網址https://matters.news/~gaodaojhai

新聞人物#我連死都不怕害怕共產黨嗎?

發布於
武漢封城,也封閉了消息來源

1月23日,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病例不斷快速增加的壓力,得到授權的湖北當局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在凌晨兩點做出一個史無前例的決定——在10點將這座擁有110萬人口的巨型城市封閉以阻止疫情的擴散。據消息稱,在這短短八個小時的空窗期裡,有大約30萬人逃離了這座城市。逃離的人中不僅包括恐慌的人群以及由於當地醫療資源不足而無法得到救治的疑似患者,還包括大批的新聞從業人員。這些新聞人員或是出於對自身安全的考慮或是出於上面的壓力而紛紛從這座新聞熱點城市撤出,只有少量的新聞人員依然在城市裡堅守。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在大陸頗有名氣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卻逆流而行,在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買了去武漢的車票並錄製了一個四分鐘左右的影片上傳youtube表示要與武漢人民共進退,要在第一線對武漢的情況做真實報導。這個視頻在YouTube上得到了極大的關注,在六天內就獲得了112萬的觀看數以及1萬七千條的評論。考慮到YouTube的大陸用戶的數量,這樣的數據可謂相當驚人。

從服務員到演講家再到公民記者


陳秋實是一位爽朗的東北人,來自於黑龍江的大興安嶺地區。他在2007年從黑龍江大學法學院畢業兩個月後就前往北京,當上了北漂。陳秋實的第一份工作與他的專業相去甚遠,只是一份普普通通的餐廳服務員工作。陳秋實對這樣的工作並不滿意,也不願意一直過著住地下室的生活。在頻繁的更換工作後,陳秋實終於在一次酒館裡的脫口秀表演中得到了台下的一個選秀節目的欄目組的賞識。他們邀請陳秋實上他們的《我是演說家》節目,而陳秋實也不負眾望,依靠他的口才和學識獲得了觀眾的認可並一舉拿下了演講比賽的亞軍。這讓陳秋實第一次嘗到出名的滋味。

而讓陳秋實獲得國際性知名度的則是因為他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報導。陳秋實並非新聞專業出身,但是出於對官方媒體報導的不信任,陳秋實決定親自去香港看一看並分享在香港的所見所聞。他在8月17日來到香港,以遊客的身份參加了建制派的撐警大會,並在第二天參加了民主派的百萬維園聚會還登上了大台發言。陳秋實把自己拍攝的和自己的感想做成影片分享到大陸一個類似於推特的軟體“微博”上面。他的紀錄既引起了鄉民們的熱烈討論也讓北京當局對此不滿。在來自北京的巨大壓力下,原本計劃在香港報導五天的陳秋實被迫在停留三天後返回北京。雖然陳秋實的公民記者的計畫無疾而終,但這也讓他獲得了廣泛的同情和關注,正式成為了一位公共領域的輿論領袖。

維穩大將?大外宣?


陳秋實來到武漢後在引起巨大關注的同時也引來了對他的懷疑。懷疑者認為陳秋實很有可能是中共派去維穩的大外宣。(大外宣:受中共指使以民主派形象示人,替中共做海外宣傳的喉舌)對陳秋實是大外宣的質疑最早可以追溯到一個和逃亡富商郭文貴有關的叫Gnews的媒體。Gnews在2019年11月10日發出一篇名為“陳秋實做客VOA並做移民中介,坐實其維穩大將的身份“的文章。該文稱陳秋實在接受voa採訪中將黨國混為一談,選擇性發聲。無數事實證明陳秋實就是中共大外宣培養出來的新代表。

這樣的質疑在當時並未得到什麼支持,陳秋實也未對這樣的指控作出回應。然而在陳秋實來到武漢發布並發布影片後,這樣的論調死灰復燃,並在陳秋實發布第二個影片“平靜、有序和忙碌 | 陳秋實武漢中心醫院大年初一凌晨實訪錄(”公民記者陳秋實武漢疫區採訪實錄“系列01)”時達到高潮。從陳秋實頻道的評論區,到品蔥(一個大陸異議人士聚集的論壇)再到台灣的ptt,對陳秋實可信度的質疑層出不窮。

質疑者認為陳秋實作為一個政治敏感,曾經被邊控的人物卻還能自由前往武漢並在當地拍攝影片是極為反常的事情。而且大陸輿論越收越緊,根本沒有公民記者的活動空間。陳秋實何德何能可以讓中共對他容忍?武漢當局對對醫院的拍攝,護士醫生的採訪管理都很嚴格。一些拍攝的武漢市民會被便衣警察強迫刪除影片。為什麼只有陳秋實可以去醫院拍攝,可以採訪到護士?

還有質疑者從影片內容入手。他們認為“平靜有序”完全是胡說八道,和武漢的現狀絕對不符。而物價的那個影片則有為中共刻意掩飾,穩定民心的疑慮。一些極端的質疑者則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他們認為陳秋實父母向陳秋實叮囑的影片是在被脅迫的情形下拍攝的。他的父母已經被控制作為人質,這次叮嚀實質上是電視認罪。

陳秋實的坦白


面對這樣來勢洶洶的質疑,陳秋實並沒有直接回應而是在30號罕見的錄製並上傳了一段26分鐘的影片。在這段長影片中,陳秋實一反常態地開始傾訴他在武漢拍攝遭遇的種種困難。陳秋實坦言他現在開始害怕了。作為一個非新聞專業出身的公民記者,他想得到一些專業人士的建議和協助。結果問了一圈下來才發現他是走在最前面的人。只有他一個人敢於去醫院門診和看診者密切接觸和談話並陪著一位看診者體驗整個看病流程。面對這樣的高風險行為,他所擁有的防護只有口罩和護目鏡而已。陳秋實也在這段影片中第一次透露自己受到的壓力和困難。

陳秋實說自己的名字已經徹底成為了敏感詞。只要是帶有他名字的內容都無法傳播,甚至還有封號的危險。醫生很忙碌而且武漢所有的醫療人員都接到通知不允許接受採訪。當地的交通工具極為緊張,幾萬人十幾萬人才分配四輛車,而且這些車還是用來運送物資的。在市內公共交通停運的情況下,陳秋實的出行依賴於一輛借來的電動摩托車。他在同濟醫院又再一次看見了一具坐在輪椅上的屍體,給了他很大的心理壓力。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政治壓力也不會缺席。陳秋實在影片快結尾的時候無奈的說,司法局又給我打電話了,青島公安局又給我打電話了,要他回去配合調查。陳秋實沒有向警方透露詳細地址,於是警方就決定找他父母談話以施加壓力。“我前面是病毒”陳秋實哭笑“後面是中國的司法力量”。

在種種壓力下,陳秋實在影片結束的時候終於哽咽起來“我MB連死都不怕,我怕你共產黨嗎?“



國民黨中央黨部文傳會新聞部

109年1月31日

(首發與奶茶連線論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武汉肺炎暗与明

一个独居女性的武汉封城日记|1月23—26日

“不再信任虚无的共同体,去爱一个个具体的人” | 湖北疫情笔记合集

3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