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大陸疫情數字究竟有無隱瞞?

人一進入老年就會纏上各種奇奇怪怪的疾病。雖然嘴上還要說“不要溫和地走入那個良夜”,但是自己心裡已經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是大大不如以前的。就拿網上看貼來說,老年人對於泛光的屏幕是不舒服的,眼睛看的很累。而且還有精力問題,即使強撐著,也很難超過一個半小時。所以令怡勸我,讓我不要再在網路上做爭論,要以創作為主。為了不被她念,我默默接受,對一些文章輕輕放過,把它們視作是活躍於網路的新興宗教活動。不過,昨天有一篇措辭實在是不能接受(現在想來作者可能是被matters上另一篇情緒強烈文章刺激的緣故),讓我忍不住又下場辯論一番。今天起床後想,既然昨天花了那麼多時間熬夜辯論,倒不如把那些辯論的言論整理成一篇文章。

大陸疫情的階段

通過和站上用戶交流,大家似乎是把大陸疫情分成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最開始的爆發到1月23號封城。第二階段是從封城到2月12號臨陣換將發生效果。第三階段就是從2月12號到3月18號武漢數字歸零。所以我們討論大陸疫情數字是否有瞞報現象也要分不同的階段來討論。很多人都認為大陸疫情數字在第一階段是有瞞報的。一些人認為第二階段同樣有瞞報的行為。而對於第三階段,也有一些質疑的聲音。

而我,根據目前所掌握的證據,認為大陸疫情數字在這三個階段都有瞞報的現象。也就是說不管官方在表面文章上表現得有多麼痛心疾首,痛改前非,但是其行為卻沒有根本性的改變。

第一階段

這一階段武漢疫情數字瞞報算是這場爭論裡少數有共識的論點。爭論的雙方大都對此認可,也以此為前提進行辯論。故出於節省篇幅的緣故在此省略。

第二階段

我之所以認為武漢疫情數字在第二階段也有所隱瞞的原因在於

1 華南早報在三月22號的報導

南華早報在被馬雲於2015年收購之前是一家有111年歷史和在讀者間擁有極高口碑的報紙。這家報紙甚至被一些讀者認為是全亞洲質量最高的媒體。在被馬雲收購後,大家對於南華早報是否會被當作是對外的宣傳工具而表達過擔憂。比如,紐約時報就曾經在2018年做過報導,指出在馬雲入主後南華早報有宣傳中國形象的新使命。這一篇我無意爭論南華早報是否有新使命,我們只需要知道南華早報是一家有悠久歷史的高聲譽媒體後被中資入股就可以了。而正因為它的中資背景,所以這一次它做的報導反而變得更加可信。

在報導中南華指出,根據南華從內部拿到的數字截止二月底為止,在大陸有43000人是無症狀感染者,這些人並沒有被計入病例總數中。而根據WHO的規定,只要測試陽性,不管有無症狀都應該被算入確診病例。

如若報導屬實,那就意味著中共早在二月底就故伎重演,通過瞞報而把疫情數字大幅度減少,試圖降低紙面上疫情在大陸的嚴重程度。甚至於直到今天,大陸的防疫權威鐘南山依舊宣稱無症狀感染者在大陸數量極少。大陸衛健委公布的數字是1514(截止3月30號)和南華早報拿到的數字相差快30倍。

2 武漢市2月12號病例新增數字極度異常

武漢2月新增數字,11號1600,12號一萬三,13號3900,14號1900,15號2000。不難看出,2月12號的新增數字極度異常,完全偏離了增長曲線。根據官方說法此次數據異常是因為確診標準改變造成的。然而,這個解釋並不讓人滿意。因為當確診標準改變後,應該是對整條增長曲線施加長期影響,至少應該影響一段時間。而武漢的增長曲線卻僅僅極度異常一天,到13號就驟降為3900,而到14號就基本恢復正常了。

對此,財新給出的報導卻可以很好的對數據異常進行解釋。根據財新的報導

湖北省2月12日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逼近1.5万,数据激增引发瞩目,原因却和2月4日国家卫健委下发的第五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有关。(参见:解读|新冠疑似诊断标准再放宽 湖北省内仅需两项临床表现
上述方案在湖北省境内特设临床诊断病例这一分型,实施后大量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的疑似患者当据此归入确诊。但新方案2月4日下发后,湖北省的执行情况及相应患者数量未对外披露。直至12日方单独公布这部分患者数字,至13日一次性并入确诊病例总数。由于数据未坦诚合规进行公布,相应万余名患者的收治情况亦令人存疑。

原來,大陸官方早在4號就已經更新了診斷標準而非12號。而湖北方面卻對通過新標準確診的病人瞞而不報,一直等到領導換人之後才統一公佈出來。

有一些用戶雖然認可此份報導不過他們卻認為此種行徑不算瞞報,只能算是延後報告。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如先想一想政府為什麼要公布疫情數字。政府的公布大抵是出於1 此乃政府本身之義務 2 公開透明有助於建立對政府的信心和增加政府的公信力。對民眾而言,政府公布的數字可以讓他們更好的審視目前的環境,並以此為根據做出和自身安全和利益相關的決定。而從4號拖延到12號公布,既是對政府公信力的損害也是對民眾利益和安全的損害。

在疫情期間,因為工作繁重而導致統計數字沒有辦法即使收集匯總而造成的延後報告我相信是大多數人可以諒解的。但是,從4號拖延到12號,拖延到更換領導,這明顯不是因為技術方面的原因。如果把這種瞞報稱之為延後報告,那瞞報這個詞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呢?因為所有的瞞報都可以是延後報告,只是延後的時間長短不一。

第三階段

大陸官方在18號宣稱零確診,並在以後的幾天裡保持這一狀態。這當然是一個好消息,可與此同時我們也發現網路上流傳著一些武漢的社區公告


從這些公告可以看出,雖然大陸官方稱18號就已經零新增,但是19號在武漢卻至少有兩例新增確診。

一些媒體則做了更驚人的報導

但據《金融時報》訪問當地醫護,情形卻有所不同。兩名武漢市護士受訪時表達憂慮,指當地有「隱藏」病人,雖符合中國的通報標準,但未計算入官方確診數字中,官方則對外宣稱病例已「清零」。其中一位護士稱,從認識的醫生口中得知,醫院正使用所有手段來操控數字。另一名護士則批評,說對官方宣傳的零新例「極度擔心」,認為是「危險」,而且會「將整個湖北和武漢的犧牲變化為無物」(It will turn the sacrifices made in Wuhan and the whole of Hubei to nothing)。有指定醫院醫生亦表示,五日內收最少 120 名武漢肺炎病人,但當地衞生部門仍然宣布新増病例為零。

如若此報導屬實,則武漢乃至於大陸將面臨二次爆發的風險,也坐實了大陸官方出於宣傳考量而隱瞞疫情的行為。

綜上所述,根據現有的資料來看,大陸疫情數字在三個階段裡皆有瞞報的情況。那些期望中共因為此次疫情而能主動做出改變的朋友恐怕要失望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