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梨

热衷于责任而毫无办法 致力于诗歌、小说创作 播客podcast:自由泳 公众号:碎果儿

媽寶男有多可怕?

毛姆的《风筝》,讲了一个英国妈宝男拒绝给老婆支付生活费并且宁愿为此坐牢的故事。

主要人物四个:婆婆贝阿特丽丝、公公塞缪尔、丈夫赫伯特、媳妇贝文。

婆婆贝阿特丽丝非常强势且讲究出身阶层,掌管家中一切事务。她有很多规矩:比如不准别人给自家人起昵称(类似贝克汉姆叫成小贝)、不去和她眼中所谓的粗野平民打交道。

公公塞缪尔安分守己,万事听从老婆。两人生下独子赫伯特之后自然百般宠爱,贝阿特丽丝觉得自己儿子是天选之子,按精英标准培养赫伯特。儿子也听当妈的话,从上学到工作顺风顺水,毕业后去了会计事务所上班。

这家人唯一有些特殊的爱好就是每周六去放风筝,这个爱好是赫伯特给带起来的,从小他就对风筝有种别样的痴迷。放了十几年风筝,三人已然成为高端玩家,不光能花式操控,还能自己设计样式复杂的风筝(厲害...)。

介绍完这一家后故事进入主线,赫伯特工作后没多久偷偷谈了个女朋友,也就是后来的儿媳贝文。谈了三个月后赫伯特直接跟爹妈说我要把她带回家给你们瞧瞧。贝阿特丽丝心中不爽,于是准备了高规格的茶会来灭儿子女友威风。贝文也没受过这种“精英化”教育,在茶会上被贝阿特丽丝几度讽刺后非常不爽,茶会结束后便开始跟赫伯特闹。赫伯特对贝阿特丽丝对待自己女友的方式也特不爽,冲动之下便直接跟贝文订婚,不久后就在外面租了套房子,结婚过上二人生活了。

贝阿特丽丝在儿子宣布订婚结婚时便表示自己决不允许贝文进自己家门(书中写到,贝文与贝阿特丽丝年轻时的容貌非常相似,值得玩味),儿子的婚礼自己和丈夫也绝不参加,甚至连家里的风筝也不愿意再让儿子碰——理由是这些风筝是贝阿特丽丝用家务开支里省下的钱买的,儿子没有所有权。赫伯特当时的态度也很刚,说我媳妇贝文说了放风筝本来就是小孩儿才干的事,我才不在乎。

于是双方陷入冷战,儿子儿媳过新婚生活,老两口一如既往周六去放风筝。赫伯特脱离母亲后开始觉得生活上有很多不便:(1)钱不太够花;(2)媳妇做饭不好吃,针线活大概也干不了;(3)房子小;(4)媳妇管的多。最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是惦记着自己的那个爱好,于是在周六时会偷偷摸摸跑到公园看老两口和其他人放风筝。老两口早就察觉儿子在偷看,但儿子好面子,不愿意主动和他两搭腔。于是贝阿特丽丝找人定做了一个超级牛逼工艺复杂的大风筝(设计图是儿子之前自己画的,但没制作出来)拿到公园去放,赫伯特一看顿时沦陷了,当天就和老两口重归于好了。

贝文知道丈夫和老两口和好、并且是因为风筝和好后当场爆炸,直呼贝阿特丽丝老婊子,这也惹怒了赫伯特,二人大吵一架。贝文的算盘是让赫伯特知道她不好惹,以便之后更好驾驭赫伯特,但赫伯特的心思已经完全回到了风筝上。之后的又一个周六,当他完放风筝回家时,发现盛怒之下的贝文把他所有的衣物、用品打包到一起,要撵他走。赫伯特表示好吧我无所谓,拿着东西回了爹妈家。

贝阿特丽丝看到儿子摆脱了那个"粗鄙小妞"之后简直像迎来战争胜利,自然各种精心照顾。赫伯特在家越呆越爽,觉得自己像只安顿在特制篮筐里的小狗。他也越来越不愿意再见到贝文,于是开始和爹妈商量怎么摆脱贝文。贝文这边自己没工作,而且各种分期租金也快到期,无奈之下跑上门来要生活费。这家人给贝文开条件:只要你不来骚扰赫伯特和老两口,生活费和租金我们都给付。

过了不知道多久,有天贝文在赫伯特和塞缪尔父子两上班路上拦住他们,贝文哭着说她现在只期盼赫伯特回来过日子,你要是喜欢放风筝那就放吧。但是赫伯特说他已经过够了婚姻生活,不愿意回到贝文身旁。

贝文把所有愤恨指向了这莫名其妙的风筝,于是她找了个空子,把赫伯特家最珍藏的大风筝砸了个稀巴烂。局面无法收拾,赫伯特怒极之下,拒绝再支付贝文任何费用。贝文最后把赫伯特告上法庭,指控赫伯特遗弃自己且不履行赡养义务。法官多次建议二人厅外和解,但赫伯特的回应只有拒绝。

“我说过我不会付钱给她,我说到做到,在她毁了我的风筝之后她一分钱都别想得到。如果你要把我送进监狱的话,那我就进监狱好了。”

于是,贝阿特丽丝与塞缪尔失去了她们的儿子,贝文失去了他的丈夫,赫伯特失去了自由。

赫伯特为什么对风筝如此着迷?毛姆在小说结尾借他人之口做了分析:赫伯特的自我和风筝产生了奇怪的认同,让他感觉从现实生活的千篇一律和单调乏味中逃离了出来。这种舒适规律生活中小小的“自由感”,既是让赫伯特上瘾的一瓶毒药,又是贝阿特丽丝驾驭自己儿子的一把利刃,也是贝文无法渗透的一堵屏障。

我們可以說赫伯特追求過真正的婚姻自由與生活自由,但當他受到妻子的約束,面臨生活的困難,認識到那種自由是非常遙遠且難以抵達時,他就拋棄掉對於這種自由的嚮往,返回那令他舒適且只有風箏便能滿意的生活中,而風箏在此時已經變成了他唯一可以把控的自由之象征。

我不禁感歎毛姆對人性的觀察真的非常毒辣,他揭露出一個反先天道德的真相:人當然有強烈的慾望去尋求、決定自己的命運,但這種慾望和追求生活的安逸、承擔更少的責任相比時,並不具備壓倒性的力量。

多少讓我有些感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