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才疏学

猫奴

走在人格逐渐不完整的路上


    爱吃韭菜的原因也没那么复杂,不是每次几个出去小烧烤,然后点盘韭菜,同行的人挤眉弄眼的问一句“补肾?”,也不是电视砖家,网络养生上说的“有营养”,实际上我也不大清楚韭菜里面有啥营养,仅仅是因为觉得韭菜好吃而已。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给自己营养搭配的权利都被父母爷爷奶奶还有食堂餐馆的阿姨大叔们牢牢的把握在手里,所有餐桌上好吃不好吃喜欢不喜欢的菜都被归类于有营养,言下之意——老娘做的菜你敢不吃?甭管你喜欢不喜欢吃,总之在我这里就是有营养的,我做给你吃是为了让你有营养的,是为了你好!事实上那时候虽然没有搭配自由,至少过的挺享受,有盼头,能期待今天吃啥,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现站在琳琅满目的窗口面前望着花里胡哨的介绍牌思索着今天吃啥。然后思索的结果是和昨天中午一样,然而昨天中午思索的结果也是和前天中午一样,所以导致三年下来我好像就在那么几家窗口吃过,以至于饭点走过去,我还没开口呢,阿姨就点点头,嗯好,然后开始打菜。大姐我这还没点菜呢?就直接就剥夺了我作为一个人所拥有做选择的权利。

    其实把,人长到了像我这样两百多斤,实际上也都不咋会挑食了,但我直到现在还仍和苦瓜做着抗争,无论我学习了多少知识,了解到它有多少营养,我都不会去尝尝哪怕是一块苦瓜!当然我上次还这么评价的蔬菜是胡萝卜,但到了现在,迫于年龄迫于成长或者说是迫于胡萝卜那该死的“营养”,我也会开始吃胡萝卜。同时,我也沦落成了小时候苦心破口苦心婆心的劝我吃胡萝卜的大人那样,去劝劝周围的人多吃点胡萝卜,仅仅是因为它有营养。

    当然,于此相对的是活了他妈二十年喝了可乐还是不忘吃冰,喉咙发炎了快一周也没有忘记让肚子也着着凉把爱均摊。你说嚼冰好吃吧又没味儿,说不好吃吧又脆脆的,可能只是单纯味觉上极度保守的我多年以来的一种偏执。

    从小时候想办法搞来一两块钱买五毛一袋的辣条吃和到现在费劲脑汁想办法把馋嘴长出的肉丢掉,嚼冰和掐人这个陋习一样成为困扰我多年的烦恼。而这两个行为本身似乎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能只是为了区分这个张三和其他张三罢了。诶这个张三是屁民每个月拿着微薄的工资住着几百块一年的多功能高级豪华集装箱房和另外一个屁民张三成了家生下了一个小屁民张三。小屁民张三可能完成的了义务教育也可能完不成义务教育然后继续重复着父母张三经历。而普通张三生活好一些,在张市这个十八线小城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配偶工作了很多年也有点小积蓄,儿子张三在一个新一线城市三市的大学刚毕业,三市无论是发展还是机遇否远远好于张市。过年的时候儿子带回了消息说三市出台了人才吸引战略,毕业生能便宜买房子也能转户口,普通张三咬咬牙给儿子张三办了一套房子,指不定儿子张三在三市就能飞黄腾达。另外一个普通张三就是三市的土著,自认为对房价非常了解,望着飞翔的房价非常眼红可是却只有一套刚需房。这可是用来住的!卖了之后租房子住感觉太漂泊,付首付买第二套房子租赁出去也没有这种魄力。他喜好上网这种成本低的活动,又最喜欢讨论中国经济,而网上的他又最喜欢评价所谓的人才吸引战略只不过是“割韭菜”而已。中产张三想出国,殊不知国外跨越阶级也不一定比中国轻松。而大佬张三则更加辛苦,每天飞行四处,奔波全国,杵在窗前,思索着哪里哪里的韭菜又待割了,哪里的肥羊又该褥毛了––––但羊是不敢宰的,要是宰了羊他们脑袋也该掉了。

    这么多不同的张三有着他们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也有着他们不同的需求和忧虑。不过大家都同时生活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我和他们都不是药神也不是疫苗之王。张三们活着张三们又死了,但是日子又过去了一天。

                                                                                                                  (原文张三是我本名)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