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小只

时政编辑,关注中国社会的各类议题,关注亚文化群体

中国船员因疫情海上漂流8个月:被公司侵犯利益 但不敢反抗

图片来自网络

正当全世界的新闻版面被“抗议游行示威”、“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以及“新冠疫情”和“经济重启”占据时,一群仍在海上滞留的中国船员,正人们被渐渐遗忘......

几个月来,下不了船,无法换班,回家遥遥无期。这些海员,就好像被流放到了一望无际的海上,身心备受折磨。

被问及为何不能回家,一名罗姓船员表示,中国船员不同于外国船员,如果有人敢反抗船运公司,下场就是这个人永远被公司拉入黑名单,以后基本上很难混。

面对媒体,他道尽了更多心酸。

(因受访者要求,下文隐去了所有可能透露个人信息的细节)

Q:海员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罗姓海员:海员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群体,很多人以为海员一出去就是一年,以打渔为生,吃鱼吃海带,与世隔绝,天天在船上混时间。

其实,海员的工作压力特别高。

船上分普通船员和高级船员,每个级别有不同的职责,一个萝卜一个坑,谁都不可替代。而且法律还有规定,每个人都得有相应的证书,船才允许开出去。

我们在船上不是没事做,而且非常累。每个人都有自己主管的设备,你主管的设备不论出什么问题,都归你负责。如果设备故障没有及时解决,影响了航行,影响了航次,影响了装卸货,扣钱会扣得很严重。

其实扣钱还是小事。如果因为设备问题,造成了人员受伤,或者环境污染,你是要被判刑的,有很多人都是这么入狱的。

海上环境恶劣,机器非常容易出问题,检修力度非常大。我们不像在陆地上班,下班后手机关机,有事可以拖到明天做,你要24小时待命,长期处于高负荷。

此外是工作环境恶劣。因为锅炉发动机要保温,工作环境长期保持在50摄氏度。还有高分贝的噪音,两个人面对面吼都听不清楚,必须要嘴巴贴着耳朵才行。

Q:其他国家的海员待遇也这么差吗?

罗姓海员:一些海员大国的话,像菲律宾、印度、缅甸这些,虽然它们的综合国力追不上中国,但是海员的福利待遇远远超出了中国。

跟中国海员相比,他们合同期短。像印度、菲律宾这些国家的高级船员,一般做3个月左右就休假,而中国的高级船员是6-8个月,普通船员是8-10个月。

而且中国船运公司会找各种理由,比如说码头不方便,或者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选,一拖就拖2、3个月,所以中国船员一待就是10个月,甚至一年,简直太正常。

最近看到新闻说印度船员因为在船上工作5、6月,太高负荷了,要跳海抗议,我们就感到很可笑。

但不得不说,他们的薪水比我们要高太多了。我这个职位一个月是3000美金,差不多2万人民币。如果是菲律宾船员,或者是印度船员来做的话,差不多是5000美金,也就是3万人民币。

我们也问过公司,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差异?公司说因为他们英语好。可是我们的英语水平也不差啊,和老外业务交流完全没问题。

Q:你在船上待了多久?

罗姓海员:8个月了。

Q:为什么不能回国呢?

罗姓海员:我们给公司打了报告,把每个人的情况都写得很详细,描述我们是什么时候上的船,在船上干了多长时间,然后家里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需要马上回去,希望公司能尽快的安排等等。

后来公司回复,说会在合适的时间安排,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当时我们也挺理解公司的,毕竟各个国家都封闭了,暂时休不了假也挺正常。

但后来,各个地方慢慢解禁,公司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连消息都不回复。有的船员的贷款已经逾期,每个月要支付2万多块的违约金;还有人老婆刚生了孩子,现在闹离婚;还有人家里有官司,无法回家签字。

Q:公司有没有给出解释,为什么还不能回去?

罗姓海员:没有解释过……对,从来没有。

Q:为什么其他国家的船员可以正常回国?

罗姓海员:跑过很长时间船的人,都知道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老外很会做文件。

所谓“很会做文件”,是说他们很会用一些法律法规保护自己,因为他们国家的相关的法律法规很成熟,也支持他们维权。

但中国人不一样。公司侵犯了我们的利益,如果有人敢反抗,下场就是你这个人永远被公司拉入黑名单,以后基本上就很难混了,就这么简单。

久而久之,大家就形成一个习惯,没人敢说话了,也不想说话了。你去采访任何一个船员,99%的人都不敢说三道四,可能觉得说了也没用。

Q:船上有领导吗?任你们这么骂?

罗姓海员:船长听到我们说抱怨的话,马上会来制止。我们看到船长在旁边,也会自觉闭嘴。

Q:船长不想家吗?

罗姓海员:职位越高,胆子越小嘛!

我们公司是这样的,一旦船上曝出什么负面新闻,它第一时间不是搞清问题,或者思考怎么避免问题,而是调查是谁捅出去的,动用一切资源和手段把这个人找出来,所以大家胆子都很小。

Q:为什么你要对媒体说这些?

罗姓海员: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有一点逆反心理。

Q:有媒体说,海员在船上待得太久,容易诱发心理问题,甚至自杀。真的吗?

罗姓海员:怎么说呢?在船上环境压抑,人待得太久,会变得精神脆弱,非常敏感,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就大打出手,甚至去厨房拿刀要砍人,或者在背后做一些很变态的事情。

所以大家平时尽量不说话,不交流,最大的交流就是坐在一起骂公司,骂这个行业。

Q:擅自下船回国,不行么?

罗姓海员:擅自下船?一张机票要2、3万块钱,回去之后隔离要8000块钱,加上公司的违约金,所有加起来有5、6万,都得自己出。

而且海员跟你们不一样,只要人不在船上,就没有收入。你看我1个月万把块钱也不低,但不是一年12个月都能拿。在船上才有,下了船什么都没有。社保也是按照每个城市的最低基准线交的。

我们私下里猜测,公司可能是因为成本太高,所以迟迟不安排休假。

Q:回国必须买机票?不能用这艘船把你们载回来吗?

罗姓海员:不能,换人和船没关系。

我们下船的同时,另一拨人就上来了,一切还照常运行。

Q:国内有网友说,不希望你们回来。

罗姓海员:看到了,说什么不希望国外的留学生和工作人员回国,还有千里投毒什么的,都有看。

我觉得这是正常现象,有的人就是眼界比较窄,认知水平比较低。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外面打工的人,其实就跟菲佣一样,是给祖国挣外汇,挣下的钱是拿回国花的,还要给国家缴税,是给国家做贡献。

说这些话的人,可能挣的钱还没有我们缴的税多。

两岸往返16年,他每次都捧回一个骨灰罐

【年终回顾】2018年“买房梦”破灭的年轻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