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囈語
創作囈語

每周不定期創作極短篇小說或散文, 風格有時黑暗,有時療癒,有時諷刺,有時荒誕。 總之不會太嚴肅,只希望有點樂趣。 本帳 @觀影囈語

【極短篇】告別

春天的氣溫依然很低,我走在中學附近的街頭,期待他會出現。

春天的氣溫依然很低,我走在中學附近的街頭,期待他會出現。

我跟他很久沒聯絡了,因為出社會後的工作性質不同,我們很少有機會再交流,直到去年聽說他結婚了,我卻沒有受邀,才忍不住好奇他的近況。

今天是中學校慶,我在群組裡發起回校看老師的提議,很多人都響應了,但就只有他沒有回覆。

我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太想見他,於是沒有另外私訊,以為校慶開始前遲早會遇到。隨著昔日同學們陸續聚集,我始終沒有看到他,心想他或許已經更注重家庭,不再關心老師跟同學們了。確認他沒來之後,我轉身離開。

後來,同學問我那天怎麼先走了?接下來又問我,該不會是因為他沒來才走吧?我有點傻眼,正想解釋時,同學直接戳破,該不會我還喜歡他吧?

是啊,逃避了這麼多年,我確實還喜歡他,但是我知道自己跟他不可能,畢竟他喜歡女生,而我不可能是女生。

我直接打發了同學,還謊稱自己有男友,但晚上,我開始想起當年跟他相處的那些細節,卻也慢慢意識到,自己跟他不可能再交會了。

幾年後,我在戶政事務所工作,卻遇見他跟他妻子。睽違多年不見,我跟他有些客套地閒談著,他笑說自己沒想到婚姻如此困難,早知道當年就去校慶,不跟妻子回娘家討好岳父岳母了。

我攙扶著喝多的他上計程車,看著他側睡的臉龐,我突然有股衝動想帶他回家。

回到家後,我替他脫了襪子,幫他換了衣服跟褲子,但是不知為何,我沒有起任何邪念,只是有些感慨地看著眼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孩,然後漸漸在沙發上睡著了。

隔天我們在車站分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我道謝,還說以後可以常約出來見面。我笑著道謝,但是我的工作很忙,還是有機會再說吧?

看著他揮揮手,走上早晨的巴士,我知道是時候跟他告別,走向未來的人生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