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iu1988

人生就像是一场告别 从起点对一切说再见

请回答1988,这是一个完美的逗号

如果有未来,我想那一定是1988——韩寒《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30年前的1988,对眷恋着80年代的「80后」来说,是个连将这四个数字说出口都觉得美好的年代

不信,我们可以试着说说看。

1988年,当时年仅42岁的川普(Donald Trump) ,首度在欧普拉秀上调侃式的提到他可能会参选美国总统。

当时,人们只是当他开了一个美国式的玩笑。

毕竟他只是一名商人,而商人怎么可能当选总统。


1988年,美国总统确实不是一名商人,他是一位演员。

里根,而当时如果说赋予未来时代一个词汇,那一定是“乐观”

就像里根代表的好莱坞精神一样。



1988年,这还是个全球人口只有44亿的世界,也就是只有现今人口的2/3,全球化正要开始。

那一年的全球GDP,前十名里面并没有中国。

很明显,中国还没「富起来」

80年代末的世界,可以形容为第三波工业革命在前网路时代达到鼎盛的时期,资本主义尚未面临到现在的问题,经济上,人们财富快速累积,政治和社会则在这个背景下而人心思变。

弗里德曼,一个美国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不远万里来到东方古都,为了他心中的一个理想。

他受邀为当时的决策层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建议,没想到的是,他发现两人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一种共识,那就是:

“改革必须进行下去,为了中国人民,也为了重振中国,更为了中国可以为世界提供更多的舞台。”

同一年,物价闯关失败。

弗里德曼从北京的住所去机场的路上怅然若失。

他坚信中国的经济终将会陷入泥沼,他在开车的时候有些恍惚。

茫然间打了右转向灯。

但是车子却转向了左边。

当时绝多大数经济学家都看淡中国的经济未来,一切都是未知的。

而这一次,他们错了。


1988年,西方的世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中产阶级有钱了起来,得以投入更多资本在娱乐休闲以及子女的教育,

不同行业领域的人们都带着一颗扑通扑通跳跃的心,抱着期待的心情,像是将脚伸进游泳池试水温一般,准备勇敢向前、纵身一跃。

种种迹象都显示,未来会更好。


碧纳芝(Benazir Bhutto)获选为巴基斯坦总理,成为近代第一个女领导人

而46岁的霍金,他的著作《时间简史》刚刚出版。

30年后,霍金已经离我们远去。

而川普真的成为了美国总统。


1988,持续了8年的两伊战争终于结束。

萨达姆还是没有当上阿拉伯世界的领袖。

而他的好兄弟卡扎菲却被人发现一直在支持伊朗

虽然世界上有这两个人并不是很太平的事情,但至少停火协议就仿佛乌云里面透出来的阳光一样可贵。

1988,苏联终于从阿富汗撤军了。

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多数国家开始有计划的裁军。

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方向前进。

1988年,在盛夏时节疯狂的台湾股市终于飙升到了8000点。

买什么赚什么,这场景如梦如幻。

这对于台湾人来讲,都不算什么。

而小蒋同志的去世,伴随着全省人民披麻戴孝的场面,三天时间里彩色电视全变黑白的记忆才是属于他们的时代烙印。

报禁没了,之前禁锢的各种枷锁开始出现明显的松动。

空气里都开始有了新鲜的海洋气息。

而作为继任者的李登辉,即将开启国民党的另一个时代。


这是躁动而悸动的一年, 所有的事都在动态发展。

有人忙着拼经济,有人忙着争自由和公平。

岛屿解除了身上的枷锁之后,未来似乎有无限可能。

台湾,越来越有“亚洲四小龙”的样子了。

1988,池江宪因为盗窃556万韩元被抓入监狱判刑17年。

同年9月,韩国总统全斗焕的弟弟涉嫌职务贪污,侵吞国家几十亿韩元的财产,最后无罪释放。

池江宪等人在申诉无果的情况下,联合一些狱友大胆越狱。

他们拿着枪支到居民家里挟持人质,电视台进行报道之后,首尔人心惶惶。

在劫持人质过程中,他们并未滥杀无辜,有市民还因同情而为其写请愿书。

在越狱第九天,面对围追的警察,池江宪自杀身亡,在自尽前曾高呼那句著名的言论:

“有钱无罪,无钱有罪。”


韩国前任总统朴正熙被暗杀

现任总统全斗焕大搞军事独裁政府,韩国,这个很容易激动的民族在整个80年代的抗争此起彼伏。

很巧合,30年后,朴正熙的女儿同样面临牢狱之灾。


1988年7月,全斗焕下台。

有些总统搞得好军事,但搞不好经济;

有些总统搞得好经济,但搞不好民主;

很明显,全斗焕属于后者。

在全斗焕执政的时期,韩国的中产阶层大幅增长,韩国民众普遍用上了燃气灶。

经济的腾飞,“四小龙”的美誉,也确实带给了韩国人民无上荣光。

至少,比那个深陷“泡沫”中的东洋邻居好了不止一点。

对了,熟悉哆啦A梦的小伙伴们应该记得:

1988年的那一期,大雄和静香订婚了。

1988,到头来并不只是缅怀你我的青春年少而已

而如今网路上找不到的,也不是就未曾发生

只不过我们要完整的掏出这段记忆,着实困难了许多


时光列车笛声已响,一起跳上车吧!

带着车上的我和你准备着迎向接踵而来的1990年代吧。

苏联的消逝证明了西方经济学家的预判。

而中国的弯道超车则彻底打碎了西方经济学家赖以生存的“理论”

从此以后,中国在西方世界里披上了更加“难以捉摸”的面纱。


而这一切,在1988年的初秋,尚未可知。

就像那首著名的奥运歌曲《手拉手》唱的那样:


See the fire in the sky

We feel the beating of our hearts together

This is our time to rise above

We know the chance is here to live forever

For all time


虽然这首歌,并没有如萨马兰奇老爷子的心愿入选永久会歌

但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每当哼唱这首旋律的时候

应该都会想起

那个美好的,未知的

1988

它为即将到来的90年代画了一个完美的:

逗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