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lilerjim

成为更完备的人,去写作,去流浪 个人公众号:【惜昔忆已】

一地鸡毛

生活就是一地鸡毛,总得打扫干净,安放后,才能更好的开始一天。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请回答1988》中,总有个镜头是早起打扫,那也许就是生活最原本的样子吧

读完《围城》,也将近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在大学,有听自己喜欢的老师,讲《杨绛与钱钟书》的选修课程。那时,由于老师幽默风趣讲课方式,但是又总是鞭辟入里的阐述一些新颖的观点与思路,让那些厚厚的文本材料,变得很是有趣。老师授课的方式很是特别,从不点名,也不在意学生是否迟到,但他的课总还是有很多人参加,他的课程是自己大学最认真听的课,甚至还录了音频,只是后来也没有重新去听,但也由此,自己读了《围城》这本书。

但现在,自己总是和同学慨叹境遇,这就是“围城吧”,围在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钱钟书总是把那些富含人生意味的话语隐喻其中,让你久久不能忘却。而自己更加深被触动的,其实是里面讲的,一地鸡毛的琐事,那些生活化的细节,家族亲人之间,关系的紧绷...

在自己读的时候没办法体会到,但老师总是能把这些细节讲得津津有味,让自己印象深刻,而此刻得自己,也终于体会到了那一地鸡毛,日常琐碎所带来得烦扰,真是令人斯文扫地,不知自己是谁了。

姐姐已经出嫁,孕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才仅一岁半,一个还在肚中。自己的父母也年过半百,但有时还像一个孩童,无知且幼稚。爸爸在工地做活时,不小心被医院旁的污水管里,病菌感染。一家人为此,折腾得够呛,起初,自己不曾知道,他们还瞒着我,姐姐挺着大肚子,在医院奔波。等自己回到家里时,才知道这是乙肝病毒所致,但家里人却没意识,爸爸还依旧那样随地吐痰,抠脚大汉的形象,我为此彻底转变了父父子子的传统规训,而大声力斥,他的一些行为。因为在姐姐的婆家,许多事,多有不变,而这又是传染疾病,再加以原本的道德观念,总是无法顾应两全。

2020对于自己来说真是命运多窜,一面是自己家庭,各种琐事,一地鸡毛,一面是自己脱发,掉发,学业前途也是一片迷茫,还来一场疫情,更让人不知所措,但时间,总是让岁月无痕,那些纠结,那些大吼大叫,总是会迎来风平浪静,随风而去的。

现在2021,学会了一件事,不再去抱怨什么,而是接受,接受这一切,接受姐姐已经出嫁,已经为人妻母,再也不是往常的姐姐了,她有了自己的家要照顾,即使倡导开放,倡导平权,但在这个父权社会中,有些东西根深蒂固,并不是几场运动便能改变的,所以接受姐姐的出嫁,接受彼此亲密关系的逐渐梳理,也接受爸爸妈妈的无知,没有文化,总是做一些自己无法理喻的事情,做一些自己觉得很愚蠢的东西,有时我尝试去理解,尝试去沟通,但往往只是让隔阂更深,面对这样的情况,自己很无力,但又不得不接受,我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之后,一切都变得好复杂,好复杂,亲情关系的处理,真的有时觉得几年书都白读了,我会懊悔刚才对爸妈家人发了脾气,有时,又只能让时间抚平彼此的伤痕。

在这样的处境之下,自己越来越理解《围城》中所讲的那些一地鸡毛的东西,但哪个家庭又不是一地鸡毛呢,也许生活的原样就是这样吧,所以我开始接受这一切,开始去理解这一切,姐姐出嫁,爸爸生病,妈妈总是敏感,又唠叨。

我接受我所拥有的这些家人,他们不完美,他们有时就是自己一直所鄙夷的对象,但在有一刻自己明白,只有他们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依靠,是能给与自己家的感觉的人,他们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存在。

当自己想通这些,虽然一地鸡毛的生活还存在,彼此的争吵,关系的微妙,以及各种琐事层出不穷,但自己变得不再那么暴躁,而是接受,然后去找到最适合的解决办法。也许成熟的标志,就是遇到事情,不再惊慌,不再做一些无谓的歇斯底里,而是理性地抉择到最优解。

2021马上第一个季度,又要过去了,无法预知下一个风暴,有什么时候能够出现,但自己在有限生命里,经历脱发,戴假发,和爸爸年迈且携带乙肝病毒,妈妈也开始身体不好,并且他们如许多农村人一样,没有什么保障,我就是他们最大地保障,有时我总是质疑或者不相信,自己存在地价值,就是为了给他们养老送终地,但是在老一辈地观点里,这就是最普斯地人生意义地解答。

是啊,追问那么多意义,为什么呢,其实不就是为了给父母,养老送终吗,一代代重复办了,即使自己不认同,自己不生孩子,但自己还是必须做这样地义务。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承受这些逐渐袭来的不确定性与风险,但是接受现实,是第一步,不再理想主义,而是解决温饱,解决基本的医疗保障,至少不能让自己的家庭破产,让一地鸡毛,变得更加让人不忍直视的处境。

索性的是还有时间,自己还有能力,自己还年轻,即使秃了,不得不戴假发了,但是习惯了,就如同衣物一样正常,所以不再成为自己不得不解决的问题,自己有更多精力去处理其他问题。姐姐所嫁的家庭很殷实富有,老公也很爱她,她还是如同少女一样天真烂漫,还是经常和自己通电话,这就够了,还奢求什么呢,如果姐姐也像那些事业型人一样,也许更多新的问题就会出现。

爸爸妈妈没有文化,但至少他们有一颗上进的心,也很爱我们,虽然行为上有多自己无法认可的地方,但至少,随着自己长大,家庭话语权增加,他们也会听我讲的。所以自己努力赚钱,让他们不再外面奔波,在那个樱花烂漫的乡村里,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这罪恶的都市,就让自己一个人来闯吧,不想让他们在这样的社会分层中,屈辱地做着那些笨重地活,而是能够享受山野所带个人,最本质地回馈,与幸福,这就好了。

所以这些一地鸡毛地东西,选择去 一 一捡起,安放好,就不会再是一地鸡毛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总是会有新的问题出现,如同那个希腊生活寓言故事一样,总是得一遍一遍的,不停的把滚落的石头推上去,滚下后,又推上去,这就是最佳对生活的隐喻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