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lilerjim

成为更完备的人,去写作,去流浪 个人blog:wllilerjimw.github.io

那一年,19岁

n
picture from weixin

今天,12月20了。明天,后天就是考研的日子了。16届的考研。原本按照正常顺序。这一年也应该是我的考研的年。如果我选择的话。


但人生总是世事难料。自己的人生被偷走了一年.这怎样看,都是自己人生的不幸。三年了,回想那从生命偷走的那一年,所有的记忆还是依旧清晰,那一年自己19岁,而现在已经22岁了,看着自己的照片,似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开始秃了。其他都与三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


我对19岁之前的记忆,是模糊的,对19岁之后的记忆,却是格外的清晰,因为那一年后,自己开始有意识地去记录自己地逝去的光影,照片,文字。所有地一切。我不知道自己为甚么,会变成这样,19岁之前的自己不爱说话,腼腆害羞。


19岁之后的自己,开始了人生的大转变,敢面对成百的人自信的表达,可以很理智地去安排,去处理生活中所有地琐事。但在夜深人静时,自己才发现,自己比19岁时的自己还要内向,还要孤独。


19岁后,对外的,别人看到的自己,那是带着面具,没有灵魂栖息的,而只有自己一个人时,开始写作时,开始读书时,开始整理自己思绪回忆时,才能感受到自己19岁后的,异常的孤独,正因为这样的孤独,这样的痛苦,让自己更加执着于写作,记录自己19岁后的每一天。


我甚至祈祷自己明天就死去,活着,长大,真的太过痛苦,在找不到可以为之倾诉的人时,更加痛苦。在最美好的年华逝去,也许是最好的归宿。


看着那些,为了考研,憔悴了面孔,疲惫了身躯。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信念,坚持了他们,到底是梦想,还是生活的重担,抑或是恐惧与逃避。



被上帝拿走的19岁,那一年,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那一年后的自己,会与19岁之前的自己有那么大的不同。我不知道,停留在记忆里的是她,是复读,是再一次高考,按常理,那一年应该是最痛苦,最有压力的一年,背负着复读,背负着愧疚。


但经历后,才发现那是自己后几年来,最充实,最幸福的一年。因为自己的故事,有人倾听,自己的诗歌有人赞赏,自己的愁绪有人关怀。自己的内心被时刻照亮,而又温暖着。


但那一年过去,这一切不复存在。自己内心变成巨大的黑洞,不再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感到曾经的幸福,所有一切,都从身边擦肩而过。我拼命地记录,写作,想要什么东西能够停留在心间,哪怕一会也好。但这三年来,做过那么多事,遇到那么多人,读了那么多书,拼命地记录了那么多文字。一切仿佛扔进了心里,那巨大的黑洞。


什么都不曾留下,什么也未曾停留。人或事只存乎在自己网盘里的照片,手机里,从那一年后,700多篇日记,以及大大小小的文章里。


我感到很累,我找不到信念继续活下去,这样对什么都已经麻木,没了体验的心灵,还是人吗,还要继续拖着这具皮囊,活下去,为谁而活呢,如果是为了他人而活,还不如不活。


看着准备考研的学长学姐,我无法知道背后支撑他们的信念是什么,是什么坚定他们活下去,是什么坚定他们想要通过考研的方式,活得更好。如果背后的原因,是为她自己,是为她内心真正能感到幸福的东西。那我羡慕她,如果背后是为他人,为生活所迫,我同情她。


而自己的生命,无灵魂,就如在这个世界上无所凭借般,不知道该去往何方,也不知道要在哪里停留。只能不断地寻找,摆渡。在流浪,去流浪。


如被上帝抛弃的弃儿,也许流浪就是他最好的归宿。而那一年,19岁,也许是上帝给予的最后的礼物,如伊甸园的苹果。吃了之后,自己从那刻起,便背负了流浪的原罪。找不到归宿,只能独自流浪,在这人世间,流浪此生。

picture from weixin


文章首发个人微信公众号~惜昔忆已

我和我的猫

【我們在Matters寫字】走過2019(有獎徵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