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lilerjim

成为更完备的人,去写作,去流浪 个人公众号:【惜昔忆已】

自卑情结/自我剖析

發布於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由于雄性脱发,自己好像老了好多岁。一直试图告诉自己,接受吧,但越是假装不去在意,越是非常在意。总是由此,陷入自卑。总要在它处寻找优越来平衡这一切。

自己意识到,这种寻找优越补偿的心态,正在把自己推向封闭,推向自我,而那样的结局,是脱离正常人的序列,自杀,犯罪,自己明显感到,自己在离那黑暗的深渊,越来越近。

但也庆幸自己意识到了。从小到大,初中开始,就有意识地觉醒,自己家不如同学家。由此产生的自卑心理,便开始埋葬自己。自己变得少言寡语,沉默寡言,腼腆害羞,总是无法真正与他人相处,总是充满着戒备,害怕别人瞧不起自己,总是经营着自己小圈子里的人,封闭自己。

到了高中,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好转,还是一样,由于自卑,更是想要寻求优越,一方面害怕别人知道自己底细,一方面表现出自己的超凡脱俗。但那时候自己却没有其他可以值得优越的地方,身高,外貌,成绩,好像统统都不行,除了外貌还可以给予自己一些优越,好像也没了。而成绩,再加上身高,以及原生家庭,并且还有自己找不到平衡这些自卑情结的出发口,使得自己更加封闭,更加害怕他人的评价与眼光。

幸好文学在那个时期救了我,那些日记,那些书,好像找到了自己解脱的地方。这个地方可以让自己找到充足的优越感,视其他人都是粗俗不堪,只有自己才是傲视所有人。

虽然现在回头看,那不过是虚假的自我的意义,按照阿德勒心理学的解释来看。但不得不承认,那段虚假的意义,让自己度过了最黑暗的时期,让自己做出了复读的决定。

而在复读的那一年,遇到了自己的初恋,日记,读书,好像都不需要了。因为自己的自卑情结,在女友身上得到了补偿。也因此我与她的爱恋注定是不健康,不能结果的。

在复读期间,成绩上来了,因为有女友的存在,关于身高,关于原生家庭的自卑好像有了突破口,因为她爱我,她给予了我优越感,给予了我幸福。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光。因为那样的瞬间,让自己放下了自卑,而纯粹感受作为人的美好。

但幸福总是短暂的,当热恋期过后,当聚少离多时,自己自卑情结又开始犯病了,总是觉得她不再爱我了,总是去虐她,说自己这样的原生家庭,这样的背景,她怎么会爱我。这样猜疑,与自卑情结,让自己亲手斩断了这一段不健康的爱恋。

到了大学,没了女友。在新的环境下,短暂地做了些无自卑情结的日子。但当刚进大学新鲜劲一过,才认清现实,那些关于原生家庭,关于自己外貌,以及学业前景。又来了。而这次,对,自己又把那虚假的意义拿了来。读书,写作,成了自己优越补偿的机制。这一下就到了如今。

这样的自卑自己不知如何去克服,最就是大三开始,意识到自己脱发后,更是让自己陷入深深地绝望之中。

那一系列自卑的深渊更加让自己陷落进去,无法自拔。唯有那读书写作,那虚假的,只对于我自己有意义的东西,还在支撑着我。

但自己却发现,那虚假的意义已经无法支撑自己。我开始在父母面前歇斯底里,大吼大叫,我都不能认识这样的自己。我颤抖地去捧起我的书,去写作,去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去尽力在虚假的意义里构建一个更广阔的空间,那安放自己。

但如今,自己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了。阿德勒已经把自己分析得体无完肤,自己是回不去了。

意识到这样的现实,我又应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我还在寻找答案。

阿德勒说,不是说这个自卑情结不好,而是要意识到这样的自卑情结后,学会转换,把它转换成,让自己改变的力量,动力源泉。

是的,这样想,自己好像确实有这样做,上了大学,虽然那些自卑情结,还是让自己很煎熬,但回过头,自己有逐步去改变,逐步去接受,在无意识中,有去一点点修正,首先有勇敢地去和朋友谈原生家庭,去告诉自己所面对的困境,当说出来的那一刻,自己还像一下子,脚粘在了地上,很踏实。并且自己对于外貌,

也逐步去接受,甚至能够开玩笑调侃。对于学业,未来打算,也开始逐步修正,去做力所能及,并努力增加自己硬技能。

虽然这些改变很少,很少,自己仍能意识到那种自卑情结毁灭的力量,仍能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被吞没,但自己正在努力去修正。至少方向对了,那就慢慢去做吧。

因为要明白这些自卑情结产生的原因,并挨个去检视,修正。对于原生家庭,要明白,每个人都有,所以不要觉得自己特殊,我们和大部分人都没区别,不要再自我为中心,所有人都有原生家庭问题,去接受,至少父母是爱我的,去面对,去解决这些带个自己的问题。

而外貌方面,不管是身高,还是秃头,也要告诉自己,有许许多多人都和你一样,所以自己一点都不特殊,没有人会特别在意这些。并且也明白这些自己是有改变空间的,穿合适得体衣服,留合适发型,以及锻炼,保持好的形体,这都是可以解决的。至少不会太糟,不会产生自卑情结。

而对于学业工作,就脚踏实地,与人合作,为他人创造价值,这就是人生意义,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不是一味以自我为中心。因为人,就是社会性动物,当你为人人时,自然也就人人为你,而你只是为己时,那就终究走向虚假的意义之中。

多希望自己早日梦走出自卑情结的阴霾,从而重新拾得与她在一起的那段幸福时光,即使她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