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lilerjim

成为更完备的人,去写作,去流浪 个人公众号:【惜昔忆已】

我的爷爷(1)

發布於


我的爷爷,在我的记忆里是模糊的,甚至什么都没有。人们常说,小孩的记忆,要在三岁的时候才会有,在这之前,是没有记忆的。而我的爷爷在我几个月大时便去世了。关于他的画像是根据父母们,还有自己身边的亲戚,以及自己的幻想,逐渐勾勒拼凑出来的。

爷爷很高,身材挺拔壮硕,曾经是一位铁匠。在那个年代娶了有地主背景的婆婆。大概小学初中时,有去过婆婆老家,那是名为黄洋沟的地方,是偏远小镇里的偏远乡村。婆婆老家的房屋是全木制的,并且房屋高大,柱子都是松木制成。曾经对于婆婆是地主之家还是半信半疑,但经过那一次拜访她的老家,自己确信婆婆确实出身大户人家,至于为何会嫁给身为铁匠的爷爷,以及那个年代,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如同迷雾般,总是被笼罩着,无人去探查,也无人想要知晓,他们的过去就这样被掩埋。

等自己真的长大,想要了解这些尘封的记忆,不想让我们的家族的过去,一直被掩埋时,发现已经晚了,婆婆爷爷相继去世,知道那个年代一切的人已经没了,自己更加无从去抚开这些尘迹,去看清,去修补,拼凑一个普通家庭的过去,但了解过去却又是是这样的珍贵。那就容我自己逐渐来拼凑记忆,逐渐将那尘封的过去,吹开表面的尘土,无法奢求还原细节,但求有个大概轮廓,让这个家族拥有过去,而非什么也没有。

随着自己渐渐长大,从民国时那些记载,那些文学作品,发现那个时代有太多不同世界,既有朱门狗肉臭,又有路边冻死骨。一面是内忧外患的国际形式,一面是各种巨变的发生。不管是政治还是文化。而从那么多纷乱复杂的世界中,找寻到属于爷爷他们的这个世界好难,但他们所处的世界,却是最普通,也是最基层的世界,他们这个世界的动荡不安,变化,一切都作用与反作用着其他世界。

我击打着那扇世界的大门,希望能够进去,去找寻到爷爷的身影,那个挺拔健硕,正在敲击着铁块的年轻人,即使撞击不开这扇门,也希望能透过门缝,看一眼那个汗流满面的年轻人的模样,因为泛黄的老照片上,是爷爷年老时端坐的照片,有些消瘦,但还是能看出那张面孔,坚毅外表下,背后经历的沧桑岁月。自己想看看在未经历这一切沧桑,那时少年的爷爷,到底是怎样的模样,想看到他的眼睛里藏着什么,是对未来的期许,还是远大的抱负,但一定不是此刻,泛黄照片里,那双什么也没看到,只有沧桑岁月的眼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