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lilerjim

成为更完备的人,去写作,去流浪 个人blog:wllilerjimw.github.io

我和我的猫

“也许只有逝去的光影与年华,才最能引起我们内心的伤感与忧愁。如果那样的伤感与忧愁能够因为分享而淡化几分,那我愿意和我的猫一起。”


ψ   猫对我说,它喜欢晚风与月的陪伴。



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猫。记得有一次,听大妈说,她们家的猫在楼上产仔,我便很是好奇,决定偷偷地去看。


大妈在我上楼前,对我说,这猫产仔是有忌讳的,属虎的,是不能去的。我庆幸,我是属牛的。我悄悄地,沿着木梯上楼。


能听见猫的一些动静,但又不是很清晰,随着我慢慢地往上攀爬,离它越来越近,那声音也变得更加清晰……


现在还是早晨的光景。一切都感觉很清新,阳光透过窗户的木镂格子,分为几道光柱,照在布满灰尘的木板上,木板的周围堆满了各种有用,没用的杂物。在阴暗处,我看见了那只猫。


在它的怀里,和身边,各有一只小猫仔,它正在哺育它们。视线逐渐落在那只猫身上,我注意到它也看见了我,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狰狞的面孔。


我紧张地不敢出声,只能感觉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在我感受到它准备起身,朝我奔来的那一瞬间。我由于惊慌,直接摔了下来……


ψ  猫薄荷,为什么猫总是那样痴迷于你。



从此之后,我便特别害怕猫,好像猫也知道自己害怕它们,所以每次都会相互离得远远地。


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她,自己逐渐地改变了对猫的害怕,有时自己觉得自己也是一只猫。因为我与猫有共同依恋的人——那株猫薄荷。


到了大学,熟悉的人都彼此分离,唯一能承载记忆的,便是那株对于你我,有特别意义的植物。


我想去养一株,但却未寻得,也许这里的天气并不适合吧!因此我便养了一盆多肉,但每次看自己的多肉,也会恍惚地想起与她过往的记忆……


记得今年暑假的时候,回到家里。便遇到了一位不请之客,也就是一只野猫,后来成了我的猫。我妈妈说,我一回来,它便跟着我回了我的家了,从此便赖在我家不走了。


每天,不管我做什么,它都跟着我,我做俯卧撑时,它居然就蹲在我的胸膛下面,我真害怕,一个力不济,将它压坏了,有时候,我坐在长板凳上看书,它也蹲在一旁,不动也不闹。


有时候,我觉得它是生病了,因为它太安静了,而且它的眼角总有湿湿的东西,如同泪痕一般,我便问我妈,它是不是哭了……但猫会哭吗?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荒谬。


ψ  最后还是一个人去了相约的地方



看着它,就会想起过去,想起曾经,想起那些美好的记忆。过去了这么久,自己还是抑制不了自己。


当兼职回来很累,很孤独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曾经,咀嚼曾经记忆里的每分每秒,能咀嚼出蜂蜜一般甜的东西,但越甜,回到现实中越苦。


我没吃过最苦的东西,但我想最苦的东西莫过于此了。如同冰与火地煎熬。我受够了那样苦的折磨,但却还是忍不住那甜的诱惑……


我希望那记忆能消失掉,能掩盖掉,能被咀嚼消化掉,但它却越加地刻骨铭心,越加地难以忘掉,那苦也愈加地更甚……


现在,我明白了我的猫,为什么那样安静,那样喜欢依偎在我身旁,也许它也品尝到了这苦的滋味,想找个人分享,但我不知道,这样的苦分享后,它又能淡化几分呢!

  



 ψ  愿你安好,一世不扰。

囚禁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