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腿先生與貓小姐

嘗試找到自己寫作的舒適圈

【社區活動】我的夢想進度條

是的你沒看錯,我正在參加一場已經結束的社區活動,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呢?這倒是可以稍微說一下。

我最近剛加入馬特市,我發現有很多有趣的主題以社區活動正在舉辦,所以我就想找一個自己想寫的活動來參加。原本我的目標是那些正在進行的活動,但是突然看到了夢想進度條的活動,「夢想」這個主題對我來說是正在進行式,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問自己,我的選擇是對的嗎?我怕的不是追逐夢想的辛苦,而是付出了卻不見得獲得回報的不確定性。

許多人成功的人都說夢想這條路跪著也要走完,但他們沒讓你看到的是這中間的過程有多麼的艱辛,失眠、內分泌失調、金錢壓力等等……,同樣的目標可以是不同的夢想,同樣的夢想卻也可能要付出不同的努力。講了這麼不知所云的話,還是先回歸到重點,什麼是我的夢想?

我是一個從教育現場逃跑的老師,為什麼說我逃跑,因為我大學念了四年的教育,我甚至畢業前都去實習了兩週了,畢業證書和教育學程都拿到了,然而我放棄當老師了。我逃跑了!而且還跑的遠到不能再遠,我放棄去當國小老師選擇改考國家考試,以成為公務員為夢想。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發想呢?說實話站在台上教書可以說是我畢生的願望,我這人有個怪毛病,很喜歡教人。你丟書給我自己學我會偷懶,但如果要我教書,我什麼垃圾書都能讀的樂在其中,別人是在念書在想哪裡會考,我則在想這裡可以怎麼教,可以講什麼故事。這就怪了!既然我這麼喜歡那我幹嘛逃走?因為我看見教育現場第一線的無奈,大學端在培養沒有給老師足夠的技巧,教育改革的想法太過高空,每個老師都在嫌棄教學端肩負了太多行政業務,過多形式主義的思想壓迫了教育的可能性,僅僅是讓學生取消升旗、制服、髮禁等等毫無意義的活動和限制,也會受到僵化的教育體制反彈。

因此我想談教改,我想走一條教育系學生不願意走的路。或許當一個老師我可以影響的人就是班上的孩子,但當一個教育改革者,我可以影響更多的人,我想成為教育現場的教學工作者的後盾。我讀了四年的教育,系上雖然開了部分行政組的課程,但是完全可以看的出來我們系依舊以培養老師為主,我認為這根本不足以支撐我進入公部門,連應付國家考試都無法。我放棄報考教育行政類科,選擇走一條遠路,我想以最快的速度先進入公部門在調回教育部,我毅然決然地改考名額較多的人事行政類科,當時的我天真的以為這樣很聰明。

誰知道一投入才發現,我雖然避開了那些教育行政課程比較紮實學校的競爭者,但緊接而來的是人事行政類科的高競爭,原以為來報考人事人員的人都是從頭開始,然而卻發現考試內容參雜了許多法學科目,導致許多法律系的學生也從司法官和律師考試「逃」來了,為的就是公部門的鐵飯碗,鐵飯碗也可以是夢想,夢想這種事本來就不分高低,但卻夢想的碰撞會有輸贏。但看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考輸其他人,除了質疑自己不夠努力,另外也在質疑自己的選擇的正確性。

現在我已經快逼近自己給自己的期限兩年,雖然中間我去當了四個月的兵,但時間依舊在走,每天我都會問自己我的選擇是否正確。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但現在的心態已經從「夢想這條路,跪著都要走完」逐漸轉為「頭都洗落,毋剃甘會使」

我的夢想進度條究竟是遙遙無期,還是即將達標說實話我心裡也沒個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