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x

温妮。

梳子

發布於

一早梳头发,看到抽屉里的这把梳子,愣了好一会儿神。

平时偶尔也会用到它,在找不到常用的那把时,随便抓起梳几下又扔回去,但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细想过有关它的来历了。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隔壁七班的学霸也是我那时的男神来寝室里视查参观——我们寝室是七、八班混寝,他大概是来看他们班女同学,或者其它什么原因,也不只他一个,好几个高高大大的男生在寝室里,让屋子里的光线明显暗了下来,但穿过他们区间空隙扫射过来的阳光确定依然是明媚的没错。

他们在寝室里逗留了好一会儿,这瞧瞧那看看,有点像是——喝了她们的粥,睡了她们的床,躺了她们的椅子🙃——的那种感觉,其间,男神还用了其中一位的梳子理理头发,就是这一把,于是我就从那位姑娘那儿把它要来留作纪念了。

再之后,男神换了一个又一个,这把梳子却一直跟着我,可能因为我发量少又梳得少的缘故,梳子从来也用不坏,好像一百年也用不着买一把新的,所以除了一两次在景区买的所谓檀木或是牛角梳纪念品(回来也都收了起来)外,我从来没有买过梳子。现在用的几个也都来历不明,可能有从妈妈那顺来的,或者是什么赠品,而这把粉粉的梳子不仅是其中年代最为久远的一把,也是那个时代的东西中唯一我还留在身边的一件。

庆幸在它的地位远不如现在重要的早些年,每一次搬家都没有把它丢掉。现在再回想起那个年代,男神已经不值一提,倒是这把梳子牵涉到的一系列青春,就像那个下午,有很多宽大的阴影挡住光线,但还是有特别明媚的阳光从空隙里穿过,在每一次回忆时都可以一并把许多年的记忆照亮。

那位梳子的原主人读了南方的大学,也留在那边,大学毕业后就没什么联络了。下面这一幅,很像她的样子。

我当时不是有意要画她,是照着K大的一张作业图学画光线,画到一半发现误打误撞地把她的脸画出来了,就没去照着原图再做更改。

真的很像,至少是高中时候的她,现在的样子也不得而知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女孩

凯瑟琳.赫本的肖像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