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寫一封信給妳

就像妳一樣,妳說妳喜歡希臘神話故事,但妳覺得這年紀的女孩喜歡這些很奇怪。一點都不奇怪,那是他們不了解我們的內心世界,所以,我們才往文字花園的道路上,尋求一點安慰和依賴,以及信仰。

親愛的A:

如果有一天造物者跟我說:「這世界上有一台神奇的時光機,讓我可以選擇某個時代和一位古人做一個月的朋友。」妳認為我可以選擇妳嗎?我們會成為好朋友嗎?

我的口袋名單上有很多很多想選擇的人,有些離世好幾千年、好幾百年的古人,我甚至希望他們能轉世成為現代人,跟我成為好朋友,搞不好有些可以成為戀人呢,那種感覺一定很有趣。想想看嘛,我在歷史課本、史料或者傳記上,看到一位我很崇拜、嚮往的古人,突然出現在我眼前,那種感覺就好像──妳暗戀的男孩,有一天,突然毫無預警地跳出來跟妳告白說:我好喜歡妳!

雖然這樣比喻好像有點奇怪,但那種和偶像見面的砰然心跳和戀愛是一樣的感覺呢,只是現在大家都說:「相愛容易,相處難」我想妳應該懂這句話,妳知道的,就是妳和彼得那短暫可憐的戀情;但我覺得妳並不是真心愛他的,礙於空間的因素,妳的世界裡和妳同年齡相仿的異性,也只有他了。

換作是我,我也會因為日久而生情的,我們華人地區有一句知名的詩句是這樣說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就是形容這樣的關係,不過我覺得有點可怕就是了。要是那位先生成功得到月亮後,相處下來,月亮才發現先前那些溫柔的行為都是裝出來的,那不知道內心打擊有多大呢。唉,說到感情,真覺得這是世界上最難解的問題,罷了,先不說這些了。

妳知道嗎?我初認識妳時,是在炎熱的七月份暑假。而我才比妳大幾歲而已,大概和妳姊姊差不多年紀。那時,我正在讀高中,我跟妳說,學生生涯最討厭的時光就是高中那三年,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有多討厭,大概就像妳說的,妳在那八個人中是最惹人厭、最調皮的孩子,大家都拿妳和妳那善解人意的姐姐相比;連自己的母親都不喜歡自己,那種不被人理解、不被人接納的痛苦,卻只能隱藏起來,換做另一個大家都愛的人格來偽裝真實的自己。我高中三年的生活就是如此啊!

所以當我看到妳的日記時,內心深深覺得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那種無所不聊的好朋友;而不是,那種只維持表面情誼的朋友,卻不能深入聊內心的那種心靈花園之類的事情,妳懂得。

所以,我和妳一樣,十三歲開始寫日記,但嚴格說起來,我比妳早一年。因為我是個從小就很孤單的人,我從幼兒園到小學一二年級時,其實是很活潑、好玩的小孩,連老師都受不了我。但不知道為什麼漸漸地不愛說話了、不愛交朋友了、只沉迷於自己的童話世界中,常常窩在圖書館看書、要不然就是宅在家畫畫看卡通,覺得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所謂真正的朋友。就像妳一樣,妳說妳喜歡希臘神話故事,但妳覺得這年紀的女孩喜歡這些很奇怪。一點都不奇怪,那是他們不了解我們的內心世界,所以,我們才往文字花園的道路上,尋求一點安慰和依賴,以及信仰。

妳夢想成為作家、記者,如果妳活到現在,我相信妳一定是位享譽國際的優秀作家,很多大大小小的粉絲會找妳簽名呢,搞不好還可以拿到「諾貝爾文學獎或和平獎」。至於,記者嘛......我不喜歡記者,總覺得現在台灣的記者,都喜歡製造恐慌和焦慮、或者刻意寫一些聳動的標題來吸引流量,而且內容都帶有點歧視和情緒的字眼,作為一名記者,這樣真的很不客觀、不專業,那根本不叫記者了,那只能說是紀錄文字的社會觀察家。

我很喜歡妳那顆樂觀的心情,即使面對這黑暗、殘酷的世界,仍抱有著希望和光明,總是會壓抑的世界中,找一些可以讓自己快樂的事情來做。我和妳一樣呢,不希望黑暗把我們擊垮。即便我現在所處的二十一世紀和妳身處的二十世紀,都是一樣混亂不堪、一樣有戰爭、種族歧視的存在呢。人類甚麼時候才會學乖呢?才會團結一致呢?不知道呢,但我們只能在這無解和不公平的世界中,盡量讓自己活得開心自在些。

妳知道嗎,告訴妳一件好玩的事情,現在我所處的世界中,有一種叫做「網路」的東西被發現了,而且他一直進化升級到變成「元宇宙」,大家可以在一個黑黑的螢幕中,看到世界上各種不同的人和文明,甚至和他們成為朋友,在那虛擬的網路世界中,大家可以用自己的虛擬形象一起聊天、看電影、玩遊戲、聽音樂、創作,甚至購物和賺錢!聽起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科技變遷太快了,快到我已經被遠遠遺漏在科技列車的月台上。

不知道,哪天,有人用虛擬技術,把妳活生生地創作出來了,也許,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中相遇,和妳一起聊女孩子的心事、和妳一起創作《長舌婦》三部曲,第一部《長舌婦》、第二部《無可救藥的長舌婦》、第三部《長舌婦聒聒叫》,妳知道這個笑梗的,我們一起把它寫成一系列的小說,那一定超有趣的,搞不好會大賣。然後我們自己製作小說插圖,弄成NFT上架,我覺得妳一定會喜歡這個有趣的計畫。

最後,我打太多字了,和妳一樣很愛聊天、愛說話,但那只限於跟我最要好、最信任的人才會這樣。時間不多了,造物者說我也太愛聊天了,光是寫給妳的信,就落落長(台語發音,中文意思就是又臭又長),好了,真的最後了,我特地為妳寫了一首詩,哪天,妳被成功用虛擬科技復活了,我去找妳玩時,請別忘了我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十天後再度有綠光,借機舉辦活動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