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峻嶸

球迷。責任是教研、興趣在競技運動。不想講政治,但偶然還是要說幾句。近作有《Labor and Class Identities in Hong Kong: Class Processes in a Neoliberal Global City》和《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在臉書和油管管理"運動公社"。

NBA的 David Stern時代(中)

發布於

David Stern任NBA總裁期間,NBA發生過四次停擺(lockout)。在1995年前,NBA從未試過因為勞資糾紛而出現過球員罷工或者是停擺。而David Stern無可避免地在這幾次糾紛中都扮演著為資方爭取最大利益的角色。

事實上,早在David Stern成為NBA總裁前的一年(即1983年),他就以NBA球隊東主發言人的身分參與了集體談判。1983年的集體談判協定,就引入了工資帽的制度,即球員薪金不得超過NBA聯盟收益的53%。自此,工資帽的存廢或計算方法就經常成為NBA勞資糾紛的重點。

1995及1996年的兩次NBA停擺都沒有令到NBA比賽要取消。但1998至1999年那次停擺則不同,每支球隊的常規賽賽程因為停擺而減至五十場。這次停擺以資方大勝落幕。NBA成為北美職業運動中第一個為球員個人工資設立工資帽的聯盟。而2011年同樣令賽季縮短的停擺,結果也是資方取得較理想的結果。球員能分得到的收入比例減少了,領取最低工資的球員更要面對凍薪兩年的困境。

勞方當然不是甚麼也沒有爭取到或者完全未能令到資方妥協,但在David Stern任NBA總裁期間,確是資方比勞方更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或者這跟David Stern本身的手段有關係。勞資談判其中一個比拼點就是團結與否。David Stern就積極地要令公眾和球員相信東主是團結一致的。為了達琪此目的,他甚至用過頗為出格的手段。例如在2010年,他曾對華盛頓巫師東主Ted Leonis罰款十萬美元,原因是Ted Leonis未獲授權就透露了資方的談判立場。

而同時David Stern亦擅長分化球員。在1998至1999年停擺前效力聖安東尼奧馬刺的Will Perdue回憶當年的停擺時曾指David Stern「擅長分化球員、分化經紀、離間球員與經紀。球員根本不知道可相信誰。」

當然,David Stern能分化球員也需要一定的客觀條件存在。球員之間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天皇巨星與低薪球員之間的利益問題。無論是勒邦占士還是那些領最低工資的無名小卒,總會有共同的利益。但當大家的地位、知名度和生涯規劃完全是兩回事時,要令到彼此之間放下矛盾,大概比挑撥他們之間的分歧更為困難。

如果David Stern是精於分化之道而且為資方立下了汗馬功勞,為何他離世後眾多球員都對他表示肯定?或者主因就是球員也不得不承認,在David Stern任總裁期間,NBA的地位、形象和收入都提升了。所以就算在勞資談判上他們往往處於下風,也不得不感恩於David Stern。上篇就提過,David Stern帶領NBA成為全球矚目的賽事,是有外力之助。但這也不能抹煞了David Stern的能力。然而,他部分所用的手段,也不是沒有爭議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