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奇妙

李峻嶸
回覆
DrunkenDonkey@DrunkenMarxist

基本認同!

沒有八九年大陸民運,也難有很來香港民主運動多番的大規模動員。沒有近年西方另類右翼冒起,今天的黃營也沒有那麼多光怪陸離的東西來挪用。

所以在香港生活的我覺得甚麼都做不了呢。因為影響大局的,根本不是珠江口這個小小的地方。

李峻嶸
回覆
DrunkenDonkey@DrunkenMarxist

準確一點說的話,香港認同自八十年代以後就非常穩定。不穩定的是中國認同。而就算是「愛國」是主流的八、九十年代,那種香港人的優越感還是存在的。正如以上所言,那時的愛國,是將西方資本主義(也可以包括自由民主)輸上大陸。起碼在廣義的反對派陣營中,那種優越感沒有怎麼變過,變的是現在不但不想改變大陸,連想大陸好也未必了……

李峻嶸

殖民政府讓文化愛國存在於其教育體系中,一個原因是想利用傳統儒家的保守面向,以阻止香港的青年學生擁抱中國上世紀的革命思潮(有興趣的話可提我找一些相關材料)。對於真的跟國共兩黨有聯繫的,殖民政府可以很狠。

新儒家戰後在香港落腳生根,當中與美國圍堵社會主義陣營的關係,可參考周愛靈所著的《花果飄零:冷戰時期殖民地的新亞書院》。

「奴化」未必是最適切的用語,但西方必然比中國優越的意識,很難說不是深入香港民心,否則也不會有那種頗赤裸的歧視大陸的心態。將西方的東西(包括資本主義)輸往大陸,就曾經是「愛國」的手段,這一點可參考陳清僑編的《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當代香港文化政治評論》。

我自己不科的判斷是,教育體系的內容,很難說是關鍵。過去百多二百年的源於西方的現代性的擴張,才是主因吧?

是但幾句:支聯會、現實政治

李峻嶸

對呀!純粹論香港一城內的動員,從量而言,2019可拿滿分。但動員成功,卻不一定贏……而且問題的癥結,是否只應看香港一城內的動員呢?

是但幾句:冷眼看蘋果停刊

李峻嶸

如果以我以上這篇文字而言,其實你將「美帝」/「美帝國主義」換成「美國」,也不影響我提的觀點。因為「美帝」/「美帝國主義」在這篇文字中,不是嚴謹的概念,而是「稱呼」而已。


當然我個人會用「美帝」/「美帝國主義」,也反映著我的想法。在談到香港這一塊與香港政局在中美關係的角色,也未必要用帝國主義理論以支持分析/看法。

是但幾句:推特一遊有感

李峻嶸

我理解,加稅方案包括了增加/加設民生必需品的銷售稅,那麼中下階層在疫情下很可能是很大的受害者。

資本力量和歐冠賽制

李峻嶸

其實我懷念的就是以前的歐洲杯賽制。尤其是只可以有聯賽冠軍參加的時代。但現在資本力量太重要,大量減少球賽也不可以啦。